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17

这章是大孙和老韩的戏份,没看过前传的走这边:http://sakuraori.lofter.com/post/216fa1_1a197b8


==================


17.

 

市监狱离市区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孙哲平下车后从兜里摸出包烟,自己点燃后又递了一支给韩文清。

半山上的风略大,停车场里空空荡荡地没几辆车,只有落叶和散步的山雀,青蓝的烟雾被平地而过的风卷起,瞬间就散得没影。

坚挺如孙哲平也觉得确实有点冷,叼着烟把外套的拉链拉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戒了。”他看了眼韩文清。

“抽得少了,”韩文清穿上大衣,锁了车,突然又问了句,“你有多久没见过龙正了?”

“多久?法庭上就是最后一次。”

“没来探监?”韩文清带路走在了前面。

孙哲平觉得这话很有意思:“我来看他过得如何?”

韩文清似乎也只是随口问问,没再搭话。

他们一前一后地爬着楼梯。不是探监日,四周冷清得只能听到风的呜咽,建在半山的监狱像个与世隔绝的堡垒,飞鸟盘旋,灰白的外墙斑驳淋漓,路边漫开枯黄的苔藓。

“如果下雪,”孙哲平哈了口白气,“这儿倒是个好地方。”

“这地方很多设施都已经旧了,很可能过段时间会把犯人逐批转移翻修。”

韩文清向门卫亮了证件,有早已联系好的狱警迎出来带他们去专用的会客室。

这种地方孙哲平倒不是第一次来,他还在龙正手下混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次需要去牢里慰问一下为组织献出自由的弟兄,传达大家对他的怀念之情,顺便保证只要出来就是步步高升,你的妻子儿女都情绪稳定生活良好,如此这般,你懂我懂。

他仰头看了看镶着铁栏的窗户,出了会儿神。

 

“好久不见了。”龙正坐在他们面前,将带着手铐的两手放到桌面上。

“好久不见了,”孙哲平同样跟他打了个招呼,“你老了点。”

这是个刚刚四十出头的男人,长相普通,看上去不像什么丧心病狂或心狠手辣的角色,头发理得很短,但还是能看出夹杂了些白发。

“是吗,”龙正笑了一下,“其实我是少年白,以前你们没发现,是因为我染过了。”

“…………”

韩文清看向孙哲平,用眼神询问,这位是这种设定?

“我有事问你。”孙哲平咳嗽了一声。

“当然是有事问我,”龙正两手交错摩挲着拇指,“要不你们俩……”他看了看面前的两人,“会一起来找我?”

“对了,我记得你们不是因为我闹翻了吗?”他还接着诚恳地八卦了一句。

孙哲平努力回忆自己当初是怎么能忍受这个人的。

“你是不是猜到我们会来找你。”韩文清把对方的话都从左耳进右耳出。

“好问题,”龙正点了点头,“是,比我想象中还早了点。”

“然后?”孙哲平眯了眯眼,“你猜猜我们为什么找你?”

“有人找你们麻烦了?”龙正笑道。

“有人找我家房东麻烦,”孙哲平抱着手臂,“而我刚好在追我家房东,这梁子结大了。”

韩文清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哦,你有女人了?”龙正倒是惊讶了一下。

“不关你的事,”孙哲平面无表情道,“你知道我们要问什么。”

“我上次看到你,还是在法庭上,”龙正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起了别的,“你没怎么变,和以前一样,真不愿意和我叙叙旧?”

这次孙哲平和韩文清都没说话,让他说了下去。

“我一直觉得挺奇怪的,我见过不少卧底,演得都不错,个个能拿奖,但一旦拆穿了就完全成了另一个人,”龙正看着孙哲平,“但是你完全没变,到站在法庭上也跟看场子时一个样子,理直气壮得像没骗过我们似的。”

说到这里龙正笑了,又摇了摇头道:“别误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自己干这行,就知道这是迟早的事,现在只是坐个牢还算不上什么报应,但是……”

听到“但是”韩文清就皱了皱眉,当年的事他最清楚不过,孙哲平是卧底没错,但当初作为孙哲平的联络人,是他在最后拒绝了孙哲平要求给龙正安顿家人时间的要求,以免夜长梦多节外生枝,至今他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没错,但不能让孙哲平背这个锅。

可当他想开口背锅时,孙哲平在桌下对他摆了摆手,所以龙正说了下去。

“但是我们这么多兄弟,信任你的人也很多,就算有些罪有应得,也有不少罪不至死的兄弟枉死了,”男人似乎在想什么,“东港那场枪战,我们死了几个兄弟你记得吗?”

“5个。”孙哲平说。

“殉职的警察有3个,”韩文清皱了皱眉,“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持枪抵抗……”

 “我说,”孙哲平打断了他,向后靠在椅背上,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龙正道,“以后我有赔命给你们的时候,终有一天不得好死。”

 “你有病吗。”韩文清毫不客气地对孙哲平道。

“…………”

龙正却笑了,把手从桌子上放了下去。

“这里面无聊,但我认识了一个小朋友,你知道我爱说话嘛,就把事情跟他说了说,他很感兴趣,说出来了就要去找你们玩——他来了吗?”

 

“调他们一个月的出狱名单。”出了会客室,孙哲平道。

“一个月不够,起码三个月。”

韩文清直接找到了负责人,对方听了来意后也不含糊,立刻吩咐去办,并按照韩文清要求,将其中和龙正在狱中有过接触的人挑出来。

“五个人,”韩文清翻了翻那几张纸,“比想象中少。”

“保险起见三个月的都带走,”孙哲平指了下那一摞档案,“他说的跟那个小朋友接触过,但不一定是被监控到的。”

“都拿回去给新杰认一认,看看有没有熟面孔。”韩文清倒是赞同。

两人抱着一大堆东西从原路返回,时间临近中午,气温却越发的低,孙哲平动了动鼻子,突然感觉到一点凉意。

他抬头看了看。

“下雪了,”孙哲平奋力把东西都堆进后备箱,“我说话还是很准的。”

韩文清“唔”了一声,四周零散稀疏的雪花落到地上,化成了点点水渍,更像一场慢悠悠的春雨。

孙哲平关上后备箱,舒展了下筋骨,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今天这事,具体的就别跟张佳乐说了。”

正在开车门的人看了他一眼。

“行。”韩文清说。

 

TBC


评论(42)
热度(132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