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5

前情提要请在lofter内搜索tag“keep out”。

=====================================


25



这是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三十来岁,短发,五官平淡得像蹩脚画手随手勾在纸上的素描,就算笑起来也没给那张脸增添太多神采。

如果换个时间和地点,应该就只是一个很难引起注意的路人。

但张佳乐依然多看了他两眼,对方脸上的笑意似乎僵了僵,又露出了些许诧异的神色,看了看围在房门的人群。

“这是怎么了?”

张佳乐眯了眯眼,却没有回答,而是转头低声对孙哲平道:“我到楼下前台打电话。”

“嗯,你今天搭过话的那服务员如果还在大堂吧,让他上来一趟。”

张佳乐比了个OK的姿势表示了解,目不斜视地和单骁擦身而过,往楼下走去。

在单骁回头去看的时候,孙哲平突然道:“凶杀案。”

“什么?”对方似乎是愣了愣。

孙哲平松了松手腕,半晌后才道:“警察来之前,所有人最好都别乱跑,呆在自己房间……除非是想被当作凶手,或者是想当下一具尸体。”

他声音不低,原本还探头探脑的几个围观群众却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向他确认已经报警后都溜了个干净。

“有人死了?”单骁愣了半晌,像刚反应过来。

孙哲平“唔”了一声,揣着手靠在门边,转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屋内的韩文清,那家伙依然在和目击的前台姑娘困难交涉,而张新杰在检查尸体情况,山庄经理倒是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但似乎还没能接受现实,两眼发直,有些神经质地低头一直划拉没有信号的手机屏幕。

“警察来之前,你也最好哪里也不要去。”孙哲平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九点过快十点了,外面大雪一直没停,别说今天,明天警察怕是也来不了。

“你们这镇上有派出所吗?”他又问了一下那经理。

“啊?”经理抬起头来,四顾了一圈才把视线停在了孙哲平脸上,“没,没有,最近的派出所应该是在,在县里的……”

孙哲平“啧”了一声,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听他继续啰嗦。

经理立刻闭上了嘴,走到一边站着不出声了,手里倒是一直攥着手机,像是还在期望信号能够回光返照。

一直站一旁的单骁却探头往屋里看两眼。

“好看吗?”孙哲平抬了抬眼皮,嘲道。

“不好看,”单骁收回视线,“请问怎么称呼?”

“哦,你不认识我?”孙哲平笑了下。

“你认识我?”单骁也笑了,道:“哦,你是警察?”

“不是,但我是给警察打杂的,”孙哲平用拇指点了点身后的屋子,又道:“所以知道这位单先生……好像有前科?”

这句话说出来后,单骁眯了眯眼睛,一旁的经理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往墙角又缩了缩。

走廊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人,安静下来后几乎能听到头顶铜灯的电流声。

“年轻不懂事时,是犯过一点错,”单骁叹了口气道,“但谁没做过一两件后悔的事呢?”

“是,我就很后悔今天出门时没看天气预报,”孙哲平随口表示赞同,又看了看他,“……其他人都回房了,单先生还呆在这里,有点太关心现场了吧。”

“别误会,只是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有,”单骁笑道,“而且说起来,万一只是自杀呢?”


不出所料,调度台接警后虽然表示会尽快联络最近的警察局调派人手,但是因为天气问题,山路已经封了。

张佳乐放下电话,下意识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依然没有信号。

刚过晚上十点,除了和前台换班的一个年轻男人,大堂里已经空无一人,角落里的灯都关了几盏,让本就不高的空间更像是往下压了些许。

“对方也许还会回电话,手机也没信号,”张佳乐转向前台后的年轻男人,“麻烦你留意一下,前台通宵都有人吧?”

“我们这里人少,大堂吧九点就下班了,前台就两个,我和……”男人显得有些紧张,似乎完全把职业素养给忘了个干净,骂骂咧咧地抱怨着,“出了这么大的事,谁也脱不了干系,这次……”

“你也是老板的亲戚?”张佳乐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是老板的侄子,大堂吧的那个是我亲弟弟,”男人敲着桌面,“以为谁稀罕这活儿吗,每天值这个夜班,那女的又……”

张佳乐精神一振,竖起耳朵准备接收信息,但对方把话咽了回去。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随意道,“你弟弟今天和我聊了两句,也说到那个前台的姑娘,好像不太喜欢她。”

“谁喜欢她?”男人嘲了一句。

“那……”张佳乐正准备趁机追击,却也顿住了。

有人在往这里看。

他猛地回转头,一丝凉意不知是从背脊还是从门外传来的寒气窜上后颈,因为大门又开了一条缝。

这一次张佳乐只愣了一秒,马上就跑到大门口,但一把拉开门后眼前依然是黑暗中呼啸的风雪,不见人影,也没有往外的脚印。

刚才肯定不是错觉。张佳乐套上兜帽,用手挡着脸往外走了两步,在屋檐昏黄门灯下,终于看到雪地上的脚印这一次是贴着墙边的花台往屋后去了。

“喂!怎么了?”前台的年轻人有些莫名其妙。

“没事,我出去看看。”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拉紧了衣服,按了按口袋里藏着的手枪,跑进了雪幕里。

韩文清有些烦躁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他不是谈判专家,甚至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实在没办法从这个精神有些崩溃的第一发现者嘴里问出更多的东西了。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很会对付姑娘的人。

“让她休息一下再说吧。”张新杰取下手套,走到僵持的两人身边。

“陈丽丽,陈小姐是吧,”他看了看那前台姑娘的胸牌,放低了声音,“你先不要回宿舍了,还可以叫个朋友过来陪陪你?”

“我……”陈丽丽又抹了一把红肿的眼睛,“我,我没什么朋友……”

“那也没关系,我们不会放你一个人的。”张新杰叹了口气,伸手搀了她一把。

“没,没事,”陈丽丽站直了身子,“我就到隔壁休息,哪里也不去。”

“行吧。”

韩文清头疼得厉害,带着她出门交给了经理,就让他们在隔壁开了个房间,叮嘱他们哪儿也不要去,还要来了案发房间的钥匙,把现场的门从外锁上了。

“那家伙走了?”韩文清看向一个人守在门口的孙哲平。

“走了,他说了句可能是自杀就上了楼,我一直盯着楼梯口,”孙哲平看上去情绪也不太好,“怎么样?死了多久?”

“很新鲜,”张新杰用了个奇妙的形容词,“两到三个小时。”

“…………”

“以出血量和伤口来看,一刀割断了气管和动脉,死者应该是……”张新杰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道,“我毕竟不是法医,不能随便下判断。”

“应该是在睡眠状态被割喉,”韩文清接着说了下去,“我刚才看了一下,窗户是锁着的,但如果割喉的话,凶手肯定被喷了一身的血,不可能从正门堂而皇之地走出来,当然也要等监控调出来。”

“没监控,”孙哲平搓了搓手指,“我问了那经理了,这些都是装样子的,这里生意不好,客人少,设备早就停了。”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刚想说什么,却被张新杰打断了。

“我哥呢?”

“嗯?”孙哲平愣了下,“他去前台打电话报警……操!”

他忍不住骂了一声,立刻转身往楼下跑去。


Tbc


评论(115)
热度(125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