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3

感觉自己好像又休息了几天……


============


23.


为了不影响孙哲平因公牺牲色相,又能让彼此不超过对方的视线范围,张佳乐决定和孙哲平共同分担进攻任务,自觉主动地坐到大堂吧里,让无所事事的服务员给自己煮了杯味道乏善可陈的咖啡。

大堂吧的服务员姓陈,是个年轻小伙子,话却很少,张佳乐和他闲聊,问三句只答一句,绕了半天只搞清楚这小伙子是这里老板的远房亲戚。

“在这儿工作的基本都姓陈,都是老板的亲戚。”

张佳乐拖长声音“哦——”了一声,又觉得自己演技略浮夸了点,就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再说什么,就被对方打断了。

“你朋友对她有意思?”那服务员朝他背后抬了抬下巴。

不用回头张佳乐也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从刚才起孙哲平就一直尽职尽责地在跟前台那姑娘说话,虽然两人声音不大听不清对话内容,但张佳乐透过有色眼镜,觉得孙哲平其实并没有牺牲什么色相,甚至都没怎么笑,一脸漠然,看起来实在不太像是有意思的样子,演技简直还不如自己。

但是作为一个好队友,必须硬着头皮捧场:“是……是啊……”

那服务员却冷笑了一声。

“啊?”张佳乐愣了下,忍不住追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题?”

“让你朋友小心点咯。”那服务员说完这话,转身回了吧台后面,不再搭理张佳乐。

张佳乐满心疑惑,只能又回头去看前台旁那两人,见那姑娘正用手挡着嘴在孙哲平耳边悄声说什么,而孙哲平收到他的眼神,用手指在唇间压了一下,示意噤声。

张佳乐有些无趣,便只好转回头来,却愣了一下。

他发现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因为外面的风雪未停,所以大门一直紧闭着,这时往里推开了一道缝隙,一丝凉意趁机浸入被暖气笼罩的室内,张佳乐打了个寒颤,觉得门外站了个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走到门边,再猛地把门拉开,寒风立刻夹杂着雪花席卷而来,逼得他眯起眼后退了一步,但门外却空空空荡荡。

他探出头,见地上已经积雪,一排脚印往外延伸,却不见有来的脚印,但风雪里能见度太低,他刚想再往外追两步,却被一把拉住了。

“怎么了?”孙哲平皱眉道。

“刚刚有人站在门外,现在跑了,”张佳乐挣扎了两下,但对方纹丝不动,只得道,“我想追去看看。”

“这鬼天气,追什么。”孙哲平拉着他进了屋子,又把门关上,见张佳乐的脸冻得泛红,忍不住伸手去搓揉了两把。

“喂,喂!”张佳乐扭动着悄悄指了指前台,意思是你还在演戏呢!

孙哲平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笑了一声,却变本加厉地牵起他的手就走,经过前台时还跟那姑娘打了个招呼,姑娘笑眯眯地对他们挥了下手。

张佳乐一脸不可思议,被孙哲平拖着走出了大堂。

“现在的姑娘口味也太奇怪了。”他忍不住道。

“你管现在的姑娘喜欢什么。”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张佳乐觉得这句话居然很有道理,被噎了半晌,才道,“你问出些什么?”

“包括我们,现在山庄里只有五拨客人,”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往走廊里走,“我们要找的那个单骁是单身来的,自称是个摄影师,来拍雪景,两天前就来了,但几乎没有出过山庄大门,当然今天也没出去。”

“那刚才门外那个人……”张佳乐皱起眉。

“这地方本来就有问题,别管那么多。”孙哲平开了门,把张佳乐先推了进去。

“啊,对,”张佳乐突然想起来了,又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孙哲平,“刚才大堂吧那个服务员,叫你小心点。”

“什么?”孙哲平随手关了门。

“……他问你是不是对那个姑娘有意思……”

“没意思。”

“我知道!!”张佳乐脸有点红,把事情跟孙哲平说了说。

“我跟那姑娘说我是私家侦探,来调查婚外情的,她就很八卦地跟我把客人的情况都说了,”孙哲平耸了下肩,又脱了外套,“你刚吹了冷风,去洗个热水澡,这天气也没办法泡温泉了。”

张佳乐“哦”了一声,有点不自在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愣了愣。

“这鬼天气,新杰他们跑哪儿散步去了??”

“打个电话。”孙哲平把手机扔给他。

张佳乐一把接住,却皱起了眉头:“没信号。”


张新杰拿出手机开电筒,却发现这里没信号。

“天气的原因吧。”韩文清倒是没在意,只是牵着张新杰的手又紧了紧,气温下降得很快,隔着手套也能知道对方的手心冰凉。

他们已经围着整个山庄走了大半圈,为了摸清附近的地形,他们走得很慢,但没想到还没回到大门口,雪已经快没过脚面。

山庄是被两人高的围墙围起来的,虽然有翻新,但越往僻静的地方走,越可以看出围墙的修缮马虎,绕过浴场后还有一段崩塌了,墙外是隐在黑暗里的山林。

韩文清蹲下身,在手机的光亮下仔细检视了片刻,从崩塌的围墙上捡起了一块快要被雪埋住的碎布,像是从衣物上勾破下来的。

“有人从这里出入?”张新杰拉了拉围巾,几乎把自己整个脸都块裹住了。

“可能,”韩文清把那块布揣进兜里,又用手电照了照后面的山林,“雪太大,回去再说。”

“嗯。”张新杰点了点头。

韩文清看了看他,松开牵着的手,改为把对方揽进了怀里。

“这样也不会暖和点的。”张新杰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

“小心脚下。”韩文清不置可否,带着他往前走。

手机的光亮在风雪里显得有些微弱,但聊胜于无,看这天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他们没再耽搁,直接回到了大门口,准备进去时韩文清突然抬头看了下。

“怎么?”张新杰也愣了愣。

“看哪些房间亮着灯,”韩文清拍了拍他,“走吧,没事。”

他们进了大堂,前台已经换了一个服务员,也不见张佳乐和孙哲平,料想他们已经回了房间,便只和那个服务员点了点头,径直往通向一楼客房的走廊走去。

山庄里暖气开得很足,张新杰终于舒了口气,把围巾松了松,韩文清取下手套,捏了捏他冻得通红的耳垂。

“不该带你出去。”韩文清皱眉道。

“没事。”张新杰摇摇头,取出钥匙开门。

“也是冰的。”韩文清低头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本来也……”张新杰刚想说什么,就听旁边的门轰然打开。

“你们跑到哪儿————”张佳乐话说到一半,就见两人还保持着接吻的姿势,顿时哑火了。

“…………”

孙哲平伸手把张佳乐拉了回去。


tbc


评论(47)
热度(1258)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