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修伞]阴差阳错(二)

现今的cp就是头上那三个,再次强调这是个胡编乱造的神棍文,是一点都不科学的!

================================

火车到站时是清晨。

车厢里的各路人马乱糟糟地嚷嚷了起来,张佳乐自顾自地收拾了东西下车,在站台左右张望了两眼,压下帽子快步走向出站口,孙哲平想了想,不远不近地跟在了他身后,还在路过摊子时顺手买了早饭。

所以当张佳乐出了车站,没忍住回头望了一眼时,就见孙哲平随手递了一根油条过来。

“…………”

张佳乐接了过来,和孙哲平一起站在花坛边吃油条,晨雾刚刚散去,两人顶着长途硬座火车的风尘仆仆,张佳乐带了个帽子压住蓬乱的头发,孙哲平肿着半边脸,两人都眼下青黑,嘴唇干裂,头重脚轻,成功混入了车站广场上三教九流的大军。

张新杰到达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抬了抬眼镜。

“哟,新杰亲自来接啊?”张佳乐咀嚼着油条说。

“是,另外一位客人先到了,老板让我过来接张老板和……”张新杰看向孙哲平,又沉吟了两秒才道,“这位如果我没认错人的话,这位是孙哲平孙老板。”

“你认识我?”孙哲平倒是挺有兴趣地问道。

“几年前张老板给相熟的同行都发过悬赏……”张新杰话说到一半,就被张佳乐打断了。

“他不是跟我来的。”

“哦,对,”孙哲平说,“我是你要接的张大牛。”

“…………”张佳乐简直想把自己手上的半根油条戳到孙哲平的鼻孔里。

张新杰微微皱了下眉头。

“来,帖子。”孙哲平从兜里掏出张皱不拉几的纸。

张新杰接过来,先慢慢抚平了,认真看了一遍,又抬头望了望两人,似乎是有点明白了,便点了点头。

“那两位张老板,请吧。”

“……”孙哲平闻言摆了摆手,“还是叫我孙哲平吧。”


张新杰开车把他们接到了城郊,下了车,就见是一家老式的城乡招待所,像是歇业已久,招牌已经蒙了灰,窗户外也钉着木条,张新杰径直开了铁门,让两人先行。

张佳乐也不多话,一声不吭地走在了前面,孙哲平倒是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招待所内部倒是整洁,只是毫无人气。

“在二楼。”

张新杰关好了门,引着两人往楼上走,木质的地板年久失修,发出岌岌可危的嘎吱声,因为窗户钉死,室内昏暗无光,走廊上只亮着几盏白炽灯,似是电压不稳,一闪一灭。

“这边请。”张新杰开了一间房门,就见房里已经坐了两个人,像是话不投机,其中一人正黑着脸,正是发了这次帖子的韩文清。

“老韩,”张佳乐点了点头,算是跟正主打了个招呼,见了另一人脸色却不太好,“你怎么也在?”

“同舟共济嘛,”那人笑道,转眼却看到孙哲平,“哎哟,老孙你没死啊。”

“你都没死,我怎么好意思,”孙哲平扯了扯嘴角,“早知道你也接这个帖子,我就不来了。”

张佳乐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但没说话,往一把椅子上坐了。

“叶修,少废话。”韩文清黑着脸道。

“我这儿哪是废话,是剖开迷雾直指问题关键,”叶修正色道,“看看,人家张老板人都找回来了,这次这斗,下还是不下啊?”

“我有要找的东西。”孙哲平淡然道。

张佳乐看了他一眼,依然没发话。

叶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笑着不说话了。

“人齐了,说正事,”韩文清不理他,对张新杰示意,“新杰你来。”

张新杰点了点头,把事情又交代了一遍。


这次韩文清下帖子,是因为先前意外得了半壁玉简,推敲后得出一个唐代大墓的线索,随葬的其他珍宝倒是其次,重点是陪葬里有一面观阳三世镜,据说是秦时流传下来的占卜之物,如果使用得法,是寻人寻器的一件秘宝。

“因为知道各位都有想找的人或东西,会对这东西有兴趣,所以才给各位发了帖子。”张新杰说完,又看了一眼张佳乐。

如刚才叶修所言,他也知道张佳乐接这个活儿是为了找孙哲平,但现在既然孙哲平回来了,这个东西对他而言估计意义就不大了。

“既然已经来了,又听了这么多,也没退出的规矩了。”张佳乐笑了一下。

“我可是冒着被他发现的危险接的这个帖,”孙哲平指了指张佳乐,“所以这东西我志在必得。”

“那你暴露得可真是够快够彻底的。”叶修惊叹。

“还真是对不起了啊?”张佳乐咬牙切齿道。

“本来还想着老韩这人说话算话,只要事先说好,就肯定不会告密,”孙哲平看了看张佳乐,“没想到还真有这缘分。”

“我知道你的脸是怎么肿的了。”叶修摇着头接话。

“…………”孙哲平闻言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看另一边还不够肿。”张佳乐冷笑了一声。

张新杰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们,又看了看韩文清。

“我们明天就出发往洛阳,再到卢县,从熊耳山进秦岭,”韩文清看了众人几眼,“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叶修站起身,拿起身边一直放着的一个黑色长布包,“我去睡回笼觉了,吃饭时叫我啊。”

“不让伞哥跟我们打个招呼?”孙哲平望了望那黑布包。

“呵呵,”那黑布包说,“你才叫伞哥。”

“不是说好的伪装成一个黑布包吗,”叶修痛心疾首道,“你再这样下去,道教协会下属捉妖分会一定会找你麻烦。”

“我是鬼好吗?不归他们管的。”黑布包说。

“这场景太诡异了,我受不了了,”张佳乐忍不住道,“你们还是回去睡回笼觉吧。”

叶修从善如流地提着黑布包走了。


张新杰也给他们俩安排了房间,在张佳乐的坚持下,一人一间标间。

久未住人的房间里有股霉味,但在这道上混,土坑也睡过,所以孙哲平并没有什么不满,他只是坐在床上发呆,这间房间的窗户玻璃破了个缝,泻进一丝漏网的阳光,在地上画出一块光斑。

孙哲平心想干脆也睡个回笼吧,在火车上跟张佳乐大眼瞪小眼,瞪了一宿也没合眼。

但还没等他躺平就有人敲门,开了门,导致他一宿没合眼的罪魁祸首正站在门口。

“串门呢?”孙哲平笑道。

“我有事问你,”张佳乐推开他进了屋子,随手把门关上,“你在找什么?”

“哦。”孙哲平顿了顿,他知道这个问题迟早会来,但他还没想好怎么答。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张佳乐脸色平静地看着他,“这次出了斗,我当你死了,不会再找你,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你也别想再找到我。”

“一拍两散,”张佳乐面无表情道,“分道扬镳。”


tbc



评论(40)
热度(74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