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16)】

第一个故事完啦!LJJ点我


========================


“放心,谢莎莎还在这里,”周漠拍了拍苏一槿的头,让他惊醒过来,“她妈妈的魂魄集合在这副画上,而谢莎莎……”周漠说着打了个响指,一个光点从那付骨架上升起,在空中盘旋了一下,一个单薄的半透明的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只能依稀看出是个女孩。

“她……死了?”苏一槿呆呆地看着那个人影。

 “要我说的话,她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只不过是解脱了。”

“这样真的好吗……我觉得似乎……”他低下头,一种从头到尾都被人套进了某个圈套般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那个人居然对她妈妈下了咒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在那种情况下要保住两人,可以说这是唯一的选择。”周漠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因为这唯一的选择显然是在那个人的意料之中的。

“那个人到底……”他咬了咬牙,看向周漠,似乎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周漠没有回答他,而是小心的避开谢莎莎地遗骨,从地上捡起那副画卷了起来,看向谢莎莎的影子。

“我已经将你妈妈身上的怨气封到了这棵槐树的根里,它无形无魄不能伤人,也可以和你在平都山上的替身互相平衡……现在你自由了,你妈妈在这里只能依附在画上,等到了那边,也能自由。”周漠把那幅画和一个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的锦囊一起递向谢莎莎:“生死薄上应该已经没有了你们的名字,所以你们要不要往生,要不要投胎转世,要不要进入轮回,都看你们自己……如果哪一天,你们想去了,就把这个锦囊给奈何桥上的鬼差。”

谢莎莎伸出手,周漠手上的东西在冒出绿色的火光一闪后就到了对方的手上。

“我只能帮到你们这些了。”周漠把手插回兜里,看了一眼在一旁的苏一槿,苏一槿回望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谢莎莎拿着东西,最后张了张口,消失在了原地。

 

两人都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而那一瞬间,整个天地间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天边有些微微的亮光泛出,但在层层叠叠的灰云中并不那么刺目,而是沿着云的轮廓慢慢的蔓延开来,渐渐爬到了山的边缘。

沉默了半晌,苏一槿看了看周漠的侧脸,轻声说了句“谢谢”。

“嗯?”本来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周漠有些诧异。

“如果不是我,你大概根本不会管这档子事。”

“哦,那你记住下次不要再给我找麻烦,”周漠打了个哈欠,坐到了地上,“很累的。”

“你以为我是故意找麻烦的吗?你……!”苏一槿话没说完,就被周漠一把拉得跌到了地上,还没等他调整好姿势爬起来,手腕又被压住了。

“你,你要干嘛!这光天化日荒郊野外的你你你……!”苏一槿脸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对着那个一手压着他手腕一手撑在他颈旁,还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人叫嚣道。

“虽然我很高兴你有这个自觉,”周漠露出非常惋惜的表情,“但是我太累了,让我靠着睡会儿。”说完就栽倒在他身上,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睡??现在?天亮了诶同学!这里是风景名胜哦!等会会有人来啊!而且这里还有一具白骨!到底要怎样跟人解释啊!周漠!!”

 

当然他们最终还是在被人发现之前偷偷下了山。

但回程的车由苏一槿来开,虽然他的技术常常让他自己都心惊胆战,但是看着在副驾驶座睡得人事不知的周漠,他想对方应该是真的累毙了。

在双桂山上发现小孩白骨的事情也上了新闻,成了悬案,最后不了了之,但是苏一槿依然会时常想起谢莎莎,他觉得错在自己,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做到,全是依靠周漠,但对此周漠却不以为然。而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事后周漠好像有过追查,但最终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从丰都回来后不久,苏一槿和周漠去医院看了一次陈睿。陈睿似乎没有什么家人,出事后学校把他送进了医院,期间似乎有人来交过费用,也请了看护,却很少有人去看他。

苏一槿和周漠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陈睿静静地躺在床上,看护在一旁边吃苹果边看报纸,看见他们进来,也只是站起来挪到了门口的椅子上,就不再理睬他们。

陈睿的脸一片苍白,而且毫无生气,双眼紧闭着,若不是一旁的监视器上规则的跳动表示着陈睿还活着,苏一槿真的会以为躺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具尸体。

“怎么样?”苏一槿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还是不行。”周漠摇了摇头:“就跟我之前说的一样,这就是一个空壳。”

“是吗?”苏一槿叹了口气。

“你又在想什么?”周漠看了看他,低声道:“陈睿可是标准的自作自受,你别把他的情况也揽上身。”

“没有,我只是……”他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的情绪,只是觉得不太好受。

“放心,邱云都已经安静往生了。”周漠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至于这个人,我们谁都帮不了他,让他自生自灭吧。”

“嗯”了一声,苏一槿又看了一眼陈睿,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却说不上来,最后还是跟周漠一起转身离开的病房。

 

脚步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又过了良久,陈睿慢慢睁开了眼睛。

“自生自灭吗,”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金色的护身符,正是苏一槿丢失的那个,在阳光下泛着奇特的光彩,随即他的嘴角挑起一丝有些古怪的笑容。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无视身旁的看护“医生!医生!”的大喊,赤脚踏在地板上,享受着从窗外泻进的阳光。

直到很久后,苏一槿和周漠才得知了陈睿从病房消失的消息。

 

生活恢复常态后,苏一槿理所当然地因为短期旷工太多而被扣发了一月奖金,令小彬在过度幸灾乐祸后又被迫请苏一槿吃了一个星期的午饭,因为周漠声称他在创作那本《青春少女两三事》时极度缺乏灵感,其原因是苏一槿在每天下班后都用一张苦逼脸对着他,于是令小彬作为责编必须负责解决这个问题——他想出的办法就是请苏一槿吃午饭。

这个办法虽然显得治标不治本,但在短期内还是获得了苏一槿的热烈欢迎,特别是当吃得很饱又睡眼惺忪地走回办公楼的时候——但是这个时候他就会遇到这段时间困扰他的第二个问题。

——会导致全身痉挛的睡眠障碍,俗称鬼压床。

“滚开!!”当苏一槿再次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并发出大喊的时候,第一个受不了的人是令小彬。

“同学,拜托你,你每天中午喊这么一嗓子,整层楼都醒了好吗。”令小彬有气无力地趴在他的桌边控诉道。

“能怪我吗,这栋楼也太不干净了。”苏一槿咕哝了几句。从他从丰都回来过后,因为没有护身符的原因,以前的那种招惹东西的体质又回来了,他只要在办公室里睡觉就必被鬼压床,害得他每天都不敢午睡,但是生物钟又常常强迫他在桌前打起瞌睡。

“拜托,那就叫漠哥来我们这里清理一下啦。”在上次和苏一槿一起光荣见鬼后,对于这种不干净的环境,令小彬也心有余悸。

“清理你个头啊!你当他是道士啊!”他狠狠瞪了一眼令小彬,心里也有点打鼓,想着要不再找周漠要把剪刀也好。

 

而当他下班回到家时,看见周漠很罕见的没有在电脑前猛敲键盘,也没有好心情地在厨房里做饭,而是站在窗边对着拿着一件东西对着夕阳发呆。

“什么好东西?”

“给你的。”周漠看着他笑了笑,就把那东西向他抛了过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光亮的弧线。

他手忙脚乱地接住一看,是一枚的银色戒指,上面交错缠绕了一根红线,看大小,自己只能带进小指。

“戒指?值钱吗?我生日还早哦?贿赂我?你做错事了?”

“能保你不被鬼压床,让不干净的东西不能近你的身,最厉害的是你一有状况我就能知道,方便我向召唤兽的方向迈进,你说值钱吗?”听了苏一槿一连串的问题,周漠随口道。

“你直说是护身符不就好了,”最近深受其害的苏一槿很快的套进了自己左手的小指,发现刚刚好,“但为什么是戒指啊,项链什么都比较方便啊。”

“个人爱好。”看见他毫不在意的套进了自己的手指,周漠忍不住露出笑容,随即伸出自己的左手在他晃了晃。

“一对的!?”苏一槿马上跳了起来,伸手就想把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下来,但手指一碰到又有些别扭,开始苦恼起来——比如这样就取下来会不会伤到面前这个人?也许他什么意思都没有自己这么在意反而很奇怪?不取下来好像又着了他的道?

正当他大脑一片浆糊的时候,周漠趁机下了猛药:“你要是不要这个,我短时间内弄不出第二个护身符了。”

“…………”苏一槿放下手,装作不在意的把手揣进兜里,转身向房间走去;“我先去换个衣服,晚饭叫外卖吗?”

周漠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连脖子都变得通红的背影,笑了笑。

 

第一卷完

 

 


评论(7)
热度(4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