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军兵]无声戏.01

时间点是故事以前,某年某月某天,炮灰反派随手捏造,写着全为高兴,麦深究。

==================================

风逍遥很闲。

很无聊。

“实话讲,对方龟缩到山中腹地,老大说要等到冬至,我们天天在这里对着五灵峰干瞪眼,要整整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驻兵半个冬天,难道你不觉得无聊。”

“不觉得。”白日无迹说。

风逍遥觉得自己和白日无迹的友情要破裂了,自己应该去别处寻找安慰。

“真是太脆弱了。”

他溜达到了大帐,对正在处理军务的铁骕求衣说。

“什么?”

“友情。”

“唔。”铁骕求衣头也不抬道。

“…………”

风逍遥觉得自己和铁骕求衣的亲情也要破裂了。

“老大仔。”

“说。”

“我想离家出走。”

“嗯?”

“我觉得我和你的亲情破裂了。”

铁骕求衣终于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青年,似乎是沉思了片刻。

“我和你是什么时候有了亲情?”

“哦,是这样的,”风逍遥点点头,正色道,“我看老大你年纪不小了,又没有娶亲,以为你把我当儿子呢。”

“哦,儿子。”铁骕求衣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看军报。

“爹亲,真的要破裂了哦。”

 “兵长。”铁骕求衣放下手里的信件,站起身来。

“不许打人,不要骂人,你说。”风逍遥飞快地找到一张椅子坐下,觉得舒服极了,还晃了晃手里的酒壶。

“你很闲?”

“老大英明神武见识不凡火眼金睛,”风逍遥喝了一口酒,道,“一语中的。”

“让你领军去攻打五灵峰如何。”

“不去,”风逍遥摇着头,“老大诶,五灵峰内多毒瘴沼泽,陷泥三尺,山路崎岖,又是五灵族祭坛所在地,不晓得有多少机关陷阱,上次说要等到冬至的是你,现在要我去打,我又不是真的肖仔。”

“那回百战胜营去押粮草来。”

“不去,”风逍遥继续摇头,“老大你是不是真的年纪大了,记性出问题了,这事情你今天上午才刚刚交代给白日无迹了,就押个粮草过冬哦,难道还要我和他一起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原打来了呢。”

“中原就算打过来,那也是先由罗碧担心的事。”铁骕求衣道。

“也是哦,”风逍遥长腿一抬,架上跟前的矮桌,“老大放心,不要紧张,我是一丁点也不想去跟着罗碧混的。”

铁骕求衣看了他一眼,负手一挥,方才拿在手上的那封书信随气劲一展,转瞬就到了风逍遥的手里。

“啥啊?”风逍遥拿着信封,透光看了看。

“信。”

“谁写的?”

“五灵部的祭司。”

“哦……”风逍遥点点头,“给你的情书?”

“这封信是昨天在山脚的巡逻队拦截的,”铁骕求衣道,“一个村民打扮的人从山中出来,因形迹可疑被拦下,从他身上搜到这封信。”

“然后?”

“此信是五灵部送给流山的密函,欲求他们出兵相助,夹击铁军卫,”铁骕求衣道,“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交代,有一条出山的密道,但再继续拷问,此人突然死了。”

“突然死了?”风逍遥奇道,“你不小心揍了他一拳?”

“蛊毒发作,神仙难救。”

“所以……要我去找密道?”

“找到了,我们就不用一直在这里驻军。”

“那万一是个陷阱呢?”风逍遥捻着那薄薄的信封道。

“逃命。”

“…………”风逍遥道,“实在太有道理了,我去了。”

“你不问多少坛风月无边?”

“每次都问同样的话,我也不想这样,所以多少坛?”

 

铁军卫大营驻扎在离五灵山五十里远的山谷两侧,间中隔着一线天,风逍遥出了大帐,在悬崖边伸了个懒腰,然后坐了下来。

草木焉黄,风冷萧瑟,是即将入冬的征兆。

风逍遥看着天,将手里的酒壶喝空了,拿在手里摇了摇,又起身回了大帐。

“老大仔。”

“还没动身?”铁骕求衣正在案前握笔落纸。

“我仔细想了想,一个人去干这个,也很无聊。”

“所以?”

“反正老大你也这么无聊,都在鬼画符了,不如跟我一起去?”

“胡闹,军中怎可一日无将。”

“可我的酒也喝光了。”

铁骕求衣放下笔,从桌案下提出一个酒坛,迎面抛来。

“哇擦,连这种地方都有藏,老大我现在很想去掀你的床看看,”风逍遥一把接过,拍开封泥,“嗯,没掺水!童叟无欺!”

“酒有了。”铁骕求衣负手走到他面前。

“我知道,下一句是该走了,是嘛?”风逍遥盘腿坐下,将坛子里的酒灌入酒壶,“老大,你有风月无边的稳定货源,以后退休了还能去开酒楼,一年之内包你做到苗疆第一楼,还能抢还珠楼的生意。”

“还珠楼做的是杀人的生意。”铁骕求衣垂下眼,看着风逍遥的头顶。

“反正都是生意,有虾米不一样,”风逍遥抬起头,刚好直视对方的眼睛,“我想了想,这酒楼的名字呢,就叫……”

“什么?”

“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

风逍遥灌满了酒壶,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一仰脖子把剩下的半坛子酒喝了。

“真奇怪,明明知道你不会跟我一起去,我为什么要来问你?”他擦了擦嘴道。

“你是来讨酒的。”

“别揭穿得这么快嘛,这次我真走了,”风逍遥拿着酒壶抛了抛,“对了老大,我想了想,你下次回王上那里覆命时,不如让他请大祭司给你卜一卦。”

铁骕求衣皱了皱眉,道:“卜什么?”

“桃花啊,老大你也老大不小了,虽然老当益壮老而弥坚……”

“兵长!”

“是!保证完成任务!”

风逍遥立地转身,瞬间消失在帐外。

铁骕求衣摇了摇头,脚尖一勾,将留下的空坛子踢到手上,晃了晃。

“还剩一口。”

说完,他就饮尽了。

 

tbc



评论(22)
热度(8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