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马场林】末日来临前的恋爱

这是之前给毛夜的马场林本写的G!拿来混混更新……


==================

夏天到了。

马场善治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林宪明正在他面前换一条裙子。

那是一件有些轻薄的纺织品,似乎能看到穿着者瘦削的盆骨线条,与布料恰到好处地贴合在一起。

“好看吗?”林随口问了一句。

“就那样吧。”

马场确实不太懂要怎么分辨这种东西的美丑,所以给不出对方想要的答案,林发出一声轻哼,盘腿坐到地上。

“裙子会皱掉的。”马场善意地提醒道。

但林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他用手指卷着头发,半晌后说:“说起来,世界末日要到了。”

“啊?”

斜躺在沙发上的马场愣了愣,似乎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世界末日,你听不懂日语了吗?”

“我听得很明白,但是……等等。”

马场想起来了,最近福冈的大街小巷里多了不少据说是什么新兴教派的传教者,在派发纸巾和传单,他前几天和林出门的时候,对方好像是随手接了一张传单,上面写着什么世界末日。

“你该不会是……信了吧?”马场撑起身体,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的人。

“你当我是笨蛋吗??”

“哦。”

于是马场重新躺回了沙发,但还没闭上眼,头发就被揪了一把。

“哎——”

他无奈地转过头,见林穿着那条和夏天一起出现的裙子,站在沙发前,一脸无聊地看着他。

大概是传说中的五月病吧,马场自顾自地想着,这时候脑子里总会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生无可恋,恨不得世界爆炸。

“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也无所谓吧,”林去了窗边,探出脑袋往外看去,“没什么不甘心的。”

他看到什么了呢,马场看向林,他的背影在午后的日光下仿佛镶上了金边,窗外应该也是一副百无聊赖的场景,逃学的高中生,失业的中年人,游魂一般在城市里晃荡。

“我说,林林,”马场慢慢道,“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

“什么?”林转回身,疑惑地看了过来。

“你要抓紧时间和我谈个恋爱吗?”

 

林宪明有时候真不知道马场善治在想什么。

不,是大多数时候。比如现在。

他皱起眉头,试图分辨这是不是一个拙劣的玩笑,或者是一种新形式的嘲讽,但从马场的脸上他只能看到让人讨厌的笑容,但还好这个人已经改变了姿势,好好地坐在沙发上,看上去稍微正经了一点。

也许又被愚弄了。林面无表情地想,不用等到世界末日,自己总有一天会忍不住杀了他。

事实上关于“世界末日”他也是脱口而出,那张随手接过的传单早在拿回事务所后也就被揉成一团不知扔去了哪里,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记住了这个词。

“做杀手的话,不是每天都得做好心理准备吗?”林用略带讥讽的语调说道,“也许明天就会死,每天都和末日差不多了吧。”

马场“哦”了一声:“有道理。”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马场似乎忘了刚才自己说过什么,拍拍裤子站了起来,笑了笑道:“要出去吃晚饭吗?”

“…………”林咬牙切齿地看了他半晌,“好啊。”

 

夏天确实是已经到了。

街边的水果摊已经上架了时兴的水果,洒上水珠后在太阳的烘烤下散发出甜香,冷饮店门口也放出了新的宣传画,却都鲜有人问津,仿佛如泡沫经济崩溃后的城市一样,只有黑帮和红灯区才有营业额,而路过社区街头时,还有新的市长竞选人满头大汗地发表着演说。

林和马场都转头看了一眼,然后默契地继续往前走去,马场双手揣在兜里,不时回头看自己身后的人一眼。

林一直落在他身后,低着头,似乎不想被日光照射到眼睛,金色的长发垂在脸边,看不清表情,但那一件之前他并不明白好看与否的裙子却让他多看了几眼。

“挺好看的。”他终于道。

“什么?”林一脸不解地抬起头。

“裙子。”马场笑道。

林张了张嘴,最后只“啧”了一声,在马场转回头去时却不自觉地拉了拉裙摆。

他们沿着博多河往前走,慢慢斜下的阳光在水面浪出金色的光鳞,好半天林终于开口道:“你说的出来吃饭,不会还是拉面吧。”

马场愣了愣:“是啊。”

林宪明十分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但依然跟在他身后。

“你不是也挺爱吃的吗?”马场依然笑着说,“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还是坦率一点吧。”

不等对方说什么,他又接着道:“特别是把每天都当作末日的话,也许明天就没得吃了,是吧?”

林愣了半晌,看向眼前的马场。

这真是个奇怪的人。他想。在说这么残酷的话的时候也显得很温柔。

 

“林林?”马场走了回来,仔细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叹了口气道,“对不起。”

“啊?又怎么了?”林烦躁地回了一句。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马场放低声音。

“没有。”林皱起眉头,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

但马场不依不饶,又往前走了一步,两人只能僵持在河堤上,但远处的夕阳又往下沉了沉,夜晚蠢蠢欲动,拂面而过的风里带着青草和河水的味道。

“你烦不烦呐!”林自暴自弃地坐在了堤岸的草坪上,裙子铺成一朵大花。

但马场也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一脸期待地望向他。

“你这个…………!”林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河里。

“我道歉了。”马场善治认真地说。

“有什么好道歉的?”林别过脸,“我只是……”

“让你想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我只是想到小时候,”林依然看着另一边,“不能说自己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确实也和你说的一样,不过不是觉得第二天是世界末日,而是……就像生活在末世里。”

“贫穷就是最可怕的,”他耸了耸肩,“你大概不明白。”

“但我在别的末日里呆过,”马场笑了,“你可以想象一下。”

“谁要想这种东西。”林嫌恶地抠挖了一下草坪。

话虽如此,他还是不自觉地去想象马场的过去,在他们认识之前,或者更久更久以前,马场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会梳那个奇怪的发型,为什么会……

这让他更加烦躁起来,为自己未知的一切。

“我饿了,”他站起身,“现在只想吃碗拉面。”

“等等,”马场却依然坐在地上,甚至放松地伸长了腿,“你看。”

夕阳终于没入了地平线,而城市的灯光还未亮起,还未褪去火红的云层笼罩了整个晦暗城市的上空,就像是末日提前到来了一般。

“如果每一天都把明天当作世界末日的话,”马场善治抬起头,望向自己身边的青年,“你愿意和我谈一场在末日来临前的恋爱吗?”

 

End


评论(18)
热度(631)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