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22

想反派的名字就想了半小时……

 

=======================

 

22.

 

他们把车停进山庄前开阔的停车场,发现除了他们之外只有两三辆车,可见这里的经营情况惨淡,在越下越大的雪里显得十分萧索,山间还间或刮起旋风,张佳乐刚下车就冻得一个哆嗦。

眼前是一栋三层楼高的建筑,刚刷的墙面有些斑驳,立柱糊着污渍,看上去是新载的树木在风里东倒西歪,除了招牌外一切都新得勉强,像在老房子的基础上改建而成。

他们在一楼的前台出示了招待券,又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里原本是个温泉疗养院,但因为地处偏僻而废弃了,年前被一个在外赚了些钱归乡的当地人买下,改作了对外营业的温泉山庄,算是家族经营,老板一家也住在山庄里。

 “温泉在后面?”张佳乐问了一句。

 “是的,后面有公用的大浴场,”前台的服务员是个扎着马尾的活泼姑娘,“但是几位客人的房间在一楼,房间都自带小院和独立的池子。”

张佳乐“哦——”了一声,略微别扭地转头去看大堂里的摆设。

 这地方似乎是想走温馨的家庭式旅馆风格,大堂面积不大,铺着暖色地毯,陈设朴实,沙发看上去也挺舒适,但着实冷清,除了他们眼前这个马尾姑娘,就只有大堂吧里还站着一个服务员。

说是大堂吧,也就是角落里摆放了几张小木桌和椅子,这时只有一个顾客,正在玩牌。

 张佳乐往那边看了两眼,就见张新杰的视线也落在同样的地方。

 “怎么了?”张佳乐压低声音问道。

 张新杰摇了摇头,示意一会儿再说。

 “两间大床房。”孙哲平拎起两把钥匙晃了晃。

 张佳乐踌躇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韩文清已经伸手接过一把钥匙。

 “走吧。”韩文清道。

 “………”

 

两间房挨在一起,都在走廊尽头。

张佳乐总不能去和韩文清挤一张床,只能跟着孙哲平进了他们的房间。

房间倒是普普通通,大床房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床,还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和玻璃门,屋外是被楼层高的竹篱围起来的小院,用石头垒了个仅够两三人容身的小池子,水汽腾腾,飘着硫磺的味道。

张佳乐蹲在池子边,一边伸手去探水温,一边拼命盘算要怎么样才会显得不太紧张并不尴尬,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一回头,就见孙哲平正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张佳乐无语半晌,道,“你在干嘛?”

“找东西,”孙哲平掀开台灯罩子,“窃听器,摄像头什么的。”

这一次张佳乐倒是没嘲笑孙哲平被害妄想,挽袖子就上,和孙哲平一起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

“什么都没有。”片刻后张佳乐坐在床边,望着一屋凌乱的战况,还有被掀到地上的毛毯,无语道。

“哦。”孙哲平还在摸索墙壁。

张佳乐正准备告诉他差不多得了,就听门铃声响,隔壁的两人站在门外。

张新杰进了屋,望着一片狼藉沉默了半晌,道:“要不我们过半小时再来?”

“……不是!”张佳乐一下红了脸,抓狂道,“我们只是检查了一下房间!”

“有发现吗?”韩文清道。

“没有,”孙哲平终于放过了墙壁,随手把毯子捡起来扔回床上,“你们那边呢?”

“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韩文清坐到椅子上,“还不算恶趣味。”

“但我们没翻得这么……彻底。”张新杰看起来有点不能忍,自发主动地帮他们收拾起来,还把那床倒霉的毯子叠好。

“对了,”张佳乐想起来,“刚才你在大堂时在看什么?”

“大堂吧里那个在玩牌的人,”张新杰把掀开的灯罩放回去,“我在那天你们带回来的资料里见过。”

“什么??”张佳乐立刻跳起来。

“叫单骁,经济犯,当初判了五年,减刑两年,和龙正在监狱里有过接触。”

“哦?”孙哲平倒是有点吃惊,“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或者是有持无恐,”韩文清松了松拳头,“上次那件事,他就是有证据不在本市的人之一,说是出去旅行,有来往火车行程,还有在其他地方旅馆入住的记录,每天在各种餐厅用餐的单据。”

“这种程度的证据伪造起来也不难,”孙哲平想了想,“只要开车来回就行,至于旅馆,开房退房时出现,中途再找几个时间故意到监控前晃一下,餐厅单据更好找,又不是自己的地盘,我想你们也没办法去找每个餐厅调监控吧。”

“当时我们不能对每个人都做有罪推论,这样的话任何证据都有伪造的可能,数量太大了。”

“我知道,那些家伙也怕麻烦,”孙哲平笑了下,“你这领导也不容易嘛。”

韩文清的面色有些不善,刚想开口又被打断。

“你们出去打一架吧。”张佳乐面无表情道。

“………”

“总之,那个人现在出现在这里,有可能是巧合有可能不是,”张新杰终于收拾完了屋子,“如果不是巧合,那么就算我们双方心知肚明,也只有看他下一步什么动作了。”

“或者我们主动找碴?”张佳乐眼睛一亮,“比如一不小心把他撞下楼梯,直接送医,我们上门赔罪,再主动二十四小时陪护,不信他不露出马脚。”

“好办法。”孙哲平立马拍板。

“……那万一他来这里真是巧合呢?”张新杰望着这跃跃欲试的两人。

“呃。”张佳乐纠结了一下。

“哪儿有那么多巧合。”孙哲平不耐烦道。

“不过我也觉得是好办法,”张新杰又笑了下,看向韩文清,“不至于撞下楼梯,但可以试试主动找碴。”

“行。”韩文清点了点头。


可惜对方并没有给他们找碴的机会,晚饭时他们出现在餐厅,环视四周,发现用餐的只有四五个人,并没有他们的目标。

“我去找那个前台妹子或者大堂吧的服务员套套话,”孙哲平吃饱喝足,“客人这么少,她肯定每一个都有印象。”

“你行吗?”张佳乐望向他。

“你忘了我以前干什么的了?”孙哲平放下杯子,漠然道。

“哦……”张佳乐呆了一会儿,又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泡温泉去。”孙哲平道。

“日!不去!”张佳乐抓狂道,“凭什么!”

“我和新杰去饭后散步,顺便掌握一下周围的地形。”

韩文清没有理他们,直接带了张新杰走人。

“他们都有事干!”张佳乐更愤怒了。

“你跟着我影响发挥!”孙哲平压低声音道。

“我影响你什么了我,你……”张佳乐说了一半,突然醒悟过来,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孙哲平,“……你是要去把妹?”

 

tbc

 


评论(62)
热度(1236)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