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31

31.

韩文清直接把陈力塞进休息室的卫生间,从外反锁了门。
“………”孙哲平看他一眼,随口道,“你小心又被投诉。”
隔着一层门板,里面正在又叫又骂,韩文清干脆抬脚猛地踹在门框上,巨响震得墙灰“扑哧扑哧”往下掉。
门那边立刻就安静了。
“我怕他投诉我?”韩文清指着门,沉声道。
张佳乐站在休息室外,往里探了探头,一脸同情地说:“没事,失业了我聘你。”
“…………”韩文清的手指头僵住了。
“咳,”张新杰在他身边招了招手,待孙哲平和韩文清出来,“电话打过了,明天警察能到。”
“其他住户呢?”
“也通知过了,让他们关紧门窗不要外出,刚才发现第二具尸体时的动静不少人都听到了,但不敢出来看,”张新杰顿了顿,说,“那个单骁……我也通知了。”
“他现在还算是置身事外,但……”孙哲平眯起眼,“那个陈老二如果像他们说的那样脑子不好使,会干这些肯定跟他有关系。”
“现在说也没用,现场保留给警察,晚上都不要分散了,全部呆在大堂里,” 韩文清转头对陈丽丽两人道,“你们也一样。”
毕竟外面还有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嫌疑犯,不用说这两人也不敢落单,忙不迭地点头答应,还在一楼的空房间里翻出了毛毯分给几人。
孙哲平随手接过,又问了句:“陈老二住的地方,有没有其他方式能下山?”
经理摇摇头,说:“公路都封了雪,小路更走不了人,他那个地方本来是守林人……”
“你认识路吗?”孙哲平打断了他。
经理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陈丽丽。
“我……比较熟悉,明天可以带警察进林子。”陈丽丽低头道。
“行,都休息,”韩文清卷了床毯子往后走,又回头对孙哲平道,“我守着后门和那家伙,你看着前门。”
“知道。”孙哲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诶,手机也有点信号了。”
张佳乐举着手机在大堂里来回溜达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信号岌岌可危的角落,就看到孙哲平裹着毯子直接背靠大门坐下了。
他犹豫了一下,站起来想过去,孙哲平却指了指一边的小沙发,张了张口,无声地对他说了句:“睡觉。”

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凌晨4点。
长沙发让给了陈丽丽,其余几人各自占据了一个单人沙发,张佳乐在毯子里缩成一团,困得脑袋发懵,却睡不着,这莫名其妙的一天在他脑子里塞满了东西。
雪夜和尸体,两个凶手,找不到的证据。
他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睡不着,因为四周安静得几乎能让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心跳,甚至血脉流动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整栋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这当然是个错觉,他勉强转了转身,侧脸贴在沙发扶手上,看向门口的孙哲平。虽然光线昏暗,但他还是能看到对方闭着眼,微微垂着头,应该是睡熟了。
他记起韩文清曾经说过,孙哲平对人的视线特别敏感,就算睡着的时候,只要有人盯着他也会很快惊醒。
但似乎只有自己除外。张佳乐想,说不定只有自己看到过他睡着时的样子。
他有点高兴,又觉得有点难过。
在以往的那么多年里,在孙哲平遇到自己之前,是什么样子的?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有了点模模糊糊的印象,随着终于放松的睡意一起涌进脑子,而那个印象在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迅速地落进了梦里。
张佳乐做了一个短暂的梦。
一片阳光照不进的雪地森林,眼前是一串沾血的足迹,回头看不到来路,前方却有隐约的身影,他紧跟着往前走了两步,而后忍不住跑了起来。依然是安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没有风声,没有自己的脚步声,他跑得很急,却连自己的喘气声都听不到。
在孙哲平回头时他醒了过来。

张佳乐的心猛跳了一拍。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因为其他人还都在酣睡之中,除了孙哲平。
而最重要的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单骁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现在正在大门口,和孙哲平面对面站着。
两人似乎用口型简单交谈了两句,孙哲平皱了皱眉头,两人一起闪身出了门。
张佳乐回过神,立刻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想要去喊韩文清或者张新杰,但又顿了顿。
他并非不相信孙哲平,但下意识地不想让别人觉得孙哲平和单骁有什么瓜葛。
想了想,他干脆悄悄地摸到门口,先贴在门上听了半晌,没听到动静后将门推开了一点缝隙,往外看了看。
远处的云层后已经映上了一丝晨曦,雪和风都停了,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天地。

孙哲平和单骁没有走远,停在了可以看到大门的地方。
“你怕我是调你走开,要对屋子里的人不利?”单骁笑了笑。
孙哲平没搭话,从兜里掏了烟出来点燃。
今天应该是个晴天,雪会化得很快,但清晨的气温依然冻得他手指有点僵硬,他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又瞟了一眼门口。
“你家那位跟出来了,”单骁也看到了,“你说他会不会误会我和你有什么交易?”
“哈,”孙哲平笑了一声,“有屁快放吧。”
单骁哈了一口白气,道:“凶手是这里老板的二儿子,你觉得我这个猜测对不对?”
“哦,很有道理。”孙哲平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四周。
“凶器应该在他手上,现场也留下了证据,就等警察来抓人了?”
孙哲平眯了眯眼,突然明白了对方想说什么。
单骁继续说了下去:“两条人命,但听说他有点精神上的毛病,所以大概也判不了。”
“两条人命,”孙哲平看着他道,“不是两个嫌疑人吗?”
“难道不是一个凶手,两个从犯?”单骁想了想道,“动机也很明显,财产,感情,陈丽丽的母亲是和这里的老板说好了,明年就让她和凶手结婚,但她却和那个死的少爷有肉体关系。”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孙哲平道。
“没办法,谁叫我八卦呢?好歹也在这里呆了几天。”
“哦,时间确实不短,都够你教唆陈力犯案了,还瞒着他给那个陈老二洗了个脑,让他给陈力顶罪,长腿叔叔?”
“这我就听不明白了,我只是个游客,”单骁笑了笑,“这里的雪景很好。”
“是不错,”孙哲平在地上抓了一把雪,碾灭了手里的烟头,“你叫我出来,就想跟我说这个?”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问问,”单骁顿了一下,慢慢道,“这两桩命案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你们却抓不到你们以为的犯人,憋屈吗?”
不等孙哲平开口,单骁又做了个总结:“警察也不过如此。”
“我不是警察了,而且还不是个好人,连脾气都不太好,”孙哲平打了个哈欠,又笑了一下:“所以我如果想的话,这里还能再增加一起命案,省得有人总想着怎么给我添堵。”
“这我倒是信的,但说起来,你们家那位知道你杀过多少人吗?”单骁提醒他,“或者说,害死过多少人?”
“我只知道他枪法不错,”孙哲平看着他道,“就算这个距离,他也能一枪打爆你的狗头。”


Tbc

评论(65)
热度(116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