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15

15.

 勉强算写完了这个故事!等着进入下一章!


===========================

“你之前给我发那条短息……”张新杰本来还想继续问两句,但见张佳乐已经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就立刻顿住了口。

“当我没说。”他说。

“…………”

你已经说了,张佳乐默默腹诽,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只是担心他在感情问题上抓瞎,于是有点犹豫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

还好老聂的话很快就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那个女性受害者小名叫红妞,确实和老聂是同乡,小他十来岁,长得还行,心气也高,在家里坐不住就想外出打工,所以在乡里亲戚的怂恿下投奔他而来,但没想到老聂起了其他主意,硬要讨了她当老婆,红妞当然不乐意,几番冲突下,老聂就把她绑起来关在了家里。

“那为什么杀她?”韩文清皱着眉头问。

“我要和她圆房,她叫救命呢,怕被隔壁的听见,就捂死了,”老聂木着脸道,“虽然死了也是我老婆,不能由得她烂了,就想到学校里那水池子,人泡在里面就不会烂了。”

“刚好那天我上班,听见那小伙子在打电话,说他最近忙,就不来实验楼这边了,我就想把老婆弄过来,放到他那间解剖室的池子里。”

听到这里,张新杰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天他确实在出实验楼时接了个电话,正是那个失踪的师兄打来的,说要用解剖室,问他有没有其他安排,他就答自己刚好最近要去医院那边实习,不会过来,没想到却被一旁的清洁工给听了去,而后的事情,他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结果没想到,被人撞见了。”老聂说。

接着就是杀人灭口,分尸弃尸。

人性这种东西一旦弄丢了,那就是破罐子破摔,再也没补好的时候。

“哎,”张佳乐推了下张新杰的肩膀,“要不我们出去等吧。”

“啊?”张新杰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表情不太好看,又摇了摇头,“没事。”

“走走走,”张佳乐不由分说,拉了张新杰就往外走,“剩下的等会问他们俩就成了,这里憋闷死了,我怕再听下去不等孙哲平动手我就要进去揍那混蛋了。”

张新杰本想再挣扎一下,但抬头见审讯室里的韩文清突然望了过来,虽然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但他还是愣了愣,任由张佳乐把他拉了出去。

 

张佳乐反手关上门后,走廊里更显得安静起来,明晃晃的日光灯映得地板反出冷清的颜色,难得的两株富贵竹在暖气的烘烤下焉焉地垂着叶子。

张新杰长出了口气,看向靠在一边墙上的张佳乐。

“你那师兄的死,”张佳乐顿了顿,想了下怎么组织语言,但最后还是直接道,“不关你的事。”

“唔。”张新杰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张佳乐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回答,准备再开口,就见张新杰又摇了摇头。

“我知道。”张新杰说。

“虽然知道,但还是不太好受是吧,”张佳乐的眼神移开了些,“也是,又不矛盾……像孙哲平,说不后悔,但还不是计较了这么多年。”

张新杰知道他指的什么,没有搭话,反而陷入了沉思。

“而且吧,那家伙这次铁定吃枪子了,”张佳乐又把话题扯了回来,“你就算不好受,也不要……”

“不对。”张新杰突然打断了他。

“啊?”张佳乐一头雾水,心想这不是全世界通行的鸡汤吗到底哪里不对。

“我接那个电话时,虽然是刚出了实验楼,但也走了有些距离了,”张新杰道,“我刚才一直在回忆四周的境况,虽然记得没那么清楚,但是没有我认识的人。”

“那家伙撒谎?”张佳乐立刻就要冲回去。

“这算不上证据,要是他一口咬定自己躲在什么视线死角,我自己也不能确定。”

“那……”

“应该是那个人。”张新杰道。

 

“老聂把所有事情都揽了。”韩文清道,“按他的说法,那个人只是给他出了出主意,就算抓到顶多也是个丛犯,教唆杀人。”

审讯完后,几人还是回了韩文清的办公室,韩文清还亲手给几人都泡了杯热茶。

水蒸气腾起,在镜片上黏了层模糊的白雾,张新杰捧着茶杯,觉得手心有些发烫。

“那新杰那师兄剩下的尸体……”张佳乐又想起一件事。

“煮了。”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想起老聂厨房里那些不明物体,张佳乐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立马转移话题。

“但送手指的是那个人没错吧。”

“是没错,但事实上我们也不能否认,这是送给我们的线索,找个好点的律师,说不定还能让他脱罪,”韩文清在屋子里踱了几步,“更何况,关于那个人的情况,老聂死也不开口了。”

“没名字,没相貌,”孙哲平道,“大海捞针。”

“那老聂是怎么认识那人的?总不能是路上碰见的吧。”张佳乐扁了扁嘴。

“据说是主动来跟他搭话的,说一看就知道他有烦心事,”孙哲平耸了耸肩,“说明对方注意我们及周围的情形已经有点时间了,你每天宅花店里,加上我也在,他不好下手,所以才盯上张新杰。”

这话让韩文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可以让人查学校里的监控,看老聂和哪些人有过接触,不过这项工程很大,而且能够找到线索的可能性不大。”

“那我们还能干什么?”张新杰突然问。

“问得好,”孙哲平道,“什么都干不了,除非……他再找上我们。”

 

四人离开警局时已经夜深,上了车才发现目的地没定。

“还是去我那儿吧,”韩文清把车钥匙插好,道,“安全。”

“没这个必要,”孙哲平在后座上踢了脚座椅靠背,“他要真的想对我们做什么早下手了,看这样子他只是想玩我们。”

“我花店两天没开了,”张佳乐做凄苦状,“同志,日子还是要过的。”

“我同意,”张新杰居然站在了哥哥那边,“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让我们四人都杯弓蛇影,更何况之前我们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现在知道了,他没那么容易再干什么。”

韩文清抿紧了嘴唇,没有说话。

“但明天开始,我会退了宿舍。”张新杰又说。

张佳乐正准备举双手赞成,就听张新杰的话并没有说完。

“——搬去你那儿。”

“好。”韩文清点头,打燃了引擎。

“…………”张佳乐扒着座椅靠背,如遭雷击。

“女大不由娘咯。”孙哲平在一旁幸灾乐祸。

“滚吧!!!”张佳乐愤而暴起,将孙哲平痛打了一顿。

 

TBC


评论(43)
热度(139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