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ABO]槲寄生(1-4)

*我流ABO,AO平等,自由恋爱,自由生育,自由啪啪啪,生理问题除了偶尔失误都能用科技手段解决

*半末世设定,架空背景

*设定灵感来至于 @Just Do It 的双花明信片!

=======================================

1.

“操。”张佳乐低声骂了一句。

他面前的密码锁上几乎积起了泥层,一按一个坑,电子屏更是让他怀疑自己需要老花镜一般模糊不清,他犹犹豫豫地用袖子掸了一下,又被扬起的尘土呛得后跳了两步。

但谢天谢地,电力系统还在运行,否则还得炸掉这扇两人高的合金大门,张佳乐勉强松了口气,继续鼓着腮帮子蹲下来,捣腾眼前的操作台。

先是卸掉外壳,再撕掉保护层,被迫裸露在外的各色长短线路在手持照明灯的光下交错纠缠,仿佛某种软绵绵的寄生动物,而且被扯断了触手,机油黏糊糊的。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么敏锐的想象力。

张佳乐拉起围巾遮住口鼻,将一根扯下来的主线路接驳到自己的手机上,一边哼起了过时的歌,一边在密码锁上敲出刚刚解析成功的一长串数字。

这是个地下三十米的空洞,任何一点声音都会变成充斥整个空间的回响,但他似乎全然不在乎。 

“搞定。”他嘟哝了一声,按下最后一个按钮。

机械沉重的转轴声响起,他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做好了面对各种牛鬼蛇神的身心准备——但片刻后大门却依旧安静地、坦然地、不给面子地关闭着。

“…………”

那口气瞬间就泄了,张佳乐无奈地低头在手机屏幕上戳了几下,发现提示还需要身份安全验证。

在战后一百年,自由而又混乱的当下,幸存的人类又开始被迫使用身份安全系统这种麻烦的东西,为的是区别人类和另一种麻烦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从衣领里扯出一张挂在脖子上的ID卡,捏着它在电子锁边的卡槽上刷了一下,大门终于“哔哔”了两声。

【欢迎,狩猎者。】

欢迎你大爷。他心想。

 

2.

张佳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比较起土洞一般的入口,研究所内显得十分干净、非常舒适,几乎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程度。

仿木墙壁上贴着颜色鲜艳的招贴海报,走廊里灯光明亮,米白色的地板有些显旧了,但依然打扫得一尘不染,员工休息室里的淋浴间有不间断的热水,料理机和咖啡机都运转良好。

张佳乐靠在吧台边,还随手打开了点唱机。

吉他和男人孤独的嗓音在荡开来,是一首几年前的歌,他还记得。

这个年头的音乐人都充满无所畏惧的精神,唱片行业是没有的,娱乐产业都是地下的,所以他们最常干的就是窃取和截断广播信号,比如在武器商的广告里插播金曲一首,或者直接爬上信号塔,强行对着广袤大地演奏一曲《back to the past》。

但这首歌不同,他来自于莱特城一名赌场驻唱。

他曾经在那家赌场输掉了一辆车,而这个歌手的声音在整个过程中充当着背景音乐,让他印象十分深刻,每次听到都即暴躁又无奈。

张佳乐“啪”地关掉了点唱机,回头看了看柔软的绒布沙发,差点想洗个澡喝杯咖啡吃个饭再走,如果不是这里宾至如归得让人有点反胃的话。

因为整个研究所空无一人。

根据门禁系统里的记录,自三年前一次紧急疏散后,就再也无人进出,应该是当时疏散的研究所成员来不及关闭核电系统,所以它依然供应着一整套的生活装置,让这个研究所安静地、孤零零地活着。

这样一想,自己如同误入了什么活物空空荡荡的胃里。

张佳乐觉得更恶心了,他拉了拉衣领,离墙壁远了几步,在休息室里找了个终端机调出地图。

地下一层是员工宿舍和休息室,地下二层是实验室和工作间,第三层却没有标识。

 

3.

第三层是个密闭的空间。

在花了两个小时把地下一二层都搜索了一遍后,张佳乐又被密码锁阻挡了整整一个小时。

既然上面两层都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那只能是在下面了。

为这个古里古怪的地方折腾了一天,他有点困,还很饿,自暴自弃地坐在地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缓慢变化的数字,偶尔再输入一串命令。

他的目标是某种可以延缓人类异化的药品,为了得到这个研究所的消息也花了不少钱,虽然来之前就知道是个废弃的地方,但没想到废弃得如此与众不同。

在啃了一块肉干,又打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的哈欠后,张佳乐终于攻克了密码,从地上爬了起来。

打开的门内窜出一股冷气,从他脚下卷过,白烟还打了个旋。

是冷冻舱。张佳乐紧紧衣服往前走了两步,门后是向下的楼梯。

行吧,有冷冻舱就说明有活物,或者是试验品。他从腿上的枪袋里摸出那把他从不离身的M3000手枪,出自一个叫柯尔特的黑心武器商人之手,但经过几次改造已经面目全非。

希望当年的紧急撤离不是因为这里面关了个大家伙。

张佳乐把子弹上膛,贴着墙边慢慢地下了楼,迎接他的依然是明亮的灯光,只是毫无楼上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舒适感,因为走廊两旁都是泡着各种异化物件的玻璃器皿,比如一颗头,两颗肾之类的。

很影响食欲。张佳乐想,而且房间尽头的大门口还倒伏着一具庞大的异化种尸体。

……还真是大家伙。

虽然说异化种都是感染后的人类,但某些变异反应特别严重的就会产生这种异化种内的特异点,比如这种巨大化的。

张佳乐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手套,摸了摸尸体的胸口,“核”被击碎了,而且不是枪伤。

他的表情有点古怪,站起来看着尸体沉默了片刻,进了走廊后的房间,这里才是真正的冷冻舱房。

 

4.

这家伙真应该感谢核电系统没有切断。

张佳乐站在一具冷冻舱前,透过玻璃上浮起的白雾,模模糊糊地看着里面的人影。

其他的冷冻舱都是空的,只有这一具有人。显示器上排列着数据,受验体3号,生命体征正常,男,alpha,26岁。

其实张佳乐很不耐烦和alpha打交道,他觉得这些家伙爆脾气,自我中心,很难相处。

但曾经有个beta跟他说,这种思维属于歧视,而且有点像战前遗留下来的星座算命里,对某些星座——比如说狮子座的歧视。

你什么时候还懂算命了?当时他很震惊。

喏。对方递给他一本书,刚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没翻上两页就散架了。

但他总算还记得自己原来是双鱼座,特点是……容易想太多。

张佳乐现在就有点犹豫,要不要把这个alpha从冷冻舱里放出来,虽然看来不会是个变异体,但估计那个大家伙就是死在他手里,但因为地下三层被从外封锁,只能把自己关进冷冻舱。

这样说来,自己还算是救命恩人,而且alpha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张佳乐继续满怀歧视地想着,我有枪,说不定他还有我要找的药,很好,救了。

但实话说,冷冻舱打开的那一瞬间张佳乐是愣了愣的。

所以他还没来得及举枪,那个alpha就已经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在张佳乐瞳孔收缩的那一瞬间已经从冷冻舱里一跃而起,卡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地上。

背脊直接接触地板发出了一声闷响,手肘也撞到了地面,很疼,但张佳乐还有一点愣怔,甚至没在第一时间里做出反抗动作。

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看着近占咫尺的脸,对方眉梢上还凝着冰霜。

而那股陌生而又香甜的味道,从这个一身寒气的alpha身上传出来,像被冰冻过的黑巧克力蛋糕,在这个饿了半天只吃了块肉干的时候,勾得他肚子都要叫了。

“你是谁?Omega。”男人的嗓子还有些嘶哑,压低了头,鼻尖几乎触碰到他。

“有空管我是谁,不如先学学收起自己的信息素,”张佳乐依然看着他,只是没被禁锢的那只手已经用枪抵住了对方胯下,“否则就要断子绝孙了,alpha。”

 

TBC


评论(60)
热度(1691)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