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金光布袋戏/雪碧友情向][千雪孤鸣/藏镜人]孤狼对影(中)

千雪孤鸣提着一坛子酒,又从后园翻了进去。

他刚从王府偷溜出来,趁着夜黑风高,却无处可去,就算去留香楼,这时辰也都已经名花各有主了。

想来想去,他居然只想起了藏镜人,毕竟只有这一个认识的人不会把他押送回去。

——勉强认识的人。

千雪孤鸣对自己的定位很满意,所以路过酒楼时还顺了一坛子好酒,随手留下一锭金子。

但这后园里依然空无一人,苇蒲挂着沉甸甸的露珠,野潭映月,别有趣味,虽是蛙鸣四起,但他先听到的依然是园林深处腿劈掌风之声。

“哇靠,这么晚了还这么拼?”

他摇了摇头,提着他的酒坛子循声而去,还没见人就先扬声招呼了一句:“喂,藏仔,是我啦!”

“…………”

藏镜人收了掌,回头望向这个又一次从假山后面钻出来的不速之客。

“好啦,别这么看我,我来请你喝酒的,”千雪孤鸣抛了抛酒坛:“饮吗?”

“…………”

“不喝哦?”他自己先往嘴里灌了一口,“嗯,好酒!”

藏镜人看了他一眼,依然毫不言语,转回身去,沉身跨步,又起了一套掌法。

千雪孤鸣不禁“哦——”了一声,他自诩对各家各式武术攻法都有所了解,一看之下却看不出这掌法来路,倒是生出了些趣味,干脆自己找了块石头盘腿坐下,凝神望去。

 

眼前黑衣青年月下起武,虽招招式式都还算不上精妙,但劲力四溢,大开大合,气势已足万钧。

一套掌法打完,千雪孤鸣叫了声“好!”

藏镜人置若罔闻,背过身去盘腿调息。

“藏仔,这是你自创的掌法?”千雪孤鸣不以为意,自顾自道:“虽然好似还是雏形,但已经……”

但他一语未落,却见藏镜人突然以手搭上面具,移开手时掌上一片血迹。

“喂喂,没事吧?是不是伤了脏腑?”

千雪孤鸣立即站起,两步奔了过去,但刚想伸手搭脉,藏镜人却立即退开一边。

“不用劳烦王爷。”

“哇,终于开口了!”千雪孤鸣拍了拍自己胸口,“别看我这样,学医也有好几年……喂,你那是什么怀疑的眼神,万济医会都有给我发邀请好吗?”

“旧伤而已。”藏镜人侧身让开。

“旧伤就可以随便吐血哦,来让我把个脉,随便给你几颗药丸吞下去,包你药到病除不要钱!”

“……王爷,你很闲吗?”藏镜人道。

“哇,我怎么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思,老实说是有点闲,”千雪孤鸣顿了顿,接着道:“但我不是因为闲才来找你的。”

藏镜人皱了皱眉头,侧目望向眼前的红发青年。

“哎,别乱想,”千雪孤鸣又摆了摆手指头,“我来,是想交个朋友。”

“跟我?”藏镜人冷哼了一声。

“诶对了,跟你,藏镜人,不是罗碧。”

 

千雪孤鸣是真心实意地想交这个朋友。

但藏镜人喝了他的酒,却毫不留情地送了客,到底也没让他把脉。

“哎,交个朋友这么难哦。”

又一次被捉回王府的千雪孤鸣这样对苗王道。

“千雪!”

“我知道啦,你刚刚说过了,藏镜人是苗疆不可或缺的军帅,叫我不能带坏他嘛,但我看他的样子也不会跟我去风月……”

“……千雪!注意你自己的身份!”

“哦,”千雪孤鸣道:“我很注意了,你看我这两天都乖乖呆在王府哪里也没去,但是王兄啊,你又关不住我,我溜出去找藏镜人切磋武艺喝喝酒,比到处玩总好吧?”

苗王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是孤王的亲弟,他是孤王最为倚重的军帅,你与他交好,可知各臣下,各部落,该如何思量?”

“这回我听明白了,王兄你怀疑我?”

“我何曾怀疑过你!”

“王兄你知道我这个人生性浪荡,别说王了,连做王爷都不是这块料,我连成家都不想,何谈立业?”他拍了拍苗王的背,语重心长道:“我知道王兄你是新当爹,难免想管东管西,首先上次说的给我指婚就免了,你留着心思以后给小苍狼找个好女人吧。”

“千雪……!”苗王呵斥了一声,但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孤王只是提醒你,凡事慎重,不可胡来。”

“听到,听到,所以我的禁足令什么时候解?”

 

这一次千雪孤鸣从王府里顺了内藏的好酒,大摇大摆地去了罗府正门口。

这几日千雪王爷的事已经传遍王城,毕竟狼朝还未出过一个被从青楼里抓出来的王爷,所以门口站岗的亲兵见了他,都忙不迭地躬身行礼。

“免礼免礼,藏……不是,将军在家吗?”

“王爷不知吗?将军已经去军营整军,择日就要大军开拔,奔袭中原了。”

“哇靠,朋友还没交上,这就要跑路了?”千雪孤鸣挠了挠头发,“哎,真辛苦。”

也不知道辛苦的是藏镜人还是自己。

但他还是提着那坛子酒,摇摇晃晃地出了城,跟守军打听了半晌,溜达着找去了军营。

而他再见到藏镜人时,虽然对方一身金甲戎衣,头面遮挡得更是严实,但他觉得对方的表情一定相当精彩。

“喂,藏仔,吃惊吗!”

“……千雪王爷,来军中有何贵干?”

“不要这么见外,”他摆了摆手,把酒坛放到了藏镜人眼前,“叫我千雪就行了,上回的酒喝了,这回的不会不喝吧?”

藏镜人看了他一眼,提起酒坛,背过身去仰头灌了一口,又把酒坛抛了回来。

“哦——够朋友!”千雪孤鸣一把接住,也喝了一口,顺势还在军帐里坐下了,“说实话,我之前还觉得你骨子里不太像军人,但今天这一看,不愧是苗疆大将军。”

“不像军人?那像什么?”藏镜人沉声反问道。

“是啦,更像武林中人,或者是……哦对了,”他放下酒坛,在怀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一堆瓶子,全数堆在了藏镜人面前,“跌打损伤,内伤外伤,样样具全。”

“……”藏镜人愣了片刻,道:“多谢。”

“对了,你上次说的旧伤,如果你不信我的医术,我还有个朋友,医毒双绝,下次让他给你看看。”

“没兴趣。”

“喂,别这么说,来,喝完这一坛,算我给你辞行,”千雪孤鸣道:“都是朋友了,是吧?”

“朋友,”藏镜人抬了抬眼,道:“千雪孤鸣。”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