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多cp]阴差阳错(一)

圣诞快乐,送上一个新坑。我流神棍故事又来了,挖坑下墓打粽子抓鬼样样来,其他cp出现什么的时候再标什么,韩张是肯定有的,下章出场。以这个坑量,我总有一天能在lofter下挖出地道来……


============================

张佳乐揍了孙哲平一拳,来势汹汹,力气劲道,一拳正中孙哲平左脸。

在正准备发车的火车上。

四周陡然安静了一秒,续而从安静中爆发出极具感染力的兴奋,如同任何准备围观斗殴的群众一样,甚至有人已经在心底暗自划分了阵营,决定拉架的时候要拉哪边。

孙哲平动了动,他用拇指抹了下自己的嘴角,因为有点出血,这让围观群众十分失望,有人还对这种没种的行为表示了公然鄙视。

“好巧。”孙哲平顶住鄙视的目光,对眼前的人道,但声音含混不清,好像刚才那一拳让他咬到了舌头。

张佳乐没有回答,面无表情,但胸口的起伏和捏紧的拳头展示着他随时准备着下一次攻击。

牙齿好像都松了点,脸估计也肿了。孙哲平想,几年不见,这一拳也太他妈狠了。

火车慢慢驶离站台,在黑暗中奔向远方,周围的群众已经对他们失去了热情,纷纷热情洋溢地开始打牌,唠嗑,吃水果。而他们俩的座位靠窗,刚好正对,自成结界,不可避免地需要面面相觑,互不相让,像是一场荒唐的游戏,谁先妥协谁就输了。

他看着张佳乐,对方的脸色在车厢昏暗的光线里晦暗不明,目光闪动,紧抿着嘴唇,像只蓄势待发的猎豹,还是只呲着牙的。

孙哲平决定认输,他移开视线想望向窗外,但一片漆黑里他只能在玻璃上看到自己的倒影,脸果然肿了。

过了很久,他才听到张佳乐开口。

“我他妈以为你死了。”


他真以为孙哲平已经死了,他亲眼看见地宫崩塌,巨石从头顶掉落,水流从岩壁的裂缝喷涌而出,他们被暗流卷入地下河,但醒来时只有自己一人浮在水面,睁开眼时看见当空的烈日,烘烤得脸颊生疼,但半身浸在水里,寒气又皮肤冻到骨髓。

他找不到孙哲平。

后来他几次潜回河底寻找连通地下河的暗道,却一无所获,而他们挖出的墓道早已塌陷,整个地宫都沉入了地底。

他找不到孙哲平,连做梦也梦不到对方,他甚至试过让人招魂,却连点残魂也勾不到。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见魂魄,算不到来世。

就像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发抖,慢慢松开了拳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四年了,这人却突然上了跟他一辆火车,好端端地坐到了他面前。

“我没死。”孙哲平说。

“算了,”张佳乐只觉得全身乏力,低头捂着自己的眼睛,“我就当你死了。”

“但你刚刚还揍了我。”孙哲平笑了下。

这话让张佳乐又暴怒了起来,握起拳头就想再给对方右脸一下,但这次刚刚挥出就去势一缓。

孙哲平的手心滚烫,像铁钳一样捏住了他的手腕。

两人僵持了一下,孙哲平刚想说话,张佳乐就突然前冲,狠狠地用额头撞了一下他的脑袋。

“操。”孙哲平低声骂了一句,松开张佳乐的手,然后右脸又挨了一拳。

但这一拳没有刚才重,他动了动舌头,吞了口带血的唾沫。

“爽了吗?”他问。

张佳乐没有回答,干脆地抱起手臂,闭上眼睛。

“也好,”孙哲平盯着车厢顶看了半晌,道,“你就当我死了吧。”

张佳乐的睫毛抖动了一下。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孙哲平。”


张佳乐只希望自己从来都不认识这个人。

他睁开眼,望向对方的脸,觉出了几分陌生,不知道是因为被自己打肿了脸,还是真的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孙哲平了。

“看样子是同行,”孙哲平笑了下,“要不要对个切口?”

张佳乐完全不想理他,只想找个东西把他敲晕。

“我在郑州下车,”孙哲平道,“接了韩老板的帖子。”

张佳乐眉头皱了起来,不可置信地望向对方。

“看来是一路。”孙哲平看了看他。

“我退出,”张佳乐立刻道,“下站就下车。”

“这不合规矩。”

张佳乐当然知道不合规矩,他咬了下牙,“我自己会跟老韩说清楚。”

“说什么?”孙哲平望着他,“说因为我还活着,你用不着那样东西了吗?”

张佳乐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孙哲平也见好就收地沉默了。

火车穿过隧道,呼啸的声音震得人耳膜发疼,车厢里的人陆续入睡,只有尽头还有几个人在玩牌,偶有哄笑声爆发,引起不满的乍舌。

孙哲平依然看着张佳乐的脸,觉得他有点瘦了,头发也长了,虽然依然打扮得挺精神,但却总和自己记忆里的有了些偏差,他突然地有些后怕,如果这次没有阴差阳错地接了这个帖子,再过几年,对方也许就完全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而自己也不是对方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了。

他搓了搓手指,似乎还能感觉到刚才握住张佳乐手腕时的温度。


“这几年在道上,我没听过你的名字。”张佳乐突然开口道。

“只干了几票,没跟熟人,用的假名。”

张佳乐笑了一声,”你在躲我?“

”是。“孙哲平承认。

“…………”张佳乐长出了一口气,“我在下站下车。”

“好。”孙哲平这一次却欣然赞同。

列车停下时是半夜,有几个旅客起身,从行李架上翻找东西,惹得一片骂骂咧咧,站台上有人吆喝着卖盒饭,孙哲平往外看了两眼,又看向自己眼前的张佳乐。

张佳乐正目不斜视地玩着手机。

“到站了。”孙哲平提醒他。

“哦。”

列车重新出发,张佳乐终于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孙哲平,”张佳乐开口道,“你是真当自己是第一天认识我?还是真当我是第一天认识你?”

孙哲平皱了皱眉。

“你又想一个人去干什么,这些年在干什么,你欠我一个解释,不说清楚就想打发我?”张佳乐气得笑了,“你可能不记得了,我没你这么健忘。”

孙哲平愣怔半晌,却又笑了,开口道:“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太容易心软,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


tbc



评论(55)
热度(89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