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16

想不到话说了,更了更了更了

==================================

016.

 

张新杰难得地没有准时准点醒过来。

他的房间在花店一楼,开窗就能见到后院,虽然入冬后的清晨里院子显得有些萧索,但这天天气好,阳光爬过围墙,透过梧桐洒了一地星星点点的斑驳金色。

张新杰坐在床上,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比平时晚起了半个小时。

虽然他现在住在家里的时间不多,但张佳乐还是把他的房间打扫得很干净,被子晒得蓬松,暖气恰到好处,加之放松了精神,他觉得自己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过了。

他梳洗好走出房间,到前厅就看到孙哲平正挽着袖子当苦力,摆弄几桶插在水里的花,看见他点了点头。

“早,”张新杰打了个招呼,“我哥也起来了?”

“在前头开店,”孙哲平把桶提起来,“早饭在饭厅桌上。”

张新杰表示知道,转身去了饭厅,就看到桌上摆着看上去是一大早在街口买来的豆浆油条。

他和张佳乐相依为命很多年,虽说彼此都没怎么提过,但都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个家,导致这屋子从他记事起就没怎么变过,就算后来张佳乐决定要因地制宜开个花店,装修时都没动过后面几间屋子,家具旧了,连桌布都洗得有些褪色,但正因为如此,这个家里随时都洋溢着一副暖哄哄和懒洋洋的生活气息,张新杰觉得自己有些理解为什么孙哲平喜欢呆在这里。

而话说回来,这么多年,这样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的人,也就只有孙哲平一个。

不对,现在不止一个。

 

他吃完饭来到店里,就见韩文清和孙哲平并排坐着,人高马大地被迫缩在小板凳上,各自拿着一把剪刀在修剪玫瑰的枝桠,孙哲平居然还很熟练。

这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连张新杰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起来了?”韩文清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张新杰笑着答道,“你不去上班?”

“我跟他要出去一下。”韩文清用剪刀指了指孙哲平。

“这边两个苦力让让。”张佳乐没好气地抱着一个花盆过来放到地上,哐当一声。

“…………”

韩文清和孙哲平挪动着往两边让了让。

“去哪儿?”张新杰也挽起袖子,找了个小板凳坐到韩文清身边,“那边事情了结了吗?”

“就是为这件事。”

韩文清示意张新杰不用帮忙,依然自顾自地拿着剪刀认真比划,张新杰转过头看他,只能看到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侧脸,嘴角紧抿着,眼神又有些困惑,像不知道这些枝桠有什么不同。

张新杰又忍不住露出些笑意,想伸手摸摸对方的眉毛。

“我们去一趟监狱。”孙哲平在干完了自己的活儿,站起身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张新杰才发现他居然还穿了围裙。

“嗯,”在一旁整理包装纸的张佳乐应了一声,“小心点。”

“这个给你。”孙哲平说着从腰间摸了个东西出来。

“…………”

张佳乐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枪,简直眼前一黑。

韩文清抬头望了过来,似乎想说什么,但考虑了半晌后又埋头去看自己手上的剪刀了。

“看,警察叔叔都当作没看见了,”孙哲平对韩文清的表现很满意,又看张佳乐,“会用吗?”

“不会!!”张佳乐抓狂道,“我是个开花店的!!”

“哦,很简单的,你这样,”孙哲平拉开保险栓又推上,“瞄准对方的胯打。”

“……”张佳乐闻言不禁一阵蛋疼,“太狠了。”

“瞄太高你射不准。”孙哲平把这把92式塞到了张佳乐手里。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往哪儿放,最后暂时塞到了柜台抽屉里。

“走吧,”韩文清装完了瞎,甩甩手站起来,又看了看张新杰,“你……”

“别把你的佩枪给我。”张新杰立刻道。

“不会,”韩文清笑了,“等我先去弄清楚一件事情,再回来接你去学校收拾东西。”

张佳乐拉开抽屉,把枪拿出来,冲着韩文清下身比划了一下。

“…………”

为了避免发生惨案,而自己还是凶器提供者,孙哲平把韩文清拽着跑了。

 

“你真要搬?”张佳乐把枪塞回抽屉,有些无聊地坐在柜台后。

“嗯,”张新杰正在拉开卷帘门,“如果继续住宿舍,我自己就算没什么,但很容易连累无辜的人。”

“那你搬回家呗。”张佳乐撑着下巴。

“目标太集中了,韩文清也不放心,总不能让他也搬过来。”

“……”张佳内心思考了一下韩文清搬过来,脑子里出现了“娶过门”三个字,吓得自己一个哆嗦,挣扎道:“你跟他在一起,我也不放心。”

“他还是挺可靠的,”张新杰笑了,“再说了,如果我搬回家,出了个什么事,孙哲平肯定顾你不顾我。”

“……”张佳乐觉得自己居然有点被说服了,但想想不对,“你这是在怀疑你哥我的战斗力啊??”

“就某些方面来说……他们确实是专业的。”张新杰委婉地提醒了一下。

“不行,我准备去学个拳击,不,跆拳道……什么的,”张佳乐琢磨起来,“你觉得哪个好?”

“射击?”张新杰觉得这个想法挺好的。

“对哦!”张佳乐想起自己现在还是个非法持枪份子,“待我搜一下地方……”

“我让韩文清联系下,他比较熟。”张新杰道。

张佳乐“哦”了一声,眼神又飘忽了一阵,最后落到自己弟弟身上。

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张新杰了,对方早就长得和自己差不多般高,眉眼也早就不是床头照片上的那个小孩,眼前的是一个长身玉立的温润青年。

“韩文清哪里好?”张佳乐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可爱啊。”张新杰放下袖子,又弯腰拍了拍膝盖。

“啥??”张佳乐一脸惊恐。

“开个玩笑,”张新杰笑了,“他哪里都挺好的。”

“所以你是真喜欢他?”张佳乐垂死挣扎了一下。

“是的,”张新杰看向自己的哥哥,“我喜欢他。”

 

TBC

 


评论(86)
热度(1562)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