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6

给以前没看过的姑娘,这文是张家兄弟设定,并且有原创反派和受害人。
前文请在lofter内搜索tag“keep out”,空格只有一个哦。

=================================================

026.

脚印围绕着山庄绕了半圈后消失了。
张佳乐呼出一口白气,用手机开着电筒往四周看了看,风雪里视野很差,但脚印确实是断在了这里。
他低声骂了一句,把视线移到了身边的篱墙上。
一楼都是和他们住的一样自带小院子的房间,所以身边是一排竹篱围墙,还隐约能看到顽强蒸腾的水气。
他抬头目测了一下,两米左右,一个努力一把就能翻过去的高度,但因为温泉的热量没有积雪,看不出先前是不是有人爬过,而且风声太大,连里面有什么响动也听不到。
张佳乐犹豫了片刻,先拍了几张快要被雪覆盖的脚印照片,又后退几步记住了房间的位置。万一对方手持一把四十米大长刀什么的,不能随随便便跟着往里跳,但攀到隔壁墙上往院子里看一眼总行吧。
他长舒了一口气,助跑了两步,起跳抓住篱墙的边缘,用力把自己撑了上去。
这边几间房间都关着灯,但不管有没有客人,庭院灯是在入夜后是统一打开的,至少能看清院子里的情况。
没人,但是……
张佳乐皱了皱眉头,眯起眼睛想看清一点屋内的情形,背后却突然被拽了一把。
“操!!”
这一惊非同小可,篱墙上原本就有融化的雪水,他虽然带着手套也没能抓稳,仰面朝后倒了下去。
孙哲平也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把人接到怀里,却被带得倒坐到了雪地里。
“你……你……”张佳乐回过神,看清楚来人,抓狂道:“你特么是想吓死我吗!”
“我他妈才要被你吓死了!”孙哲平咬着牙,恨不得把这个骑在自己身上的人狠狠搓揉一通。
他刚刚跑下楼,在前台没见着人时脑子都空白了一秒,还好门口的脚印还没完全被雪盖上,要不这天寒地冻地真不知道往哪儿去找人。
两人恶狠狠地对视了两秒,看上去都想给对方一拳以泄心头之恨,但张佳乐最终想起了正事,挣扎了两下道:“快起来快起来,刚才我在大堂里跟那个前台套话,门口又有人往里看,我跟着脚印到这里,估计那人是翻进院子里了。”
“你快冻成冰棍了。”孙哲平却像完全没听到,自顾自地脱了手套,捏住他的脸往自己跟前拉了拉。
原本冰凉得快失去知觉的脸颊被手心烫得发热,张佳乐有点不自在地道:“我跟你说正事呢。”
“唔,我听到了。”孙哲平在他脸上搓了搓,又凑过来用嘴唇碰了碰他的额头,“妈的,真要被你吓死。”
“你也吓了我一回好吗,差点想掏枪崩了你,”张佳乐移开视线,“好了,起来,坐在雪里不冷吗?”
孙哲平笑了下,拉着他站起来,看了看张佳乐指的房间。
“你看到什么没?”
“院子里没人,”张佳乐摇了摇头,“但是屋里看不清楚。”
孙哲平“嗯”了一声,道:“先回去。”
“万一我们一走他又从这里翻墙出来了怎么办?”张佳乐有点不愿意。
“如果房里有人,你趴在墙上早被看到了,我们要翻墙进去他随时可以开门走,这山庄人少又没监控,我们逮不住他。”
“这个人对这山庄肯定很熟,”张佳乐跺了跺脚,“这种天气肯定不可能从山下上来,说不定就是住在这里的人。”
“如果留下什么痕迹,我们绕正门进去也一样的,”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脸,“回去,你真要成冰棍了,我还得扛着你走。”

张佳乐当然是不会让自己被扛着走的。
等在大堂里的张新杰看到他们松了口气,迎上来帮张佳乐拍掉身上的雪沫,又递来一杯热水。
“哥,你先去洗个热水澡,换个衣服。”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缓过来了。”张佳乐捧着杯子,牙齿却还在打颤。
进屋后他才觉出了冷来,像在暖气里突然松了弦,手脚冰凉得刺痛不说,五脏六腑都仿佛是结冰后又融化了,装了这一腔子冰水,咕噜噜地冒着泡。
“你先跟你弟弟回房去。”孙哲平摸了摸他的脖子,落进衣领的雪化了,入手湿漉漉的一片。
“哎,我们不是要去……唔!”张佳乐说到一半,被孙哲平捂住了嘴。
“这里没医生,路况又不好,真感冒发烧就麻烦了,”孙哲平转头看向张新杰,“老韩呢,我找他有点事。”
“在楼上看着现场和目击者,”张新杰皱了皱眉眉头,“但我觉得这不是办法,总不能不休息一直守着他们。”
“我去看看,刚好找他也有点事。”孙哲平松开手,又被张佳乐狠瞪了一眼。
“哥,”张新杰拍了下他的肩膀,看着张佳乐平静道,“我陪你回房。”
“…………”

张佳乐在张新杰的逼视之下屈服了,“啧”了一声后转身往房间走去,还不忘嘱咐了孙哲平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他比你安全。”张新杰看了一眼孙哲平上楼的背影。
“阿嚏!”张佳乐走在他前面,打完喷嚏后揉了揉鼻子,“什么?哦,是嘛,好歹我还有把枪呢。”
“不是武器的问题,对方的目的明显不是直接对付他们,而是他们身边的人。”
“是没错,但你不是也一样?”张佳乐笑着掏钥匙开了门,让张新杰和他一起进了房间,
张新杰难得地哑然了片刻,刚想说什么,就见张佳乐并没有立刻去洗澡,而是神经质地检查了一下通往院子的玻璃门,还有几个可以藏人的地方。
“你刚刚是……”
“跟踪可疑人员。”张佳乐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失望地拿了衣服进浴室。
“孙哲平很担心你。”张新杰站在浴室门口,踌躇了一下道。
“哦,你不是也很担心我吗?”张佳乐解开绑头发的皮筋,发现发尾都浸湿了,打了结。
“你是我哥。”张新杰加重了声音道。
“是啊,然后呢?”张佳乐从门缝里探出头。
“……我当然担心你。”
“对嘛,”张佳乐又缩了回去,一边悉悉索索地脱衣服,一边道:“担心就说呗,还扯孙哲平,话说回来,你刚才一个人在楼下,老韩就不担心你吗?”
“他知道我不会一个人乱跑。”张新杰另有所指地说。
张佳乐咳嗽了几声,又道:“那老韩一个人在楼上,你不担心他吗?”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他说过,我不用担心他。”
“哎,你们两个……”
张佳乐似乎是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随即浴室里传来水声,中断了两人的谈话。
张新杰依然站在门口,抬手看了看表。
快十一点了,生物钟在提醒他尽快洗漱,上床睡觉,但现下显然不行。
他还不知道孙哲平找韩文清是去干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将他们卷入这些案子最终是为了什么,至少不像是单纯地为龙正报复。
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察觉到这是一个韩文清经常做的动作。
屋内的暖气开得很足,张新杰靠着略显冰凉一点的墙壁,想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
但他还是想着韩文清,而且心头有些奇怪的、难以言喻的冲动,想现在就去找他,但是找到他后是想说什么?
……对了,那个叫陈丽丽的姑娘,被吓成那样,看上去也不是胆子很大的样子,但刚刚目睹了那么惨烈的死亡现场后,为什么会自愿留在离尸体最近的房间?

Tbc

评论(53)
热度(106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