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韩张/双花]荒诞剧(无料试阅)

这是上次说的,准备在cp16发的无料……当然,前提是我能写完的话,不会太长,小册子,摊位号等官方公布后……

夫夫双双打丧尸的故事。

=======================

张新杰看了一眼油表,还剩下半缸,30升左右,足够到达目的地。

这辆二手车是他在出城的一条省道旁捡的,钥匙没有拔出,驾驶座的车门敞开,车主仰躺在十步以外,衣服却七零八落,肚子划拉了一个从咽喉开到肚脐的洞,在晃眼的车前灯下遍地都是绽开的血迹。

他摸了摸引擎盖,还有些温热,说明车主死亡时间并不长,短期内应该不会爬起来,而那些进食者也走不了太远。

所以他只踌躇了一秒,就立刻接管了这辆车,车内有争斗的痕迹,后座上有一大滩血迹,他推断车主可能是带了一个伤员准备出城,但没想到这个伤员半路暴起,车主只能下车逃命,结果还是没能逃过厄运。

运气真好。张新杰想。

当然并不是说这个车主的遭遇,而是这辆车在当下可称得上是从天而降的救星,汽油足够,玻璃完好,可以发动,没有被堵在出城的路上——这一点尤为重要。

就算现在,他也能时不时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惨叫、怒骂,还有间歇的枪声,兵荒马乱,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世界末日提前来临——不,不是好像,也许是真的来临了也说不定。

从市中心开始暴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那时他从高院出来准备回家,但刚发动汽车引擎,前面的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刺耳的刹车声响过之后是接二连三的尖叫,不少人下车观望情况,而没想到这个事故只是灾难的开端——紧接着映入所有人眼中的,就是抱头逃窜的人群、冒起浓烟的车辆、被砸碎的橱窗,还有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行尸走肉——他亲眼见到了那些啃噬同类的感染者,或者说变异体,丧尸,还是别的什么都行。

无论如何,远离人群聚集地比较安全。这样判断后他放弃了自己的车,也没有回家,步行往城外移动,因为十分小心谨慎地选择了路径,所以不仅毫发无伤地到了城边,并且还在末日狂欢开始前收集到了一些必要物资。

在这之前,他还手拿着公文包,里面是明天开庭的资料,他的当事人拒绝庭外和解,这让他有些头疼——而现在,他只是个逃亡者。

他关闭了车灯,在省道上缓慢地前行,一边随时打量着道路两旁,一边调试汽车的收音机。所有还能接通的广播电台都反复播放着一样的讯息,让市民不要惊慌,如果在家中就关紧门窗,在外就就近寻找警察帮助,不要试图出城,高速公路已经瘫痪,云云。

而张新杰的目标是城郊一个新的开发区,多为配套还未齐全的新楼盘,所以鲜有人烟,而他有一套已经交房但尚未装修的清水房,比起在住宅小区或闹市呆着,显然要安全许多。

然后他听到了几声连续的枪声。


韩文清收起枪,往前两步看了看被自己击毙的那玩意——或者说人,但就着幽暗的路灯,他也能看出这玩意已经完全不能算是个人了,他之前向双腿和肩膀开枪都丝毫没能影响它的行动力,让他最终只得选择射击头部。

“妈的。”蹲下检视尸体后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尸体看上去一塌糊涂,而且肯定不止是他那几枪造成的,撕裂伤占了绝大部分,还有不少身体组织残缺。

他沉默着站起来,脑袋里自然冒出了一些近乎荒诞的猜想,但眼前只是一家郊外路边的杂货铺,违章搭建的棚子里摇摇晃晃地挂着低瓦数的灯泡,卖的是一些劣质香烟和品牌可疑的副食品,完全不符合任何一部好莱坞B级片里的场景——如果说香港僵尸片,倒是有可能。

他揉了揉太阳穴,深呼吸了一口还算新鲜的空气,确认了自己还完全清醒后退到了公路上,在路灯下能够更有效地防备这些玩意儿的下次来袭。

但他没有等到下一波丧尸,只等到了一辆悄然驶来的SRV停到他面前,没有开车灯,看不清司机的脸,而轮胎罩壳上还沾染着可疑的血迹。

他皱了皱眉把手放到了枪袋上,但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对方就摇下窗户探出头来。

“韩文清?”

“……张新杰?”韩文清花了两秒才确认自己不是眼花,驾驶这辆可疑的SRV的还真的是熟人,而且并非是普通的、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互相问一句“吃了没”就分道扬镳的熟人。

张新杰沉默了片刻,最后下了车,却越过韩文清进了那个街边的杂货铺里,扯了几个看上去就质量堪忧的塑料袋就开始往里装东西,看架势是恨不得搬空这个小铺子。

韩文清瞪起眼睛望着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警告张新杰不要在人民警察的眼皮下打家劫舍。

“来帮一下忙,这些提到后备箱里。”张新杰还招呼他。

“…………”

张新杰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原地未动,又道:“我会付钱,但我不觉得老板能拿到。”说着他看了一眼路边那具倒地的尸体。

“到底怎么回事?”韩文清皱起眉头,“解释一下。”

张新杰想了想道:“我没有办法解释,只能尽量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韩文清没说话,他安静地等着下文。

“城里到处都是丧尸,会袭击人类,会感染,”张新杰很快简单说道,“你可以联系一下各种影视或文学作品,不会比现在更夸张。”

“…………”虽然已经亲眼见过了一只,但韩文清还是有点消化不了这个现实,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既然出自张新杰之口,那必然是真的。

“可以来帮忙了吗?”张新杰回身继续去搬运东西,“最好快一点,否则再来几只就麻烦了,珍惜子弹。”

韩文清张了张口,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选择当一个安静的劳动力,直到他们真的将后备箱塞得完全没有空隙,张新杰停了下来。

“上车。”韩文清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声响。

张新杰立刻上车打燃了引擎,在韩文清钻进副驾驶座后落了锁。

他稍微踩下了油门,在心里计算那些丧尸的速度,而韩文清在他身边清点身上剩下的弹药,他们在很久以前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韩文清如果不说话,张新杰就不会开口询问,所以车里一片安静。

“我本来在出任务,”韩文清推进弹夹,主动开口道,“已经出城好几天了,在找两个人。”

“运气不错。”张新杰说。

韩文清“唔”了一声。

“我是说我的运气。”张新杰又道。

在和前男友分手两年零五个月又三天后,世界翻天覆地,人类沦为食物,而他却和对方重新坐到了一辆车里,躲避丧尸的追击。

现实就像一出荒诞剧,他想。


“我应该回局里报道。”韩文清皱着眉头反复听着收音机里的讯息。

“恕我直言,恐怕你回去也没用,”张新杰也皱了皱眉,“我从城里出来,情况比你想象中要糟。”

“这不是理由。”

“我不会掉头回去。”

“我说的是我,不是我们,”韩文清转过身子望向他,“我不会要求你掉头,我可以走回去。”

“你会死在路上。”

“我已经杀了一个那玩意儿,我知道他们的弱点是脑袋,”韩文清顿了顿,又道,“我没那么容易死。”

“我拒绝,”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的路面,“有你在,我的安全系数比较高。”

“我把枪留给你。”韩文清很快答道。

“我不会用枪,只会浪费子弹。”

“你知道我说不过你,”韩文清无奈道,“但我不能这样就这样逃命。”

张新杰没有说话。

“你准备去哪儿。”深呼吸了一口气,韩文清又问。

张新杰张了张口,又顿了一下,才道:“开发区。”

这一次换作韩文清沉默了良久。

“那房子交房了?”

“去年年底交的,”张新杰停了下又道,“我准备等那周围配套做好再出手。”

“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我知道,但我也要说明一下,毕竟有一半是归你的。”

这话出口后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和张新杰预想的一样,丧尸高发地带在人群密集区,反之如他们所选择的偏僻道路则顺畅很多,偶尔能见到几个跌跌撞撞地扑到路边,他们还轧断了好几根胳膊腿。

夜色深沉,天幕只见黑云,连路灯看上去都昏暗了不少,只能看到灯下聚集的蚊蝇,湿漉漉的空气从窗口的缝隙渗了进来。

“快下雨了。”韩文清拉了拉领子,为了节省汽油,车内没有开空调,在六月的天气里显得有些闷热。

“嗯。”张新杰加快了车速,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下雨不是好事。

“我送你去开发区,等保证了你的安全,车子借给我,我再回去。”韩文清道。

这个人永远都这么顽固,不懂变通。张新杰想,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而韩文清当对方是默认了,开始埋头搞鼓起那个收音机,而还没将按钮转上两圈,张新杰突然踩了一脚急刹车,让他差点把头磕到手排挡上。

他来不及说什么,先反射性的摸出了枪,抬头就见车前有个人正在跳着挥手,身后还站着个人。

“别紧张别紧张!我们不是丧尸!也没被啃过!”那人说着又蹦了两下表示自己完好无损,“搭个便车!”

“突然窜出来的,”张新杰低声解释了一句,然后将窗户摇下了一半,问了句,“去哪儿?”

“机场,”那人说完就扯着他身后的那人往车头走过来,并且举起另只手表示自己没有拿武器,“如果不顺道,我们可以拿东西当车费。”

“你们确定机场还在运营?”张新杰皱了皱眉头。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呢,”说着那人已经站在了车窗旁,看到副驾上的韩文清又愣了愣,“诶你是那个——”

“低头。”

两个声音突然同时道,韩文清已经拔枪对指向车窗,张新杰立刻往前扑到了方向盘上,而车窗外说话的那人也不慢,闻声就已经缩到窗下,而他身后那人的枪口对准了车内。

双方僵持了片刻,就听窗外缩下去那个人气若悬丝地骂了一句,“……孙哲平我操你大爷……”

拿枪那人愣了下,“你是不是骂错人了?”

“靠!你把老子脸按在车门上!你说我骂谁!”


tbc



评论(42)
热度(64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