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15)】

15:救赎(LJJ点我

=============

一阵刺目的白光划过。

他们四周已经是其他的光景。虽然依然被笼罩在漆黑的天空之下,但月光却显得明亮,那些泥土的气息、植物的味道还有刮过皮肤的凉意,都在提醒着他们所处之地充满了生气。

周漠拿出手电筒,刚想打开,就听见谢莎莎大喊了一声“妈妈!”然后甩开握着她手的苏一槿,向前奔跑而去。

“莎莎!”苏一槿刚想追,却被周漠拉住了手,他皱了皱眉,回头看向周漠。

“让人家母女俩自己讲讲话吧?”周漠笑了笑,扯掉了他脖子上的红色绳子,抓住他的手又握了握,然后把手电筒塞回了包里,指了指前方:“我们慢慢到那里就行了。”

虽然没有手电筒的光,但在月光的照耀下,山顶的那颗大槐树显得异常显眼,像是一个狞狰的剪影。苏一槿这才确定,他们确实是到了双桂山上。

路并不难走,比较起刚才在平都山,他完全可以走得很轻松,而且呼吸也很畅快,裹着军大衣甚至让他觉得全身有点发热,但想脱又怕把怀里的宝贝露了财,犹豫再三只能将就着穿着。

周漠在一旁看到他红扑扑的脸,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苏一槿似乎对他的动手动脚已经很习惯了,只是自己揉了揉,又看了看周漠:“我说,我们已经回到阳间了吧?”

“是啊。”周漠随口答道,然后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那请问一下,为什么我还得牵着你的手?”他举起一直被周漠握住的那只手。

“……”周漠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在意起这个,沉默了半晌,最后道,“因为没有拿手电筒,我眼神儿不好,怕摔跤。”

“…………”

 

没走多久,那棵槐树已经近在了眼前。一身白衣的谢莎莎站在树旁,更显得她身边的那个“人”的阴气森森。

苏一槿的脚步顿了顿。周漠斜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把他往身后藏了藏。

谢莎莎的母亲紧贴着槐树,下半身已经被绞进了树干里,身上依然是淋漓斑驳稍微一片,但却紧紧拉着女儿的手。看见他们两个的到来,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声,那是人类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苏一槿只觉得耳朵很疼,远处传来了狗吠。

“那个人说……如果当时桥上的人不是苏一槿,桥那边的人不是周漠,莎莎不一定会掉进那边去……我恨你们……”伴随着沙哑的嗓音,谢莎莎的母亲瞪着双眼逼视他们,仿佛眼珠将要滚落眼球。

侧了侧身子挡住身后的人,周漠回了一句:“不管你恨不恨我,我能救你和你的女儿。”

“让莎莎……让莎莎回去。”谢莎莎的母亲仿佛需要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才能压下自己的恨意。

“要小心,她和谢莎莎不一样,她是彻头彻尾的怨灵。”周漠付在苏一槿小声说道,然后塞了一样东西到他手里。苏一槿摸了摸,是之前周漠给过他的那把小剪刀。

“你不问一下你女儿的意见吗?”看了看谢莎莎,周漠淡淡说道。

“让莎莎回去……”仿佛只会这一句话,谢莎莎的母亲喃喃道。

“不要!我要和妈妈在一起!”脱离了阴曹,谢莎莎整个人都似乎活过了一般,她冲着母亲大声喊起来。

“我忍受这么久的痛苦……就是为了这一天……让莎莎回去!”谢莎莎母亲的声音陡然拔高,苏一槿觉得自己的耳朵又开始痛了起来。

“如果谢莎莎不愿意,我不能强迫她回到现世。”周漠伸出手捂住苏一槿的耳朵,继续对着谢莎莎的母亲说道:“你很清楚,因为你当年的选择,现在的谢莎莎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就算就回到现世,我们都不能保证她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

“可以!那个人说的!莎莎回去后不仅可以活下去!而且可以不老不死!”

“那样还能算是正常人吗!”苏一槿忍无可忍,拨开了周漠捂住他耳朵的手,从后面冲出来对着谢莎莎的母亲吼道。

周漠拉住了苏一槿,却对另外一件事情非常在意:“……要是苏苏看到的记忆没错,当年那个人只是告诉你,谢莎莎可以永远活在那边,并没有说谢莎莎可以离开后活下去,也就是说——”周漠突然抬头看向谢莎莎的母亲,眼中冷光毕现:“他又来见过你?就在你被陈睿封住带走之后?”

“不管你的事!你只要把莎莎带回去!”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周漠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苏苏想救你们,我不会管你们母女。”

苏一槿在旁边本想瞪他一眼,但是想了想似乎事情都是自己惹出来的让周漠善后,又顿觉底气不足。

“果然那个人说的没错……”谢莎莎的母亲却闻言尖利地笑了起来:“你就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不……你根本不是人!”

“我不介意让你更深刻地感受到这一点。”周漠随口答道。

“等等!”苏一槿赶紧拉住了周漠,他知道周漠这个人平时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一旦生气那可真是会惊天地泣鬼神,各种离谱事情他都是见过的,所以连忙安抚道:“您消消气,我帮您骂回来。”

说完这话他马上转身面向谢莎莎的母亲:“你他妈的才不是人呢!”

“…………”周漠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是在继续生气还是笑出来之间挣扎,最终他放弃了,叹了口气后看向苏一槿:“我答应了你帮她们,就不会食言。”

被猜中了心事,苏一槿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或者说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我就救你的女儿,并且可以带她回现世。”周漠看着谢莎莎的母亲,一字一顿地说道。

谢莎莎的母亲明显犹豫了,她依然紧紧抓着自己女儿的手,但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恐惧让她无法开口。

“妈妈!我不要回去什么地方!我不要再一个人了!我要跟妈妈在一起!”谢莎莎哀求着自己的母亲。

谢莎莎的母亲突然转过头看向苏一槿,用残缺不全的嘴唇嘟哝了几声,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个人……那个人不就是你吗……苏……”

正当周漠脸色一变,苏一槿愣在当口的时候,谢莎莎的母亲突然顿住了嘴,然后从她嘴里喷出了大量油状的黑水,她挥开了女儿,双手紧紧抓住前胸。“不要……不要!!”声音刚落,她的全身就开始崩裂,黑水从身体里渗透出来。

下一秒,她突然全身燃烧了起来,仿若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在夜晚染上火光。但不同的是,这次的火是青绿色的,并且燃烧中并没有浓烟。

“妈妈!”谢莎莎想扑上去,被苏一槿死命拉住了。

“周漠!”他看着眼前的惨剧但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身边的男人。

“啧。”周漠似乎也没料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回过神来时眼前的女人已经在熊熊燃烧:“这样下去,她会魂飞魄散。”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宣纸铺开,周漠飞快地用笔在上面写了什么,然后向空中一展,那张纸突然延展开来,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我只能保证让这个女人的魂魄散开也不能离开这个区域。”周漠皱着眉头说:“这火是专门燃烧恶鬼的业火……她怨气太重,如果不能净化她的怨气,我没办法救她。”

“净化怨气的办法你多的是吧!”苏一槿急忙说道。

“对,本来多的是,但正是她这一份怨气在维持两山平衡,根本不能净化,就算她在这里魂飞魄散,剩下的也就是这一股怨气,我一开始就是准备用她身上的怨气作为代替她的人柱……等等……”周漠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沉吟了片刻道:“也许还有一个办法。”

说完他看向依然在挣扎着想向火球扑过去的谢莎莎:“你想救你的妈妈吗?就算你会彻底的死去?”

谢莎莎还没有回答,苏一槿先就一愣,周漠的这个语气和说的这句话,就仿佛和他在记忆里看到的“那个人”和谢莎莎的母亲说的一样,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我愿意。”谢莎莎停下了挣扎,直盯盯地看向周漠:“我不想再孤零零一个人了。”

“那就安静的呆在那里,不要动。”周漠拍了拍苏一槿的肩膀,让他从愣怔中回过神来。“你也一样。”

苏一槿神色复杂地看了周漠一眼,点了点头。但他心底依然还在想着谢莎莎的母亲最后说的那一句话,“那个人”到底是……

但没等他想得更深入,周漠已经自顾自地掀开了他的外套,不等他抗议就拿出了他贴身藏的笔砚。而这时候,树边的青色火球已经渐渐在熄灭,而谢莎莎的母亲已经不见踪影,原地只剩下了一个焦黑影子。

“要整合破碎的魂魄,一定要至亲才做得到,”周漠把那只鬼笔递给谢莎莎:“这只笔在你使用的时候,会不断的吸取你身上的生气,直到吸无可吸为止,普通人用这只笔,最后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但是你……你应该知道。”

谢莎莎点了点头,咬牙接了过去,霎那间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周漠铺开一张纸在谢莎莎面前:“闭上眼,想着你母亲的样子,在心底叫她,笔会自己动起来。”

谢莎莎闻言照做,颤抖着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那只笔突然带着她的手在纸上划动起来。

“然后……”周漠看了看地上那个焦黑的影子:“如果不是要留着平衡两山阴阳,倒是很好的墨水。”

“……原来你的墨水都是这种东西做的啊。”想着家里书房不知道有多少瓶这样的东西,苏一槿的表情也微妙了起来。

“不要想丢掉书房里任何一件东西,”周漠看了他一眼,“把那把剪刀给我。”

苏一槿从口袋里掏出那把剪刀给了周漠。

“回头给你个更好的。”周漠笑着接过去,不顾苏一槿的怒视,走到树旁。眯着眼睛看了那个影子半晌,突然皱了皱眉,猛的把手上的剪刀刺进了影子里。

苏一槿感觉到一阵无声的风迅猛地向他刮来,那一瞬间身体的所有感官都似乎被封闭了,整个身子被震得后退了一步。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情景让他差点说不出话来。

原本应该在地上的黑影,那把插进地里的剪刀,围绕着他们的白纸全部都已消失不见。他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似的,眼前的地上有一幅画,画上是他记忆中的谢莎莎的母亲。

画旁是一具小孩的白骨,看上去已经死去多年了。

TBC


评论(5)
热度(4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