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4

不知不觉也写了这么多了……但是怎么感觉离平坑还远……

=====================


024.


等韩文清和张新杰换了衣服过来,四人还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把遇到的事儿都说了说。

“也就是说有人从后面的围墙进出?”孙哲平烧了开水,用房间的茶包给几人各泡了杯寡淡的热茶。

张新杰接过茶杯,先道了谢才说:“不一定是长期进出,也许只是偶尔一次。”

“后面是山林,不知道可以通往哪儿,”韩文清沉吟了片刻,“你们问到的消息,说那家伙这几天没出门是吧?”

“是,至少没从他们眼皮子底下出去过,但我觉得不会是那家伙从后边出入,没理由,”孙哲平耸了下肩,“从后面的围墙进出,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避人耳目,但是他既然都主动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不用多此一举。”

“我也这么想,”张佳乐盘腿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我还是觉得那个前台姑娘有点问题。”

“这山庄整个都有点问题,”韩文清道,“前台说有五拨客人,但除了我和新杰的房间,一圈绕下来,看到亮灯的房间就不止五间。”

“是不是他们这儿的员工?”张佳乐想了想,“据说这里的服务员和员工大都是老板在镇上的各式亲戚。”

“就算是员工,住客房也不太对。”张新杰道。

“反正我们就只呆三天,不管是谁,要出什么昏招,肯定也就这两天了,”孙哲平望了几人一眼,“静观其变?”

“嗯,”韩文清站起来,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回去了。”

张新杰点点头,又看了看张佳乐,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跟着韩文清出了门。

“慢走不送。”孙哲平挥了挥手。


孙哲平关好门转回身,就见张佳乐依然盘腿坐在椅子上,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干什么,入定?”孙哲平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去去去,”张佳乐赶开他,又入定了一会儿,“你跟前台那姑娘说话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还在想这个?”孙哲平想了想,道:“有。”

“现在才说?”张佳乐看他一眼,“您可真够淡定的。”

“不是,我就觉得有人盯着我,”孙哲平道,“之前以为是你。”

“谁盯……”张佳乐下意识就要反唇相讥,说了一半却突然顿了顿,“门口那个人?”

“谁知道,”孙哲平倒不是很在意,“只要现在窗户外边没人就行了。”

张佳乐被这话说得一个哆嗦,忍不住向那面巨大的落地窗看去,但玻璃蒙着雾气,一片模糊。

刑侦片就快成恐怖片了。张佳乐想。

他椅子上溜下来,站到窗边,用手抹开一片水雾,窗外依然是水汽笼罩里的小院,有两盏昏黄的石灯,但除此之外就是一片昏暗,但应该没有藏身之地。

“想泡温泉?”孙哲平走到他身后。

“这天气泡什么温泉……”张佳乐从玻璃的倒影里看着对方,觉得有点别扭,想转过身又发现两人贴得太近,背上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热量。

孙哲平抬起手,在窗户的雾气上画了朵花。

“…………”张佳乐无语,“你这是返老还童了?”

“我觉得这是你小时候常干的事。”孙哲平笑了笑,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我小时候只会在玻璃上画猪头,”张佳乐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孙哲平的鼻尖蹭到了耳垂,让他的脸有点泛红,“再写个谁谁王八蛋之类的。”

“哦,”孙哲平伸手把他的脸转过来,“谁是王八蛋?”

“你是小学生吗?”

张佳乐想嘲他两句,但孙哲平已经凑过来堵住了他的嘴,对方的嘴唇有些干裂,但舌头却肆无忌惮地往他齿间探过来。

这个吻来得即突然又理所当然,张佳乐觉得有点发晕,脑子里盘旋着诸如怎么回事要做吗妈的也搂得太紧了手贴到玻璃上了好冰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这个姿势有点难受,于是他不自觉地挣扎了一下。

“嗯?”孙哲平退后了一点,在近距离里看着他。

“你……”

“————啊!!!!!”

张佳乐喘匀了气刚想说话,却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惨叫打断了,是个女人,听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

两人都呆了呆。


孙哲平低声骂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脏话,抓起外套就开门往外走,走廊里传来其他开门声,韩文清也跑了出来。

张佳乐连忙也想跟上去,但想了想,回转身从行李里摸出个布包揣进兜里,是上次孙哲平给他的手枪,为了以防万一他带了出来,之前韩文清曾给他找了个警校的教练集训一周,结果没想到张佳乐在射击上天赋异禀,惹得对方要收他当关门弟子。

他刚冲出门,就见张新杰也刚从屋里出来,但是衣冠不整,边关门还边在扣扣子。

“我正准备洗澡。”张新杰迎着他别说了我懂得的眼神,解释了一句。

“行了走吧。”张佳乐痛心疾首道。

两人出了走廊,就见有其他人也在往楼上跑,于是紧跟了上去,二楼有一扇房门大开,门口已经围了些人,孙哲平正堵在门前,见了他们俩,往屋里点了点下巴。

这是一间普通的大床房,但现在却飘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一个男人横尸床上,两眼圆瞪,脖子划拉开一道口子,浸出的血几乎染满白色床单,一个女人正全身发抖地缩在墙角,正是之前他们问话的那个前台姑娘。

韩文清皱着眉头站在床边,用手指沾了沾床单上的血液。

“新杰。”他回头叫了声。

“嗯。”

张新杰从兜里翻出手套带上,先按了按死者的皮肤,正准备翻看眼皮,就有个男人急匆匆地想冲进来,但被孙哲平手一伸拦住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那男人伸长了脖子想往里看,“我是这儿的经理!你们是什么人!”

“警察,”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又对孙哲平说,“让他进来。”

“……使唤得还挺顺口啊?”

孙哲平啧了一声,但还是松了手,那男人一个踉跄扑进屋里,见到床上的场景后脸色唰的雪白,往后退了两步。

“你认识死者?”韩文清看向他。

“……是,是老板的儿子,”那男人牙关颤动,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这……这……”

“报警。”韩文清道。

“哦,哦……”那男人话这么说,却完全没动。

“我去吧。”张佳乐从眼前的场景里回过神,心想这日子也过得太刺激了,好好的花店小老板就快成柯南了,走哪儿死哪儿。

他退出房间,刚刚转身,就见那个单骁从楼下上来,看见他后还笑了笑。


tbc


评论(213)
热度(136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