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7

依然还是在走剧情,这一章是大孙和老韩的戏份。
================================
27.

“哟。”孙哲平手插在兜里,随便打了个招呼。
韩文清站在房门口,正低头看手机里的照片,闻声看了过来。
“张佳乐找回来了?”
“找回来了,刚在外头撒野呢,”孙哲平把事情说了说,又道:“去看看吗?你总不能一直守着他们。”
韩文清从门口走开了几步,才沉声道:“这两个人有点问题。”
“有问题的地方多了,”孙哲平不以为然,“问清楚哪些人有客房钥匙了吗?”
“按那两人的说法,除了前台和服务员那里的两把钥匙,经理还有一套备用……但我认为死者应该也有一套钥匙。”
“老板的儿子,”孙哲平随口道,“陈丽丽和他是情人关系?”
“她没承认,也没否认,”韩文清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示意他看现场的一张照片,“但至少有情杀的可能性。”
孙哲平瞟了一眼,道:“窗户是从内锁着的,这个天气应该也不会有人开窗,如果陈丽丽是用服务员的那套钥匙开的门,那凶手应该也有钥匙。”
“对,”韩文清点头,“如果死者是约陈丽丽见面,而且在等的时候睡着了,凶手再开门进去行凶,就有两个问题,一是凶手是否有把握他肯定睡着了,还清楚睡着的时间,二是凶手不可能一身血从大堂出去,也不可能在山庄内游荡太久。”
“也有可能是行凶时脱了外套,然后穿上,当然味道遮不住,”孙哲平耸了耸肩,“另外如果他有房门钥匙,可以从一楼任何一个有院子的房间翻墙出去……比如我刚才说的。”
韩文清看了看他,道:“哪个房间?”
“很巧,”孙哲平笑了,指了指地板,“就在楼下。”

韩文清将经理那一套备用钥匙拿到了手里,顺便还要来一张平面图。
“他们的员工宿舍是后面大浴场旁的那一排平房,我和新杰之前在外面时看了两眼,新建的,但很粗制滥造,”韩文清对着图沉默了片刻,皱起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房子改造成温泉山庄前应该有点历史了,连消防通道都没有,谁批的开业?”
“后门这条路也不太可能了。”孙哲平凑过来看了两眼,一楼的前台后是员工更衣和休息室,经理办公室也在这边,而后门开在休息室旁一条只供员工进出的小回廊上。
“还有餐厅的侧门。”韩文清道。
“去餐厅也要经过大堂。”孙哲平点了点图纸。
“行了,走吧,”韩文清把图纸叠起来,“一楼都扫一次。”
孙哲平明白他的意思,对方很有可能和上次一样是故意误导,只能一个不落都搜查一遍。
“至少在张佳乐追的那个人不是单骁。”孙哲平从兜里掏了根烟叼在嘴边。
“室内禁烟。”
“我知道,”孙哲平抿着烟嘴,却没点燃,“从哪边开始?”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道:“你说的那个房间。”
“不先看看我们隔壁那几间?”孙哲平顺手敲了敲墙壁,落下些墙灰。
“如果那个人和上次一样只是个搅屎棍的角色,暂时不会对正面对我们不利,”韩文清目不斜视,“况且从枪法上来说,张佳乐比你有天分。”
“…………”
被鄙视了枪法的孙哲平有点烦躁地把嘴里那根烟摘下来揉了揉,扔进垃圾桶。
韩文清已经往走廊深处走了过去,脚步踏在柔软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太安静了。孙哲平想。在这里连风声都听不到。
仿佛所有人都缩回了自己的壳里,被惊吓的游客也许正在房间里心惊胆战地检查门窗,其他服务员也许在宿舍里关紧房门八卦,还有心怀鬼胎、心思各异的人,个个都蛰伏不出,只有前台紧张地守着电话,手里握着一根可以充当武器的木棍。
而孙哲平在想,如果没有他,张佳乐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呆在温暖的家里。窝在他舒适而又干燥的床上,手边有热牛奶或者别的什么零食,抱着笔记本看莫名其妙的电视剧,被偶尔一个扯淡的梗逗得哈哈大笑——这些如同情景剧一般的场景,在他脑子里像冬天里的火锅一般噗噗地冒着热气。
但他却只能给张佳乐一把枪,而枪里的子弹还有可能会打在谁的头上。
孙哲平有点想笑。

“你这个毛病是好不了了。”韩文清掏出钥匙时,突然道。
“嗯?”孙哲平松了松筋骨,似乎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韩文清没再说下去,而是伸手推开了门。
走廊的灯光渗进黑暗里,照出了家具模糊的轮廓,通往院子的玻璃门依然粘着水雾,如同浸水的报纸般昏黄一片,而他们总算又听到了风声,尖锐地划破了沉默和寂静。
“雪还在下。”韩文清稍微放松了点,直觉告诉他这里并没有什么威胁。
“你发现没,”孙哲平带着手套按开了房灯,“门的隔音效果很好。”
两人依然挤在门口没动,先仔细打量了视线所能及的地方。
“没脚印。”韩文清道。
如果是从雪地里翻进来,踩在地毯上肯定会留下痕迹。
“也没血迹。”孙哲平把韩文清往一边挤了挤,率先走了进去。
韩文清:“…………”
“我以前听跟你的那几个小鬼头说,”孙哲平掀开床单看了两眼,“谁要是抢在你之前进门,回去屁股上都会挨一脚。”
“你是我手下的小鬼吗?”韩文清口气不善。
“不是,所以还好你不用为我的安全负责,”孙哲平又在沙发旁蹲下来,“来搭把手。”
“哦,保护普通市民是警察的职责,”韩文走过来,“后面有东西?”
“……”前任黑道风云人物,金牌卧底,现任普通市民的孙哲平说,“血腥味。”
两人合力把沙发挪开,沙发后和墙壁上果然有些拖拉状的血迹。
“蹭上去的。”孙哲平道。
“凶器,或者是沾了血的衣服,”韩文清拿手机拍了照,“塞在沙发后面。”
“唔,”孙哲平在玻璃门前站了站,伸手掰了一下把手,“这个锁也是坏的,从外面能开。”
“出去看看。”韩文清推开门,走到了院子里。
温泉的热量勉强笼罩着小院,但夹着冰渣的风依然让人头皮发麻,孙哲平开了手机的电筒,照向楼上的窗户。
“你还是觉得他是从楼上窗户爬下来的?”韩文清看了看他。
“这个高度,还有攀爬物,换我上下几个来回都没问题,”孙哲平皱了皱眉头,“视野太差了,看不清外墙是不是有痕迹。”
“从上面爬下来,而且知道这里的锁是坏的,把凶器和沾了血的衣服先塞到了沙发后面,洗洗手,就能堂而皇之地走出去,那就是一个山庄内部的人。”韩文清道。
“而张佳乐跟着的那串脚印,是来回收衣服或者凶器……从外面绕路还要翻墙,那应该他没有钥匙,或者说是一个不该出现在山庄里的人。”孙哲平道,“两个人。”
“他回收了东西后……”韩文清顿了顿,“还记得之前我和新杰说过的吗,有人从后面垮塌的院墙出入。”
“也就是说张佳乐追过来时他其实一直呆在房间里,而我们走后他直接又翻墙出去了,”孙哲平笑了一下,“玩捉迷藏。”
“这倒是有搅屎棍的风格,”韩文清突然道,“事发后所有人都到了房间外,只有一个人来得晚了点。”
“单骁,他的房间在三楼,但那个时候他是从楼下上来的,”孙哲平道,“但按之前的事情来看,他不会亲自出手干什么,只会唆使别人和搅局……哦,说不定凶手还不知道自己藏的凶器和衣服已经被拿走了。”
“所以在外面窥探的那个人,是故意让张佳乐发现,故意给我们线索?就和那根手指一样?”
“猜拳吧,”孙哲平看哲韩文清道:“决定谁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凶手回来收拾东西,谁去盘问那个陈丽丽锁上的窗户是怎么回事。”
“加我们一起?”张佳乐高高兴兴地从屋里探出个脑袋。
“…………”
孙哲平觉得对方肯定是在故意报那一吓之仇。

Tbc

评论(40)
热度(1028)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