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修伞]阴差阳错(三)

我的lofter下已经被坑连成了地道,我闲来没事,就喜欢在地道里爬来爬去,今天爬到这个坑里时,突然觉得“可填”,于是开始填了。

前情提要请善用lofter内搜索


==============================================


 

“哦,”孙哲平盯着他,“你在威胁我。”

“哇,好聪明,”张佳乐面无表情道,“居然还能看出来我在威胁你。”

“…………”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似乎开口想说什么,但半晌后又闭上了嘴。

空气里还飘荡着散不去的霉湿味道,昏暗的光线让他们辨识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沉默片刻后,张佳乐点了点头,道:“我懂了。”

说完他便转过身想开门出去,但孙哲平先一步跨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腕。

“等等。”孙哲平咳嗽了一声,声音放得很低,手劲却一点没松,死死禁锢住了对方。

“有意思吗孙哲平,”张佳乐深呼吸了一口气,恨不得把对方喷个狗血淋头,“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这么婆婆妈妈的,你特么是不是被人魂穿了??”

“唔,”孙哲平点了点头,“有可能。”

“啊?”张佳乐愣了三秒,续而反应过来此人肯定在胡说八道,更是火冒三丈,“你……”

“坐。”孙哲平将他按到一旁坐下,那木椅年代久远,发出了危险的嘎吱声。

张佳乐狐疑地抬起头打量眼前的男人,半晌后道:“别想骗我。”

而孙哲平看起来确实不想骗他,因为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真的不想见你的。”

“…………”张佳乐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在这里酿造血案了,但幸好孙哲平立刻就说了下去。

“但明知道接这个帖子很可能会碰到你,我还是接了,”孙哲平转回身,坐到了床上,“你觉得为什么?”

张佳乐迟疑了一下。

“为了那件观阳三世镜?”孙哲平摇了摇头,自己接了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鼻梁,看着黑黢黢的地面发呆,他躲了张佳乐好几年,现在却一朝破功前功尽弃,如果找不到那面镜子,或者那面镜子没起作用,那这些年自己就亏大了。

“你要找东西,”张佳乐突然出声道,“我也要找东西,你躲着我的话,在道上只能捡从我手指缝里漏的,永远也找不到你要找的。”

孙哲平愣了愣。

“你盼着我早点放弃,却发现我比你想的顽固,”张佳乐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你破罐子破摔了,就是这样。”

又是一阵沉默,孙哲平却笑了,觉得这个形容十分好,还道:“哦,我就是个破罐子。”

“………”张佳乐呼了口气,道,“算了,等这个事儿完了再说。”

“我懂,缓刑,”孙哲平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我自己卷的,来一根吗?”

 

“多带点烟,”吃过晚饭,一伙人在屋子里点装备时,叶修突然道。

“自己带自己的。”孙哲平在地上的冷兵器里挑挑拣拣,最终挑出柄唐刀,在拇指上划了下,立刻就见了血。

“不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愧是老韩,财大气粗。”叶修也立即给予了肯定,伸手摸了几块泰山石,又拿了一盒朱砂。

“你这是吃大户吧!又不看风水,你拿泰山石干嘛!”张佳乐正在整理雷管,忙得不行,他是这行当里最出名的几个爆破和枪械高手之一,所以也用不惯冷兵器,还得准备弹药。

“有用,家门秘传,”叶修随口答道,又看了看表,“天黑了没?”

他们在地下室里不明天色,张新杰转身去看了监控回来,对叶修点了点头。

“唔,我去一下。”

叶修提起他的黑布包到了门外,麻利地解开,拿出一柄看似普通的伞,但片刻后撑起来,伞下却多了一个青年。

“自己玩去吧,”叶修把伞递给那人,“那屋里都是些黑狗血桃木剑啊什么的,小心等会又死一次,去吧去吧。”

说完还摆了摆手。

“你赶猫呢!”那人没好气道,似乎还想跟叶修比划一番,但转头看了看屋内,也知道他没胡说。

“苏沐秋。”韩文清冲他点了点头,算打招呼。

“哟,老韩。”苏沐秋又把其他人一口气叫了个遍,笑了笑,转头上楼去了。

“出去转转也可以,但别吓到人,也别在别人面前穿墙什么的,万一被道教协会下属驱鬼分会……”叶修不忘语重心长地叮嘱。

“呸呸呸!”

被连呸三口的叶修打了个哈欠回转屋内,见张佳乐侧目看着苏沐秋的背影,想起一件事来。

“那什么,老孙。”叶修开了另一个箱子,挑起黑驴蹄子。

“俺老孙来也,”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手里还比较着几把匕首,“说。”

“你死了那段时间……”叶修拖长声音,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把两个黑驴蹄子抛着玩。

孙哲平皱了皱眉头,张佳乐狐疑地望了他俩一眼,没有插嘴。

“……张佳乐来找过我。”叶修接着道。

这下张佳乐马上就知道叶修想说什么了,立刻“喂!”了一声

“他想知道我是怎么把苏沐秋留下的,还给我开了个不错的价钱,”叶修加快了语速,“看来是真以为你死了,还想着给你招魂……”

“你是想跟我同归于尽吗!!”张佳乐拿着根雷管,恶狠狠道。

“…………”

“胡闹什么!”一直旁观的韩文清终于发话了,“叶修闭嘴!张佳乐放下!”

韩文清中气十足,一吼之下全员安静了十秒,然后叶修又不怕死地开口了:“哦,我记得他还说,实在累了,就干脆去下面找你……”

“我没说过这话!!”张佳乐怒不可遏,要越过一大堆装备去找叶修麻烦,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间接承认了叶修之前说的就是真的。

“没说没说,”孙哲平赶紧钳制住他,“你们想把老韩气死吗。”

韩文清沉着脸,确实是一副准备自己动手把这两人送去“下面”的表情,但张新杰看了他两眼,却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韩文清无奈道。

“很久没人敢惹你生气了。”张新杰摇了摇头,低头将一张航拍图铺到了桌子上,用正事打断了其他几人。

“请先看看这个。”

“唔,”叶修立刻到了桌旁,“这地势,双龙夺珠……哎张佳乐,说正事呢,快把危险物品放下。”

张佳乐恨不得把危险物品戳到他鼻孔里,但毕竟大家都是专业人士,还是只能先谈正事,

“叶先生是这方面的行家,想听听你的意见。”张新杰诚恳道。

“唔,”叶修看了半晌,道:“还有其他照片吗?”

张新杰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点了点头。

“有。”张新杰又拿出一叠卫星照片,看起来来自比较麻烦的渠道。

叶修陷入了沉思,其他人虽然各有所长,但在这方面都不及叶修,所以也没有发话。

抽风机一刻不停地工作着,但地下里依然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味道,孙哲平坐了一会儿,跟韩文清示意他上去抽根烟。

 

这破旧的招待所在夜里更像个鬼屋,白炽灯依然电压不稳,走廊上开着应急灯,孙哲平踩着空旷的回声上到大厅里,却见大门开了一条缝隙,一丝月光穿透门缝,苏沐秋一脸无趣地蹲在门口,伞放在一边。

打火机的咔嚓声响过,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

孙哲平点了点头权当招呼,又踱步到他身边。

如果是普通人,大概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看着苏沐秋的头顶,觉得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想问什么?”苏沐秋头也不抬道。

孙哲平想了想,把本来想问的吞了回去,随口道:“没什么,想问问你能抽烟不。”

“……”苏沐秋简直想翻个白眼,道:“不能。”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但苏沐秋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眯起眼打量孙哲平。

“保密,”孙哲平用食指按了按自己的嘴唇,面无表情道:“下回我帮你揍叶修。”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几声,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加油,可别死了。”

 

TBC


评论(69)
热度(50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