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修伞]黄粱

大家新年快乐

===============


苏沐秋是在网吧里认识叶修的。

当然,作为一个靠电脑为生每天24小时有16小时都在网吧里度过的游戏宅,他的交际圈里有80%的人都是在网吧里认识的,叶修只是其中之一,而且留给他的第一印象也和那些翘家中的网瘾少年并无什么区别。

至于为什么肯定对方是离家出走,是因为在春节前夕一连好几天他都在网吧里遇到这个人,而且直到深夜他打着哈欠离开时这个对方也依然不动如山地坐着。

对此苏沐秋本是“啧啧”地深感鄙视的,因为在他看来,有家不回首先就是在浪费他求之不得的某些东西,特别是那些只会怨天尤人,年纪轻轻就觉得全世界对不起他的网瘾少年,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但这个少年看上去还是有那么点不同。

虽然不知道那点不同是什么,但好人苏沐秋终于还是在三天后忍不住去拍了拍那个少年的肩膀。

“?”被拍到的人取下耳机看他。

“那什么,你是不是……没地方去?”他揉着鼻子,眼睛还往电脑屏幕上瞟了瞟,果然是开着网游。

对方似乎是没料到他会说这个,稍微愣怔一下然后笑了。

“哥这不是有网吧吗?”

“……”苏沐秋顿时就有点不想理这个家伙了,但终于还是良心在挣扎中占了上风,“你知不知道春节期间网吧是关门的,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家,省得到时候露宿街头,你还没成年吧?”

“你几岁?”对方的重点居然是在这里。

“十六……靠关你什么事!”

“那不是和我差不多吗?”那个人又笑了,“你这是准备救济我?”

“得得得,当我没说。”苏沐秋觉得对方孺子不可教也,准备撤退。

“哎哎等等。”这次对方反而把他叫住了。

“干嘛?”他有点警惕,心想不会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就被赖上了吧。

“我注意你一阵子了,你是在代打吧?”那个人向后靠在位置上,笑着看他。

靠游戏赚钱在苏沐秋看来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所以他也没否认:“是又怎么样?”

“要合作吗?”

“啊?”这次是苏沐秋愣住了。

“不开玩笑,不管是代打也好倒材料也好,一个人的效率都太慢了,我刚好也准备做这个,”那个人从位置上站起来,“英雄,考虑一下?”

苏沐秋皱了皱眉头,关于这点他清楚得很,但是也没差搭档到要在网吧里随便逮个毛头小子的地步。

“谢啦。”他摆了摆手转身就走,不准备再和这个人继续纠缠下去。

“打一局试试?”那个人却又一次叫住了他。

转回头,他看到的是那个人靠在网吧的屏风上,拍了拍显示器。

“随便什么游戏都可以,任你挑。”

“……很有种啊,少年。”

.

苏沐秋活了这么十几年,第一次遇到叶修这样的人——或者说,第一次遇到叶修这么会打游戏的人。在换了第三个游戏打了第二十局后,苏沐秋“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两步跨到了对面那人的机器旁。

没开挂,没动手脚,这家伙是真的厉害。

“哎,哥活了这么十几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种水准的高手,果然没有看走眼。”那个人看起来还有点高兴,“你赢了五局?还是六局?”

“七局!”苏沐秋瞪他,感情这家伙还是独孤求败。

“哦哦,”那人笑了,“怎么样,见识了实力后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苏沐秋沉吟了片刻,问道。

“叶……秋。”那人道。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不和连名字都瞒着搭档的人合作。”

这次对方真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这都听得出来?”

“你本来准备说另一个字的嘴形都摆好了好吗?”

“好眼力啊,哎哥这不是有苦衷吗,好了好了,”那人有点无奈地对他伸出手,“叶修,我叫叶修。”

.

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因为在两人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后不到半个小时,他不知为何就已经在带着叶修往家里走了。

——而且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要不要来我家?”他这样对叶修说道,然后在对方又有些惊讶的眼神里接了一句,“不过先告诉你,我家和你想的肯定不是一回事。”

但叶修还是笑了,那双墨黑的眼睛里露出了些和刚才那些笑意不太一样的情绪。

“好啊。”

他们在深夜的马路上往回溜达,话题除了游戏还是游戏,但意外地却很合得来,两人都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说过这么多话了,到家门时几乎口干舌燥,苏沐秋掏钥匙开了门,随手拉亮了灯。

“进来吧,我话先说在前头,虽然我家有两张床,但其中一张是我妹妹的,不许碰啊。”

这个居民楼十分古旧,所以楼道里没有灯光,叶修眯了眯眼才适应了陡然而来的光线。这是个一室一厅的房子,但该是客厅的房间里摆了张小床,想说它是卧室但又放着桌椅柜子,使本就不大的空间更显有些局促。但虽然如此却让人觉得暖烘烘的,不管是看起来很柔软的窗帘,还是和窗帘同样花色的桌布,放在床头的那个形状古怪的闹钟,穿起来很舒服的拖鞋,还有那个正在摆着头的取暖器——

啊,难怪觉得暖烘烘的。叶修想。

“靠我又忘记关电源!”苏沐秋两步跨上前关了那个摇头晃脑的东西,再转身指了指那个唯一的房间关着的门:“那是我妹妹的卧室,她平时在学校,只有周末回来。”

“那我睡哪儿?”叶修倒不认生,直接一屁股往苏沐秋的床上坐了,还拍了拍,“嗯,挺软。”

“滚滚滚!你睡地板!”苏沐秋弄着烧水壶,转头对他挥了挥拳头。

“行啊,”叶修道,“住的地方我不挑。”

“诶?我还以为你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苏沐秋烧着水又去翻柜子:“泡面吃不吃?”

“红烧牛肉面味的有吗?”

“你这口味可真够古老的。”苏沐秋翻个杯面丢给他。

最后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呼噜呼噜”地吃着面,一时间谁也没说话,满屋子都是泡面味道,直到一仰头把汤喝干了又擦了擦嘴,苏沐秋才叹了口气。

“?”叶修嘴里喝着汤,用眼神表示疑问。

“你是我家第一个客人。”苏沐秋把面碗丢进垃圾桶,“还是我睡地板吧。”

“平时就你一个人?”叶修也喝完了汤。

“你也看到了,我大半时间都在网吧。”

“噢也对。”叶修并不想追问对方的家事,虽然看眼前的光景也能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之前所说的“我家和你想的肯定不是一回事”是什么意思。

“你呢?干嘛翘家?和爹妈吵架了?”苏沐秋进了他妹妹的房间,抱出一堆被褥。

叶修坐在床上,抬头看着这个人忙上忙下,最后笑了笑:“为了梦想。”

“噗哈哈哈哈——”苏沐秋毫不留情地喷笑了出来,但笑了半天看叶修不是开玩笑的就止住了,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挺好,比那些觉得社会对不起他世界不围着他转的家伙好多了,少年我看好你——等等你梦想是什么?如果是拯救世界我觉得你还是得赶快回去上学。”

“玩游戏。”叶修又笑了笑。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苏沐秋没笑,反而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

“没,我就觉得这梦想特别现实和靠谱,看你的水准,是准备走职业选手的路?”苏沐秋的表情很平静,一边打着地铺一边道:“可是现在电竞选手的保障还是不行,如果能有更规范的联盟……”

“你研究过?”叶修问了这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因为对方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红,那个“特别现实和靠谱”看来并不是只针对他。

“好了!”苏沐秋总算在地上铺出了个看上去能睡人的窝,站起来拍了拍手。

“你呢?想干什么?”叶修决定礼尚往来。

“我告诉你一个特别现实的吧。”苏木秋盘腿坐到地铺上,“你知道荣耀吗?”

“知道,明年开服吧?”叶修点了点头,荣耀这款游戏虽然连内测都还没开,宣传声势都已经非常浩大,虽然现在情报有限,但就这有限的情报就让他也很感兴趣。

“我要在荣耀开服之前,买台高配的电脑,以后能在家里玩。”苏沐秋撑着头,对房间的一角抬了抬下巴:“那儿还能放个电脑桌。”

叶修也转头去端详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我觉得还能放两个。”

“……喂等等。”苏沐秋觉得有点不妙。

“我也告诉你一个更现实的吧,”叶修道:“我刚刚更新了近期目标,现在的目标是买一张床。”

.

这个目标确实现实,而且并不遥远。

在两人搭伙在游戏里搞起了工作室后收益大增,叶修不仅什么游戏都能玩还什么职业都能玩,练级速度又快,还开发了不少副本新玩法,而苏沐秋就发挥特长倒腾起了材料,还常常念叨据说荣耀专有的合成系统,前景那是一片光明。

而一人睡床一人睡地板交替轮换了一个月不到他们就解决了床的问题,因为房间太小放两张床实在不太现实,所以他们退而求其次,把以前的那张小床给卖了,换了个勉强能睡两人的稍微大些的床。

“冬天还好,夏天一定会热死。”苏沐秋对此评论道。

“忘记告诉你,我的近期目标刚刚更新了,现在是在夏天来临之前装上空调。”叶修坦然道。

苏沐秋“哈哈哈”地笑了,因为床是叶修买的,所以他慷慨解囊买了新的床单被套,然后铺了起来。

“不错不错。”叶修鼓掌。

“那是,哥的品味和有些人可不一样。”

苏沐秋拍了拍床单,刚借机嘲讽了一句就看到叶修已经三下五除二钻进被窝去了。

“……速度真是快,走位真是风骚。”他不免又感叹了一句。

“我觉得还需要个电热毯。”叶修在被窝里抖了几下。

“那我的近期目标就是在冬天结束前买床电热毯,诶诶,进去点。”苏沐秋也钻进了被窝,新的床单被套没那么软,让人觉得确实有点凉,“我这目标太现实了,估计明天就能达成。”

“有前途。”叶修表扬道。

然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直到很久过后苏沐秋才发现叶修是已经睡着了。

“这也太快?”他“啧啧”了两声,但想想之前这人刚通宵了两天也就算了。

他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拉了拉,翻了个身裹紧了点,迷迷糊糊地想着一床被子不行,还是得再买一床。

但被他这一扯叶修又睁了眼,就看到身边的人缩成了一团,他这样看了看,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一个好梦,一场好眠。

.

END


评论(26)
热度(124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