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最终幻想14][敖龙暗骑x猫魅机工]关于龙(1-2)

这篇的名字应该叫怒割腿肉!!!决定了这个CP就叫龙猫!!(不

====================================


1.

“有活儿吗?”机工士费力地撑在柜台边缘,他觉得伊修加德的桌子柜台都略高了点,明显只考虑了精灵的身高,要是拉拉菲尔恐怕连吉布里隆的头都看不到。

“只要不欺负穷人,不杀人放火,不……”他顿了顿,继续道,“什么都干。”

“有,屠龙你干吗?”吉布里隆擦着杯子,瞟了他一眼。

“……”机工士有点泄气,“我要是能干这个,还在忘忧骑士亭干什么,我早去神圣骑士团了。”

“小伙子,刚刚进天钢?”吉布里隆瞟了一眼他腰间的枪,“枪还是崭新的。”

那名年轻的机工士挠了挠泛红的脸颊。

“你还是先去狩猎团干几天吧,”吉布里隆打了个哈欠,“库尔扎斯有很多,运气好还能捞个雷蛟,皮值不少钱,当然运气不好也会遇到龙。”

“我遇到过,”那个机工士笑了,“就在库尔扎斯中央高地,那时候我还没枪呢。”

“哦,你是个猫魅,”吉布里隆终于转过身,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天生就是猎人……好吧,看在斯特凡尼维安的面子上,他可是云雾街难得受欢迎的贵族。”

吉布里隆放下手里的杯子进了后厅,过一会儿拿出个包裹。

“帮我送个东西去乌尔达哈,报酬是10个白金币,要求是安全送到,不能乘坐飞空艇,就这样,”吉布里隆把东西放在柜台上,“接吗?”

“12个白金币,”那个机工士精神一振,立马开始讲价,“你知道,除了蜥蜴族,猫魅最了解那片沙漠,保证可以万无一失。”

吉布里隆眯起眼看了他良久,最后点了点头:“可以,12个,但是必须有人和你随行,你有同伴吗?”

“呃,老板,”机工士头顶的耳朵动了动,“你知道,我们这一族,特别是男性,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欢和别人搅和在一起。”

“是吗,那我这儿正好有个适合的人选,”吉布里隆拍了拍桌子,往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喊了一声,“雷泽尔,有活儿了!”

被叫到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慢吞吞地站了起来,那是个穿着盔甲的敖龙族,没有盾牌的骑士,高大瘦削,脸颊棱角分明,瞳孔和皮肤都带着异色,墨黑的犄角盘旋在耳旁,身后拖着粗壮的尾巴。

“嘶——”机工士忍不住捂了捂自己的屁股,作为一条柔软的尾巴的拥有者,他很难想象有这么一条坚硬并且带着鳞片的尾巴是种怎样的体验。

已经走到面前的男人居高临下地低头望着他,就像看一只桌边的小猫——好吧,也差不多。

“你好,”他想了想,还是行了个礼,“我叫乌·艾恩,你可以直接叫我艾恩,比较顺口。”

“雷泽尔。”那个男人点点头,却没有报上自己的姓氏,大概是来自于不太荣誉的家族。

“跟这只小猫走一趟乌尔达哈,有兴趣吗?报酬是免费喝三个月的酒,”吉布里隆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头看向艾恩,“怎么样?我保证他不会想和你搅和在一起。”

艾恩在脑子里飞快地盘算了一下,既然这位敖龙大哥的报酬是另算,看起来又十分能打,并且十分不平易近人,怎么看都划算。

“成交!”他一拍桌子。

 

2.

一个小时后他就后悔了。

他原本的计划,是从大审门先徒步到巨龙首营地,然后坐公共陆行鸟到占星台,然后到再去黑衣森林北部,最后到南萨纳兰走一圈——而在约定时间背着行李来到大审门时,他看到雷泽尔牵着一只比他还高的陆行鸟。

艾恩和巨大的鸟头面面相觑了半晌,对方眨巴了一下眼睛。

“呃,”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望向一旁的男人,“你的?”

“我的,”雷泽尔接过他手里的行李,塞到陆行鸟的挎兜里,又准备随手把他给抓起来,“走。”

“等等——”艾恩连忙后退三步,“我,和你,一起坐这只陆行鸟走吗?”

“当然,”雷泽尔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他,“难道你喜欢走路?或者你有专属陆行鸟?”

妈的,我要是有专属陆行鸟还跟你废话吗。

“我们可以……用公共陆行鸟?”他提议了一下。

“既然吉布里隆都说不能坐飞空艇,那肯定是有危险,说不定从我们出城就会被人跟上,你确定要坐路线固定的陆行鸟?”

“那要不我们走路吧。”艾恩哭丧着脸道。

“走,”雷泽尔不耐烦地抓起艾恩的衣领,一个纵身上了鸟背,陆行鸟长嘶一声,几步就跨下了大审门前的台阶。

“啊——啊啊————”

艾恩迎着风惨叫了几声,被雪呛进了嗓子眼,赶紧闭嘴。

雷泽尔低头看了看在自己前头趴伏着一动不动装死的猫魅。

“你耳朵上的毛炸起来了。”他伸手碰了一下。

这一下连尾巴毛也炸开了。

“生理反应!生理反应!谢谢请别碰我!”

艾恩趴死死抱着陆行鸟的脖子,努力和雷泽尔拉开距离,简直想让陆行鸟踢死忘忧骑士亭的吉布里隆,说好的拒人千里之外呢?

但雷泽尔果然没有再碰他,而是伸手拉起了缰绳,他体型整个比艾恩大上一圈,在背风时将风雪都挡了干净,艾恩缓过劲来,也觉得没那么难受了,果然粗暴疗法疗效好。

他们进了一片稀疏的云杉林,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透过枝桠的阳光洒在雪地上,留下一片片金色的痕迹,艾恩坐直身体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能看到林子里蹦达的黑羊,还有远方起伏的山脉。

一点紧急感都没有,简直像一次郊游,他想。

“天黑前我们能到巨龙首营地。”

“你喜欢晒太阳?”雷泽尔突然说。

“还好,”艾恩抬起头,发现自己只能看到对方下巴上的鳞片,干脆作罢,想了想又说,“我是从沙漠来的。”

“沙漠?”

“你没去过?”艾恩想了想,“就是一大片——金色的地方。”

“我出身在伊修加德,在库尔扎斯的西部长大,”雷泽尔道,“我只见过白色的世界。”

“哦,传闻你们是从东方来的。”艾恩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上了天。

“……大概我的祖父的祖父……”雷泽尔努力回忆了起来。

“不用那么认真,”艾恩哭笑不得,“还有人说你们有龙的血统呢。”

“我杀过龙。”雷泽尔低头望向他。

艾恩愣了愣,发现他黑色瞳孔的四周有一圈冰白色的虹膜。

两人对视了片刻,艾恩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你是在库尔扎斯长大的?”

“对。”

“那你会不会很怕热?沙漠很热的。”

“…………”

 

TBC


评论(12)
热度(116)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