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30

抱歉哦,还是在走剧情,等这个案情走完了会写一段日常。
=====================================================
30.

死者正是之前说要道休息室里睡觉的那个前台服务员。
尸体大剌剌地摆放在沙发上,依然是喉咙被割开,血溅了一地。
“恐怕是一样的凶器,”张新杰查看了伤口,“而且也是在睡着中被杀的,不过他睡得不像前一个那么……熟,所以还有些挣扎的痕迹。”
“地上也还有沾血的足迹,”张佳乐指了指地板,口气有点焦躁,“凶手应该是往这里的后门跑的,孙哲平追出去了。”
“他一个人?”韩文清皱眉道。
“是,他说不追远,”张佳乐显然有点不信,磨着牙道:“没办法,我得来找你们。”
“怎么回事。”韩文清看了看站在门外没进来的陈丽丽和经理。
“我们刚刚在楼上,突然房间电话响了一声就断了,来电显示是前台,我们就下来看看,而且……”
张佳乐用只有面前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来找你们的时候,隐约听到陈丽丽跟那经理说了句……真不是你?”
“哈,”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笑了一声,“有趣。”
张新杰想了想,说:“这个先不提,但对方肯定是看准了有人往我们蹲守的房间去了,才给你们打的电话。”
“没错,”韩文清沉声道:“麻烦了。”
“显然是想告诉我们抓错了人,”张新杰顿了顿,慢慢道,“……或者说,我们倒是没有抓错人,但这个人要告诉警察、法官,我们抓的那个不是真凶。”
“我们本来都是推论,但现在证据被另一个凶手,用来杀了另一个人。”
“也有可能我们一开始就被误导了。”张佳乐有点心不在焉地看了看休息室后的回廊,见孙哲平还没影,忍不住“啧”了一声。
“那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那个大堂吧服务员深更半夜跑去那个房间。”韩文清道。
“也是,”张佳乐即烦躁又头疼,“要不把那个服务员弄过来吧,要是我没记错,死者是他的哥哥,你们审审,我去找孙哲平。”
“你去哪儿找?”张新杰皱眉,“他一个人落单,但还有自保的能力,你……”
“喂喂,我怎么样,”张佳乐不服气了,“小看你哥吗?百米之外轻松爆头好吗?”
“放心吧,对方只是个普通人,手里就算有一把刀,也不是孙哲平的对手,”韩文清道:“这一点我比你清楚,你还不信他?”
张佳乐张了张口,不说话了。

“这兄弟俩,死的那个叫陈强,另一个叫陈力。”
陈丽丽和那个经理被叫了进来,可能是一晚上见了两次命案,两人的表情都有些麻木,也没了之前的忐忑和慌乱。
张佳乐眯起眼睛看了看他们,没有多话,而是把张新杰叫到一旁,把他和孙哲平从这两人口里套的话简单说了说。
张新杰点点头,沉吟了半晌,说:“我明白了。”
“明白什……”
张佳乐话音未落,就见韩文清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陈力回来了。
“咳,你揍他了?”张佳乐悄悄道。
“没有。”韩文清横了他一眼,松了陈力的绑,把他往前推了一把。
“你们……啊!”
但出乎他们意料,陈力在看到尸体后并没有什么悲痛欲绝的意思,只是像被揍了一拳似的懵了片刻,之后表情更是千变万化,先是恐惧,也许有点伤心,但最终居然定格在狂喜上。
“我就说!”他一扫萎靡之态,差点原地跳起来,“少爷的死关我屁事!你们乱抓人!看吧!看吧!我哥也死了!肯定是一个人干的!”
韩文清脸色一沉,刚想呵斥,就听另外一人道:“闭嘴吧。”
这声音让一直堵在张佳乐嗓子眼里的那口气终于松了。
孙哲平从后门进来,带着一身的寒气,先往张佳乐头上呼噜了一把。
“没事吧,怎么去这么久。”张佳乐低声问了一句。
“好胳膊好腿的,”孙哲平笑了笑,“雪停了。”
“怎么样?”韩文清问道。
“有足迹和滴落的血迹,到你们之前说的那个塌了围墙的地方,进了后面的林子,我跟了一段,但对方显然对地型很熟悉,我就退回来了。”
“不是说不追远吗!”张佳乐怒道。
“那个……”经理欲言又止地看了看他们。
“你想说什么?”张新杰转回头。
“我……之前说的那个,小少爷,他就一直住在山庄后面的林子里……林子里也有个屋子。”
几人对视了一眼。
“陈老二?是陈老二干的吧?我就知道,”陈力又嚷嚷起来,“他脑子不正常的!”
“你和他很熟?”孙哲平随口道。
“谁会跟那个神经病熟?”陈力嘲道,“我们这里跟他熟的,怕是只有陈丽丽吧,连个傻子都……”
“胡说什么!”一直没出声的陈丽丽忍不住了,扬手就推了对方一把。
陈力“嘶”了一声,后退了两步,他脱臼的肩膀还没接回,被一动又痛得哆嗦。
“我帮你把肩膀弄好吧。”张新杰突然道。
陈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我是医生。”
张新杰说完,没灯对方回答,上前按住他的肩膀和手臂,用力一扯一送。
“啊!!!”陈力一声惨叫,吓得张佳乐退了一步。
“好了。”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松了手。
“…………”
几人都愣了愣,倒是孙哲平先咳嗽了一声,对还一头冷汗的陈力道:“你和他不熟,他为什么要替你顶罪?”
这句话来得突然,陈丽丽最先反应过来:“是你??”
陈力回过神来,大声道:“别胡说八道了!有证据吗?你们不是警察吗?放着凶手不去抓,盯着我干什么??”
“我再说一次,我不是警察,”孙哲平看了看表,“现在雪停了,警察明天就能来,有些话你们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再说。”
“也可以现在就说清楚,”韩文清接过话头,“比如,陈丽丽,楼上凶案现场的窗户,是不是你关上的。”
“我……”她看了看身边的经理,不禁缩了一步。
“警察到后,就可以提取窗户的上的指纹。”韩文清道。
“还有死者生前吃过的东西,用过的东西……床头柜上有一个咖啡杯,”张新杰没给她时间思考,紧逼道:“安眠药是不是你下的?”
“不,不是!我不……我……”
“不是她,”经理把陈丽丽拉到了身后,“安眠药是我……我下的,但我不是为了杀人!我们没有杀人!”
张佳乐“喔”了一声,其实因为没有解剖条件,他们对死的那个少爷死前是不是服用过安眠药也是出于猜测,但没想到这两个人经不起诈。
陈力却像听到了天大的证据,马上道:“好啊,我就知道你们跟那个陈老二是一伙的,陈丽丽,你妈不是还准备把你嫁给他吗,到时候这地方都归你们了是吧!”
“我再说一次,”孙哲平转头看向他,不耐烦道:“闭嘴,否则我让你开不了口。”
“是哦,我跟你说,这人以前是混黑道的。”张佳乐补充。
“…………”孙哲平被噎了一下。
“为什么给他喂安眠药。”韩文清打断了他们,问那个经理。
“我……不是为了杀人,因为少爷约丽丽晚上见面,就一定是想……所以我,就先给他送了杯加了安眠药的咖啡,想让他睡过去就算了……”
“你也知道安眠药的事?”张新杰看向陈丽丽。
“……是,所以我看到尸体时,以为是他……我就把打开的窗户关上了。”陈丽丽道,“但我们真的没杀人,也和陈老二没什么关系!”
张佳乐看了看两人,觉得有些为难。
“我姑且信了,”韩文清面无表情道:“还有谁知道安眠药的事?”
“没有……没有谁了,但是……啊!”经理顿了片刻后,突然指向陈力,“他!他可能也知道,我是在大堂吧让他煮的咖啡!”
真是一出好戏。张佳乐想,妈的,绕死我了。

Tbc

评论(47)
热度(110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