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13

这章没在谈恋爱,在抖包袱,就能快点写完这个案子进入下个案子!


========================


13.

 

张新杰坐在警局一楼大厅的长椅上,手里端着杯热咖啡,先是发了会怔,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挂钟。

正是下班时间,玻璃门外染了些暮色,出入的人流渐渐稀少,最后安静了下来,大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值班的小警察从门卫室探出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坐了回去。

张新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他其实并不常来警局,虽然韩文清没把他当外人,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不可能全程参与案件的侦破过程,若不是因为韩文清认为有潜在的危险,他更愿意站在门外等他,或者窝在韩文清的办公室里。

但为了不给韩文清带来麻烦,他决定还是呆在大厅里,等韩文清办完手上的事儿。

可是在那之前,他先等到了另外两个人,熟门熟路地进了大厅,其中一人还跟门卫打了个招呼。

“…………”

“哎,新杰你怎么坐在这儿?”张佳乐一边搓着自己被风吹得通红的耳朵,一边四处张望,“这是下班了?”

“下班了,”张新杰站起身,“哥,你们过来干什么?”

“过河拆桥啊,”孙哲平抱着手臂,“张佳乐,你弟跟韩文清学坏了。”

“滚滚滚,”张佳乐挥手驱逐孙哲平,一边招呼张新杰坐下,“怎么样?那个清洁工抓了没?”

“作为重要嫌疑人暂时扣留了,电梯里的监控显示他每天都来这层楼,你知道清洁工推的那个垃圾车,放下一具尸体是没问题的,”张新杰想了想还是重新坐下了,“但还没有直接证据,也没动机,正在搜查他家。”

“我们刚从那地方溜出来呢,别说这还是你哥我这辈子第一次干违法乱纪的事儿。”张佳乐沉痛悼念了一下自己逝去的清白。

“醒醒,这是为民除害。”孙哲平拍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看向张新杰,“那分尸地点确定了?”

“十之八九,虽然仔细清扫过,毕竟是个外行,留下了些痕迹。”

“那间解剖室平时没人在用?”孙哲平还是觉得不对,“多了具尸体都没人发现?”

“问题就在这儿。”张新杰说。

 

那间解剖室本来也是某个教授在用,他过来的时间不定,但恰巧在张新杰那个师兄失踪前来过一次,那时都只有一具尸体,也就是说,多出来的那具女尸,是在师兄失踪后才出现的。

而最主要的,这具女尸,张新杰的师兄,还有那个清洁工,三者之间似乎毫无关系。

“那女人你认识吗?会不会是你师兄的女朋友?”张佳乐脑洞大开,“比如那清洁工暗恋她……之类的。”

张新杰和孙哲平都无语地看向他。

“我们怀疑这女人是那清洁工失踪的妻子,”半晌后张新杰才说,“但是要等验尸结果出来。”

“啊?是你师兄暗恋那清洁工的老婆?”张佳乐恍然大悟。

孙哲平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转向张新杰说,“你们让那个解剖室的教授来认过尸吗?”

“没有,”张新杰皱了皱眉头,“教授在外地讲学未归。”

“行,”孙哲平点了点头,“我去认尸。”

“你认识?”张新杰有点诧异。

“不认识,但我刚刚在那清洁工家里发现点东西想要确认,”孙哲平随口道,“就跟韩文清说我是死者侄子好了。”

“谁是谁侄子?”恰好韩文清从楼上下来,一眼看到他们。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我去看下尸体。”

“正要说这事,”韩文清的眉头紧皱,“尸检结果出来了,那女尸在福尔马林里起码已经泡了一年半载,换句话说,那应该就是一具普通的教学用尸体。”

“那手指呢?”张佳乐忍不住问。

“手指倒确实是这具尸体的。”

四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孙哲平舒了口气。

“他在玩我们。”

“我也这么觉得,”韩文清表示同意,“我已经让人去把那解剖室的另外一具尸体给带回来了。”

张家兄弟两人先是茫然,随后张新杰很快反应过来,“那根手指是误导,另外一具尸体才是我们要找的?”

“那把手指送给我们干什么?”张佳乐还在纠结动机。

“耍我们好玩,”孙哲平面无表情道,“走吧,让我看看尸体。”

 

尸体还摆在解剖台上。

张佳乐在门口感叹万千,感觉这辈子的经历都没这几天刺激,不仅体验了擅闯民居,连尸体都要大宝天天见。

但孙哲平没这个心理斗争,一把掀了白布,就仔细去看尸体的手脚。

“果然。”孙哲平说。

“怎么?”韩文清问。

“我在那清洁工家的厨房里,发现排水管的铁锈有一圈脱落,应该是摩擦造成的,”孙哲平把白布盖了回去,“我猜是绑过绳子。”

“你认为有人被捆在厨房?”韩文清马上了然,“这尸体上没有捆绑过的痕迹。”

“那个聂师傅传说中的没露过面的妻子……”张新杰看了一眼韩文清。

“不管杀没杀人,非法监禁应该跑不掉,”韩文清点点头,“我告诉审讯人员,这是一个突破口,应该能撬开他的嘴。”

“他家里应该也能搜到些东西,”孙哲平点头,“而且他这么多天居然没跑路,要不就是有恃无恐,要不就是根本无所谓被发现。”

“我偏向后者,”韩文清点头,“我刚才去看过,他的精神状况有点问题,非常麻木,对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

“那你们认为……”张佳乐一直旁听,这时终于忍不住插嘴,“那个把手指送到花店的,还有监视我们的,都是这个清洁工?不可能吧?难道又是一个扫地僧?”

韩文清显然并没有听懂扫地僧这个梗,茫然了片刻。

孙哲平无力地摆了摆手:“还有你弟弟师兄的分尸案,估计都要等那个清洁工开口才知道怎么回事,至于你说的……”

“嗯?”张佳乐竖起耳朵。

“我和他,”孙哲平指了指韩文清,“虽然得罪过的人不少,但没道理连个清洁工都想故意找我们麻烦。”

张新杰忍不住看了韩文清一眼,见对方闻言表情古怪,忍不住笑了下。

“……对,”韩文清吐了口气,无奈地拍了下张新杰,“所以,还有第二个人。”

 

Tbc


评论(44)
热度(1517)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