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阴阳师/酒茨]不打架的妖怪(1-4)

热血不良高校之类我流架空,我流坑,我流乱写,年龄操作,前不良少年现体育老师吞x现役不良少年茨


------------------------------------

1.

“荒川和大天狗又去天台约架啦。”

“哦。”茨木说。

“现在盘口赔率1:1.5,大天狗赢面大些,毕竟天台是他的主场,跟一注吗茨木老大?”

“不跟,烦,滚。”茨木说。

铁鼠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当机立断,立刻就滚了。

但事关当月零用,教室里的人还是跑了一大半去围观本校几乎一周一次的世纪大战,剩下的人原本哈欠连天东倒西歪,但惠比寿在讲台上慢吞吞地讲了十分钟国文后,终于全军昏睡过去。

只有茨木坐在窗边,看着操场出神。

夏天到了,日光明晃晃地刺得他只能眯起眼,教室里倒是开了冷气,玻璃隔开了呱噪的蝉鸣,耳边只余下了空调的运转声,睡得不知今夕何日的鼾声,还有惠比寿拖得漫长而又顿挫的语调。

上午没有体育课,酒吞今天又没来。茨木手里转着一支铅笔,脑子里天南海北地跑着火车。从酒吞是不是吃错东西了,到酒吞被外边的小混混敲破了头——哦不对,以酒吞的身手,不可能被那些杂碎占到便宜,顶多是吃错东西了。

但最大的可能,还是找那个女人去了。

他“咔嚓”一声捏断了铅笔。


2.

茨木刚认识酒吞的时候是四年前,那时他还是一个国中生。

当然,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国中生——出了名的,不服管教的小鬼。

大概是个普普通通的夏夜,因为隔墙的院子里传来了稀薄的蝉鸣和蛙声,空气里汲满了滚热的水汽,贴到身上后和汗珠一起滚落,能粘湿单薄的衬衣。

他觉得有点热,反手揩了一把脸上的汗,反而把嘴角的血迹给抹开了,又沾了手上的泥灰,一张脸顿时红黑相间,在夜里显得有点惊悚。

但他全然不觉,又往躺在地上的那个倒霉鬼身上踢了两脚,但却牵动伤口,忍不住“嘶”了一声。

有点倒霉。

茨木这样想着,本来只是准备去前面那家便利店买个明天的早饭,没想到就遇上了个曾经干过架的小混混,高中生打不过他这个国中生就算了,刚才好像还打电话叫了人。

明天的早饭到底还能不能买了。

他沿着围墙慢慢往前走,便利店就在通路尽头,路灯下盘旋着飞蚊,在地上荡出斑斑点点的黑影,四周依然过分安静——如果背后没有传来杂乱脚步声的话。

他只能停住脚,转过身去,面对几个长得十分寒碜的小青年……说起来,还没天邪鬼那几兄弟长得齐整呢。

“喂,小鬼,有种别跑。”领头的绿毛用手指点了点他。

茨木冷笑了几声,摆出十分酷拽的表情。他倒是不想跑,只是觉得不仅倒霉还有点烦,这下真的没空买早饭了,别再来几个家伙才好。

他刚这样想,就听到另一边又传来脚步声,这次不紧不慢,似乎只有一个人。

确实只有一个人,一个染着鲜艳的火鸡头,并且乱七八糟地扎成了一大把的青年,穿着黑背心和马裤,趿拉着一双人字拖,露出筋肉服帖的手臂和肩背,在昏暗的光线下五官模糊——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路人。

但却真的是个路人,不是因为他目不斜视地和他们这群对峙的人擦肩而过,而是因为他手里正提着前面那家便利店的袋子,一大袋的啤酒,还有几个面包。

那个咖喱包可好吃了。茨木盯着那个袋子想,这本来该是我明天的早饭的。

也许是因为他的眼光太赤裸,路人在走出几步后又停了下来,挠了挠后脑勺,回转头来。

“喂,小鬼,你几岁了?”

“哈?”茨木愣了愣。

“算了,看你这样子……”路人在袋子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东西抛过来,“酒不能喝,给你这个。”

茨木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接住,是一个软绵绵的咖喱面包。

啊,早饭。


3.

所以在喜欢耍帅的中二少年茨木的眼里,酒吞是他第一个崇拜的偶像。

那时他捏着一个咖喱面包,看着酒吞站在东倒西歪的几个人中间开了罐冰啤酒,似乎是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有氧运动,而不是单方面的殴打。

理智还告诉他说不定应该叫一下救护车,因为有个人的头流了一堆血,正捂着伤口在呜咽。他虽然也常常跟人打架,但刚才也吓了一跳,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想不到这家伙会下这么重的手,就像什么暴戾而又冷酷的野兽在随手碾死路过洞口的弱小猎物。

不管怎么说,太帅了。

少年这样想着,说出口却是:“啊,谢谢。”

“嗯?”那个红头发的家伙眯起眼低头看向他,对方比自己高一个头,在头顶的路灯下露出了一个毫不亲切的笑容,还被轮廓的阴影挡去了大半。

“为这几个家伙?”那人蹲下身子,拉着其中一个人的头发提起来看了看,“是他们先堵着我的。”

“不是,”茨木指了指手里的面包,“为这个,我刚才一直很想吃。”

“哦。”那人点了点头,把喝光的罐子丢到一边,重新提起那袋子啤酒,慢悠悠地往另一边走去。

茨木想了想,干脆拔腿跟了上去。

“小鬼,你跟着我干嘛,”走了一段路,那人又开了罐啤酒,“未成年,酒不会分给你的。”

“你是……”茨木迟疑了一下,道:“暴走族?”

“噗——”那人喷了一地,抹了把嘴,“不是。”

“那是黑道?”

“……不是。”

“那你叫什么名字?”

“干嘛?那群人死不了,等会就爬起来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远近闻名打遍国中无敌手的茨木同学现在有点着急,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说:“那什么……你收不收手下的?”

“咳咳咳咳——”这一口呛得更厉害,低声骂了几句后,那红头发的家伙重新抹了把嘴,指了指自己道,“酒吞,想跟我混,到大江山再说吧。”


4.

大江山高校。

历史悠久,远近闻名,理事长见头不见尾,校长履历诡异,老师们来历不明,总之,是个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绕墙而逃的……好地方。

便利店的咖喱面包很好吃,游泳池随便使用,天台视野很好,能看到鸭川在春日的盛景,虽然现在已经是夏末。

“好地方吧?”酒吞点了根烟,天台风大,青蓝色的烟雾被吹得七零八落,扑到他脸上时有股辛辣的香味。

“嗯,”茨木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你还记得我?”

“记得啊,吃了我早饭的小鬼,”酒吞靠坐在栏杆旁,仰头看了他两眼,“……哦,好像长高了,不愧是小鬼,还在发育期啊。”

“我十六了。”茨木干脆地也坐了下来,认真道。

“唔,还是不能喝酒,”酒吞点了点头,“但是能找女人了,怎么样,要不要带你出去开个荤?”

“不是!”茨木脸有点红,但是依然保持了早上开学典礼群架中奠定的新晋大佬的风范,“你之前说过,我要是来大江山,就跟着你混。”

“唔,”酒吞吐了口烟,“那是随便说的,我不收小弟。”

“…………”

虽然很想冒火,但终究还是崇拜之情占了上风,茨木咬牙踌躇了半晌,道:“那……能交个朋友吗?”

“哦,朋友。”酒吞拍拍膝盖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半大的少年,留了一头蓬松的银发,脸上还带着几处伤,但仔细多看几眼长得却不错,特别是在快要下沉的夕阳里,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全然不像他第一次见到时那样,有种稚嫩的、逞强的凶狠。

“你来这里之前……”他弯下身,鼻尖快要凑到对方的脸上去,慢吞吞道:“……有没有人告诉你,我是这里的老师?”


(TBC)


评论(29)
热度(679)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