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14

下一次一定把这一案写完!!

============================

14.

 

另一具尸体很快被带了回来,这次如孙哲平所料,法医很快在尸体的手腕和脚踝上发现了麻绳捆绑过的痕迹。

“我们上次发现的指甲也是这具尸体的。”韩文清说。

另外三人点头表示收到。

天色已墨黑,大厅里的暖气渐渐抵抗不住入夜的寒气,所以张新杰只得带着那两个不肯走的无关人士缩到了韩文清的办公室里,还好办公室地方虽不大但五脏俱全,最起码暖气开得足,办公桌也收拾得很整齐,柜子上还搁着各式奖状奖牌。

孙哲平摸着下巴观摩了半晌,然后舒展开长手长脚霸占了大半个沙发,张佳乐强势挤入了剩下的位置,继续开脑洞分析动机,张新杰只能坐到了办公桌后的椅子上。

韩文清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瞬间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查清那女尸的身份了吗?”张新杰连忙从韩文清的位置上站起来。

“在失踪人口里没找到,”韩文清摆摆手,示意让张新杰坐着,“但是搜查队从他的屋子里找到了身份证,看地址和他是同乡,正在和他们老家联络。”

“只要能撬开他的嘴,什么都好说,”孙哲平打了个哈欠,“要不让我去试试?”

“你不是警察了,”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而且就算以前你在警局时,也没人会让你去审讯。”

“为啥?”张佳乐立马八卦。

“因为他没那耐心,曾经把一个嫌疑犯揍了一顿,还拿了个处分。”

“你脾气很好?”孙哲平嘲他。

“所以我也没去。”韩文清道。

“…………”

实在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张佳乐想。

 

因为韩文清的加入,办公室显得更为拥挤了些,孙哲平不得已只能端正坐好,张佳乐给张新杰挪了个位置,让韩文清终于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然后四人面面相觑,大眼对小眼。

这两天他们四人在一起时都在谈论案情,现在案情除了脑洞外已经谈无可谈,势必需要唠嗑,但无论是谈人生还是理想,似乎都有点不合适,何况张佳乐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跟韩文清严肃交涉过关于张新杰的问题。

张新杰看了其他三人一眼,干脆从书架上拿了本书看起来。

但还好警局的专业审讯人员并不是白拿工资的,在张佳乐靠着张新杰快要睡着,孙哲平已经在和韩文清打商量能不能弄副扑克牌来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终于响了。

张佳乐一个激灵,看到韩文清很快把电话接了起来,听了半晌,最后“嗯”了一声,说知道了。

“问出什么了?”张新杰合上书。

“他愿意开口了,但是有个条件,”韩文清也没卖关子,看向孙哲平道,“要见我们。”

“我和你?”孙哲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

“你们……”张佳乐看了两人半晌,道,“是不是干过当着清洁工的面随地吐痰这种缺德事?”

“…………”

 

孙哲平和韩文清当然没干过这种事,事实上几人心里也清楚,应该还是事关当年那一出旧案。

张佳乐莫名有点紧张,就跟初中时准备到学校门口跟人谈判时似的,不免想要找个防身的家伙,可惜现在他们正在警察局二楼的过道上,实在是没有趁手的玩意儿。

“你干嘛?”孙哲平看了看他。

“没什么……”张佳乐回过神来,又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小声道,“一会儿你别冲动啊。”

“我冲动什么?”孙哲平莫名其妙。

“……就,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要稳住,保持住根本不care的世外高人风范。”

“你觉得他会说什么?”孙哲平倒是来了点兴趣。

“以我阅遍警匪片及柯南金田一的经验,”张佳乐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肯定会问当初你背叛老大,后悔吗?”

“哦……”

孙哲平意味深长地哦完,不说话了,反而是韩文清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而张新杰抬头望了韩文清的侧脸,原本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开口。

“没事。”韩文清笑了下,握了握张新杰的手。

 

张新杰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姓聂的清洁工,以前他在实验楼里当然也遇到过,还会点头打个招呼,留存在记忆中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年男人,并不高大,蜡黄脸色,额头已经爬上了皱纹。

而现在他隔着玻璃墙再看到那个男人,却觉得和自己记忆中的并不那么相像了,眉眼五官并没有变,但神情麻木,眼珠浑浊,直勾勾地望向站在桌子对面的孙哲平和韩文清。

“中了邪似的。”张佳乐皱眉。

他和张新杰并没有进审讯室,自觉地呆在了外面,其他办案人员对他们的身份知道个大概,权当家属,加之也算得上这案子的关联人士,所以并不过问。

“有人让我问你,”那老聂看了对面的人半晌,终于转了转眼珠,“一句话。”

“说。”韩文清简单明了道。

“……后悔过吗?”

在这种时间地点背景下,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很发人深思的问题,但孙哲平却“噗”地一声笑出声来,连韩文清都面露诡异表情,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就见孙哲平还对着玻璃墙比了个拇指。

张佳乐一击即中,简直也要开始佩服自己了。

“不后悔,”孙哲平笑完后恢复了根本不care的世外高人表情,随口道,“我这辈子没干过任何一件后悔的事。”

“哦,”老聂对这个回答却丝毫没有反应,转看向韩文清,“他说,让你小心点,这个人的朋友都死光了。”

“老子还活着呢!”张佳乐立刻隔墙做出反应。

韩文清听不到张佳乐的话,但对老聂这句话也没什么触动,而是适时问了一句:“他是谁?”

“一个好人。”

“好人还杀人?”孙哲平又笑了一声。

“没有,”老聂摇了摇头,“人都是我杀的,我老婆,还有那个男人,都是我杀的。”

见老聂终于开口交代案情,众人都松了口气,张佳乐更是恨不得把耳朵贴到墙上,但还没等他这么干,却见张新杰正看向自己。

“嗯?怎么了?”

“哥,”张新杰突然道,“你和他还是朋友关系?”

 

TBC


评论(44)
热度(142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