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8

目录已经有姑娘认领啦!谢谢!……大家还是可以直接搜索tag,很直观的。
===========================
028.

几人都进了屋子,张佳乐大仇得报,对孙哲平扬了扬下巴。
“刚才你们没关门。”张新杰指了指现在已经被虚掩起来的房门。
“不是,”孙哲平揉了揉鼻子,面露古怪神色,“不要说得好像被你们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场面一样。”
“…………”
这个笑话实在太不合时宜了,让其他三个人都被震了一下,半晌说不出话来。
“老韩你想揍他吗?”张佳乐用手挡着嘴,“这回我帮你。”
“……”韩文清看了看表,转身看向张新杰,“这时间了怎么还没休息。”
“睡不着。”张新杰笑了笑。
“哇,这种情况,换谁能睡啊……着?”张佳乐勉强忍住了一个喷嚏,“就算新杰也不行吧。”
“头发不吹干就跑出来了。”孙哲平无奈道。
张佳乐的头发看起来只是胡乱吹了一下,还湿漉漉地垂在肩上。
“哪儿有那个美国时间吹头发,来晚一步就听不到你们在说什么了,”张佳乐说,“怎么样?我们现在是猜拳决定谁留在这里谁去楼上?”
“你们听到多少?”韩文清皱了皱眉头。
“也没多少,我们来的时候就见你们在院子里,”张新杰答道,“听到的是关于对方也许是两人的猜测。”
“没错,猜测,”韩文清点头,“仅仅猜测是站不住脚的,现在需要的是证实、证据。”
“如果凶手真如我们猜测的那样,并不知道有人拿走了他藏在这里的凶器或衣服,就一定会折回,”孙哲平接着道,“能逮个现行。”
“我和新杰留下来,你和张佳乐负责楼上那两人……三人,还要确认单骁是不是呆在房间里。”
“说好的猜拳呢?你这活儿好像轻松点。”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要埋伏,你俩太吵。”韩文清直接道。
“……听到没,”孙哲平拍了张佳乐的肩膀一把,“走了,张乐乐。”
“是哦,孙平平。”
“…………”

韩文清关上门反锁,顺手将灯也关了。
屋子里重新黯淡下来,张新杰静静地站在黑暗里看着他。
“过来。”韩文清低声道。
仅靠窗外映进屋内的昏黄光亮,张新杰看不清韩文清的表情,但依然立刻就到了对方身边,韩文清拉着他坐了下来。
坐在靠近门口的地上,只要门有一丁点儿响动,立刻就能听见的距离。
“你睡会儿。”韩文清按着他的头靠到自己肩上。
“………”张新杰愣了下,“睡不着。”
“对方就算要来肯定也在半夜,现在还不到十二点,”韩文清侧脸看了看他,“睡。”
张新杰张了张口,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韩文清的衣服上还有些风雪的味道,张新杰偏了偏头,鼻尖在对方颈侧擦过,也是冰凉的。
暖气应该是一直开着,他在黑暗里摸索了两下,抓住了对方的手,手心倒是温热而又干燥。
“嗯?”韩文清低下头。
他无声地摇了摇头,松开了手。
韩文清没有再握回来,也没有搂着他,而是如同一个尽职尽责的靠垫一般,一动不动地让他枕着自己的肩膀。
张新杰知道他是在维持一个最好状态的姿势,防止四肢在长时间的蹲守后麻痹。
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惦记着自己顽强的生物钟。
张新杰笑了一下。
关于这个问题,他们在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还认真讨论过,韩文清的工作性质导致作息时间很不稳定,通个宵甚至几天不睡都是家常便饭,偶尔只能抽出一些十分蹊跷的时间来见他一面。
“我还记得。”韩文清突然道。
“嗯。”张新杰依然闭着眼睛。
“我有一次半夜一点到你宿舍楼下,给你打电话,”韩文清伸手将他的头发往后拢了拢,用拇指摩挲着他的眉心,“你下楼的时候好像在梦游。”
“我还忘记带眼镜了。”
“对,”韩文清收回手,在他额角亲了一下,“睡吧。”
他确实有些困了,不知道是因为顽固的生物钟开始发力,还是因为韩文清的声音,低沉而有暖和地麻痹着他的意识,似乎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张新杰真的睡着了。

孙哲平在前台给单骁的房间打了个电话,听到对方“喂”了两声后就挂了,对张佳乐使了个眼色。
“那什么,”前台的服务员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的眉来眼去,“这么晚了警察不会打电话过来了吧,我能不能到休息室里睡觉啊?”
“哦?”孙哲平转头看他,“你平时晚上都不值夜?”
“拜托,这个地方晚上会有客人来吗,”服务员还捏着那根防身的棍子,“行不行啊?我到里面睡会儿,外面就算有电话也听得到的。”
“你倒是不怕那凶手是无差别犯案?”张佳乐好奇道。
“哈,死的是那个人,怎么可能是随便杀的,肯定……”服务员话说到一半,丢下一句“我不管了”就直接站起来,进了后面的休息室。
“……他肯定知道什么。”张佳乐附到孙哲平耳边说,“我之前来问他话,他也是留了一半。”
“唔,老板儿子的密辛,估计也就是什么八卦,”孙哲平道,“单骁在房间里。”
“那我们只要注意楼梯口就行,他在三楼又不能跳楼出去。”
“走吧,我们先去会会楼上那两位可疑人士。”孙哲平转身往楼上走去。
“嗯等会……阿嚏!阿……阿嚏!”张佳乐连打了三个喷嚏。
“你……”孙哲平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没感冒,”张佳乐吸了吸鼻子,立刻回答,“肯定是有人说我坏话。”
“……”孙哲平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丢了过去,“刚刚在前台顺的。”
“哦。”张佳乐还是接了过来,跟着孙哲平往楼上走。
“等会儿你别随便讲……”孙哲平回头看了他一眼,“算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你当我傻吗?”张佳乐的鼻子被擤得有点发红,“我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们刚刚的意思,是那个陈丽丽在凶手翻窗后把窗子从内关上了,然后才装模作样地尖叫了两声?”
“不一定,也有可能是有第二个人关了窗后从前门走了。”
“……要真这么多人掺合进来,不如说这里是个黑店算了。”
“那也不一定。”孙哲平笑了。
“喂喂,这年头不讲究什么龙门客栈了吧?”
“总之陈丽丽的嫌疑最大,先盯着她,”孙哲平笑了,“反正我之前也跟她说过,我是个私家侦探。”
“查婚外情的。”张佳乐补充。
“…………”

陈丽丽的情绪看上去倒是平稳了一些,至少比那个神叨叨的还缩在一边的经理好多了。
“韩警官呢?”她看了看两人身后,问了一句。
“我弟弟感冒了,有点发烧,老韩在照顾他,”张佳乐顺口胡编,“因为他们吃完晚饭居然还出去溜了个弯。”
“……是,这个天气真的……”陈丽丽勉强笑了笑。
“以前你们这里这种天气的时候,也会出现大雪封路,手机没有信号的情况?”孙哲平开门见山。
“是,每次都这样,”陈丽丽怀疑地看了他两眼,“孙先生……你不是来调查婚外情的吗?”
张佳乐差点笑出声,扭过头去控制表情。
“哦,床上死着的那个就是我的调查对象,”孙哲平胡扯得更远,“没办法,只能顺便帮帮韩警官的忙了。”
“什……什么?”陈丽丽看起来有点没反应过来。
“是,我的委托人怀疑他老婆和死者有……哦,不好意思,你和死者是情侣关系?”
“不是!”这次陈丽丽立刻反驳了,“我……我们只是……”
“身体关系。”孙哲平面不改色道。
张佳乐看了看天花板,搬了个椅子坐到门口,方便自己可以监视楼梯口,还示意他们继续。

tbc

评论(33)
热度(98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