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修伞]阴差阳错(四)

再次重复,这是个不科学的神棍文。

=============================================================================

四.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梦惊醒的,醒来后却只记得一些模糊的影像,仿佛是在某个地宫里,四周群魔乱舞,孙哲平和韩文清叶修却在坐着斗地主,谁输了谁负责上去开棺,最后因为几方僵持不下,分不出胜负,结果大家被粽子追得四散奔逃。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无奈地坐着发了会儿呆,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
“醒了吗?”孙哲平在外面敲了敲门。
“唔。”他含糊地应了一声,抓起手机看了看。
离说好的出发时间还有一会儿,想到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又要过上爬洞睡坑的日子,他先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再收拾好随身的东西。
但推门出去时孙哲平居然还杵在门口,穿着一身黑色的冲锋衣裤,一手拿着手机玩连连看。
“你在干嘛?”张佳乐愣了愣。
“给你送早饭。”孙哲平抬眼看了看他,提起另只手里的塑料袋,装着两个包子。
“……哦。”
他伸手接过来,塞了一个包子在嘴里。
“你又没擦干头发。”孙哲平把手机揣回兜里,突然道。
“年轻,身体好,不会感冒。”张佳乐嘟噜了一句。
孙哲平低声笑了笑,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发,手底下是湿漉漉又柔软的触感,这个习惯性的动作让张佳乐习惯性地没有躲开,而是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握住了。
两个人都顿了顿。
张佳乐立刻松开了手,表情变换了几番,但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往楼下走去。

因为各种超出常规的装备,各种公共交通是不用想了,张新杰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辆改装后的悍马h6,张牙舞爪地停在路边。
叶修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笑道:“这玩意儿也太打眼了吧。”
“六……五个人,那么多装备,还要越野性能,总不能搞一辆东风大卡,”孙哲平倒是很满意,在右前胎上用力踩了踩,“就算东风大卡,你有A照吗?”
“别说A照,本人连推土机执照都有。”叶修依然穿着一身十分不专业的休闲装备,抱着他的黑布包歪在门口,似乎还没睡醒。
“哦,以后失业了还能去工地焕发第二春,”张佳乐随口接了一句,转头看向张新杰:“对外怎么说?”
“地质考察队,S省背景,有企业赞助,”张新杰拿出一叠身份证分发给几人,“不用担心,这条路很安全。”
“到洛阳走高速,两个小时,”韩文清系紧了军靴的鞋带,上了驾驶座,“但从洛阳出发后就转省道,到时候轮流开车,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叶修举手回答,又转头问张佳乐,“你有没有觉得老韩的语气很像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老师?”
“……”
为了不被误伤,张佳乐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先一步爬上了后座,然后孙哲平也跟着爬了上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他身边。
“……”
于是张佳乐又往车门边靠了靠。
车内空间很大,后排坐三个人绰绰有余,后车厢原本的座位和吧台全部拆除,改装成了挤满空间的镀铬铁柜和箱子,几个人要用的专业工具和各种野外装备混在一起。
叶修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把黑布包往怀里揽了揽,打了个哈欠后左右看了看。
人都齐全,于是他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驾。”
车内温度顿时显著下降,张佳乐开始怀疑他们这活儿等不了到目的地,韩文清就得把叶修打死。
但叶修的专业素质不容小觑,所以韩文清暂时不能将其打死,只能黑着脸发动了引擎,横冲直撞地碾向路面。
“老板,开慢一点。”张新杰咳嗽一声,道出了几人的心声。

经过张新杰计算的时间非常精确,两小时后几人准时从洛阳转道卢氏县,但因为避开了高速和国道,路况一落千丈不说,中途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韩文清认真开车,副座的张新杰研究地图和GPS,身边的孙哲平和叶修正在一边吃零食一边瞎侃,叶修还不知道从哪里捎了一本杂志上车。
整一个超龄的春游团伙。张佳乐一脸无聊地贴着车窗,但玻璃凉得透心,滚落的水珠把视线切割得七零八落,路边还有一头嚼着草的牛转过头看他。
沉默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道:“哎,老韩休息一会儿,换我开吧?”
“十二点了,”张新杰看了看时间,“前面有个集镇,吃了饭再换人。”
所谓的集镇,也就是附近村子为赶场修的几栋砖房,现今看来一片萧条,只有一间杂货铺还半掩着门,路牙的砖缝里生着野草,不知什么时候搭的雨棚垮了一半,塑料布拖在泥水里。
“连一声狗叫都没有。”叶修突然道。
“就算不是赶场的日子,也太安静了点。”张佳乐打开窗户,断了线般的雨水混着土腥味涌进车内,他皱了皱鼻子,想探头出去,却被身边的人伸手捂住了额头。
“别淋湿了。”孙哲平把他往回按了按。
“我去看看,”韩文清推开门,又回头对张新杰道:“你待在车上。”
“诶,等等,老韩,我跟你一起去。”张佳乐拍开孙哲平的手,也跳下了车。
孙哲平“啧”了一声,刚想跟去,却被叶修在身后拉了一把。
“来根烟,”叶修搓了搓手指,老神在在地说,“让他俩去吧。”

下了车,张佳乐才觉出点冷来。
这雨虽然不大,但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像是一丝一丝地抽走了空气里的温度。
“去那杂货铺看看。”韩文清率先迈开步子。
“嗯。”张佳乐紧了紧冲锋衣的领子,跟了上去。
那间铺子开在临街的路边,虽是砖房,用的是板门,卸开了两块木板,露出了半边的铺面。
看起来倒是和乡村里那些普通的杂货超市没什么区别,两排货架,堆着些品牌可疑、保质期模糊的商品,只是柜台后坐着个一把年纪的老太,正低头垂眼,就着从门外透进的一点光亮纳鞋底。
张佳乐在货架间转了两圈,把各个角落都瞟了几眼,又随手拿了包纸巾捏了捏,觉得触感有潮湿,像是在梅雨季节的南方。
“老韩,往后面屋子的门框上反扣了八卦镜。”他走到韩文清身边,压低声音说完,又用手不着痕迹地指了指柜台后供着的关帝像。
供坛里燃了两柱香,单数为阳,双数为阴,无论供什么神佛,都没有双数香的理。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但没有多说,只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老人家。”韩文清走到柜台前,低头道。
“哎,”那老太太停了手里的活儿,慢腾腾地抬起眼来望了望他们,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买什么?”
“路过歇脚,借地方弄点吃的。”韩文清道。
这些集镇上的店面,在不赶场的时候清闲,都能给过路的司机弄点饭,给钱就行,也算是一种约定俗成。
所以那老太太也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现在没什么东西,老婆子煮几碗面,成吗?”
“都行,我们人不多。”韩文清往旁边让了让,还给搭了把手。
“唔,”那老太太站到门口,往停在路边的车望了望,笑道:“这车够大的,就坐三个人?”
张佳乐愣了一下,刚想开口,就被韩文清截断了。
“加我俩,五个人。”
“五个人,”老太太重复了一遍,又看了看他们,“唉,老眼昏花了。”
说着摇了摇头,往内屋走去。

Tbc

评论(43)
热度(508)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