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9

眨眼就快三十章了,感觉一时半会还完不了事……

==========================

29.

孙哲平也找了把椅子坐下来,还舒舒服服地伸长了腿,一副准备彻夜长谈的样子。
屋里的另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陈丽丽站着愣了一会儿,又坐回了床沿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倒是那个经理又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往前挪了几步。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行吗?而且警察也没来……”
“说得也是,看来凶手对这里的情况了解得很,知道选这个天气下手,警察进不来,连手机都没信号。”
“这……”经理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有些踌躇。
“其实有些话也不该我来问,”孙哲平笑了笑,随口道,“毕竟我只是个普通市民,别紧张。”
“那孙先生你在这里是……”陈丽丽抬起头。
“受韩警官的委托,保护你们的安全,”孙哲平叹了口气,“我也很想回房间……睡觉。”
门口的张佳乐瞥了他一眼。
“我觉得我们很安全,”陈丽丽着急道,“凶手杀了陈少,那肯定是跟他有仇啊?说不定早就下山跑了,关我们什么事呢?”
“怎么,这小少爷平时有跟人结仇吗?”孙哲平掏出手机,“哦还有,这个天气,还有下山的路?”
“…………”
“哦,我不是开录音。”孙哲平把手机屏幕亮给两人看,他打开的是一个杀时间的三消游戏。
陈丽丽又有些尴尬,说:“录音也没什么,我只是个猜想……”
孙哲平摆摆手表示无所谓,似乎真的不是想问出什么,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游戏。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张佳乐想着,好不容易才忍住了也掏手机出来玩的冲动。
他在门口换了个姿势,拿眼角的余光瞟了瞟孙哲平,发现此人完全无视了另外两人古怪的眼神,十分自在地戳着手机屏幕。
这种随时视他人为空气的精神,别人是真学不来。
他正默默腹诽,突然听见孙哲平盯着手机道:“看我干什么?”
另两人一怔,正想开口说什么,孙哲平又抬起了头。
“哦,我不是说你们,”他指了指张佳乐,“我是说那一位。”
“……”张佳乐无语道,“你这个问题问得,我是不是该回答瞅你咋地?”
孙哲平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
“那什么,”经理也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他们,“我……我知道谁有嫌疑。”

另外三人都看向他,陈丽丽更皱起了眉头,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
孙哲平只当作没看见,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把手机放开了,“哦?”
“其实……少爷还有个弟弟,”经理也坐在床沿,吞了口唾沫,继续道,“但老板的东西以后肯定都是留给少爷的,而且兄弟俩感情也不好……”
“喔,”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感叹了一声,“财产纠纷?”
“有,有可能。”经理勉强笑了笑。
“对了,你们老板平时都不在这边?”
“不在,老板的生意基本是在外面,就少爷也就是每年这段时间会过来泡温泉,休假。”
“那个小少爷呢?”孙哲平看着他。
“小……少爷,倒是一直留在这边,但是平时也不住在山庄里。”
“哦?你们老板在这边还另有房子?”
“也不是,是因为小少爷身体不太好,所以不方便跟其他人住在一起……”
“哦?身体不好,还能风雪天里摸进屋子杀人?”孙哲平奇道。
“不,也不是身体不好,而是……”经理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里不太好。”
孙哲平“哦”了一声,手指敲打着扶手,沉默了半晌。
一个不会出现在山庄里,又对山庄很熟悉的人,之前的猜测的两个人里还真有这样一个角色。
“就算脑子不太好使,也是你们老板的亲儿子吧,不送去疗养院或特殊学校之类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放养?”
“是老板亲生的,但不是夫人亲生的,”经理倒是没一开始那么紧张了,仿佛这个八卦已经说得驾轻就熟,“没办法只能放在老家这边,也挺可怜的。”
一直旁听的张佳乐插了句嘴:“但脑子不好的人,也没办法摸进来杀人吧?”
“或者经理的意思是,有人教唆?”孙哲平道。
“没有,没有,”经理连忙摆手,“怎么会呢,他妈都死了好几年了,身边没人的,一个人过,但是他脑子不好使嘛,一条筋的,我们这个小地方,人少嘴碎,听别人说得多了动歪心思也很正常。”
“好歹也是亲生儿子,还是有点毛病的,怎么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张佳乐忍不住道,“听你的意思,其他人还挺嫌弃他的?”
“这……”经理卡壳了,拿眼瞟了瞟身边的人。
“其实这镇子里的人都知道,”陈丽丽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我们这个地方,往上多数个几代,大家都是亲戚……就算到现在,也都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
“唔,”孙哲平突然道:“你们这儿,以前就是个陈家村吧?”
“是,”陈丽丽捏着手指,“那个陈老二,他妈和老板也是亲戚,没出服的……近亲。”

韩文清看了看表,一点半。
张新杰依然靠着他睡得很熟,温热的鼻息平缓地扫过他的肩窝和颈侧。屋外的雪似乎小了,连风声也没了呼啸的气势,灯光透过窗框投射在地上的痕迹里,仿佛有了雪花蝌蚪般的阴影。
差不多了。韩文清想着,稍微直起身体,活动了一下手腕。
张新杰几乎是马上就醒了,抬起头,还有些茫然地看向他。
韩文清把食指按在自己的嘴唇上。
张新杰先是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直到脑子终于清醒过来,下意识地也看了看表。
时间差不多了,他想。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能听到窗外的风声,却听不到走廊上的脚步声,所以韩文清换了个姿势,贴墙蹲在门边,把注意力都放在门锁上。
张新杰悄无声息地往黑暗中又缩了缩,在擒拿方面他帮不上太大的忙,但如果对方只是孤身一人,对韩文清而言够不上什么威胁,他能做的就是盯紧对方。
而对方也没有让他们等得太久,门锁刚发出一点响动,韩文清已经弓起了背,手按在了墙上。
张新杰在心里默默读了个秒,在数到三的时候,大门被推开了一条缝,一个人影慌张地闪身进来,准备关门。
可还没等他动作,手腕就突然被死死地钳住了,心慌之下喊出了一句“什么人!”
但韩文清没给他反抗的机会,手上用力一拉,趁对方脚下不稳时伸腿一拌,就直接将人双手反剪,抵着肩膀按到了地上。
一声闷响后来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大概是肩膀脱臼了。张新杰想了想,站起来去开了灯。
突然亮起的光线让几人都眯起了眼,被制住的人更是激烈挣扎了起来,但在韩文清的禁锢下毫无作用。
“是你?”韩文清皱了皱眉头。
来人正是之前张佳乐搭话的那个大堂吧服务员。
“什么?什么意思??”那人脸贴在地上,双眼瞪得滚圆,“你们是谁,凭什么按着我!放开!”
“我就想问问,你深更半夜来这里干什么?”韩文清沉声道。
“你管我来干什么!”
张新杰走过来,在他身上的口袋里摸了摸,翻出一个揉成一团的黑色垃圾袋。
“来回收垃圾?”张新杰看着他。
“我……我睡不着!来巡房的!”
“哦。”韩文清倒没有再多问,示意张新杰去浴室里拿来几条毛巾,稍微拧了拧,将对方手脚捆了起来。
“你再想想是来做什么的吧。”他松开手,任凭对方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你肩膀脱臼了,最好不要用力挣扎,”张新杰道,“会很疼。”
对方的的额角已经流下了冷汗,表情像是要吃了他们。
“……是谁叫你们来的,陈丽丽吗?”
韩文清和张新杰对视了一眼,刚想再说什么,却听到打开的门外又一次传来了熟悉的尖叫。
他愣了愣,立刻和张新杰一起出了房门,就见张佳乐已经气喘吁吁地从大堂那边跑了过来,看着他们道:“又出事了。”

Tbc

评论(26)
热度(92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