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14)】

14:替身(LJJ点我


=========================


苏一槿抑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向身边看去。

大概是因为记起了那些事,现在看着谢莎莎,虽然依然是那张脸,他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反而是感受到那冰凉的小手使心底有些难过。

周漠看了看他们,凑到他耳边说:“我要做个结界把我们三个圈起来,在我做好之前,你拉住谢莎莎别放开,她现在是除了我以外这个地方唯一的生气来源。”

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周漠慢慢松开了他的手,他可以感觉到周漠完全放手的那一瞬间空气似乎稀薄了许多,让他不得不做了两次深呼吸。而一旁的谢莎莎仰起脸看着他,无机质的童音传到他的耳朵里:“苏苏,你很难受吗?”

因为不能开口,他轻轻地握了握那只冰凉的手,谢莎莎又低下了头去。

周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朱砂的小袋子,围着三人抖在地上,变成一个红色圆圈。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笔,沿着边缘写写画画了一阵,就站起身伸手扯下了苏一槿脖子上的红线。

他顿时觉得呼吸通畅了很多,想伸手摸一摸脖子,但周漠却一把抓过他的手道,“你可以说话了,顺便也可以放开那个小鬼了。”

谢莎莎抬头看着周漠:“我讨厌你。”

周漠耸了耸肩:“彼此彼此。”

苏一槿无语地看了看自己被两人一人一只手拉着卡在中间的尴尬场面,只得瞪了周漠一眼。

周漠皱了皱眉头,放开了他的手。

“莎莎,你想离开这里吗?”他蹲下身子,尽量和谢莎莎平视。但一对上到那黑洞般的眼睛和面具般的笑容,还是忍不住有点毛骨悚然。

“离开?”谢莎莎盯着他。

“去找你的妈妈……或者,回去?”他想了想,却不知道怎表达才好。

“回去?”谢莎莎又一次反问道。

苏一槿愣了愣,才发现她再也回不去了,就算能回到人间,回到人世,也绝对回不到当年,回不到那个家。他哑然了。

“你想不想见你妈妈?”一直沉默的周漠突然开口问道。

“……妈妈……”谢莎莎的表情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像是带在脸上的面具正在微微抖动:“之前有人问了我一样的话,我和他去见了妈妈……妈妈看起来好痛……那个人说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

“那不是——”苏一槿急急地想要安慰她,但是却被周漠打断了。

“我问你,你还想不想见你母亲。”周漠毫不留情地继续问道。

谢莎莎的脸更加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眼睛里也开始涌出了血泪,一股一股地划过脸颊,直到沁湿了衣服。

“想……想见……我想见妈妈。”

“很好。”周漠像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点了点头,对着苏一槿伸出手。

苏一槿不明所以地握住周漠伸来的手。

“……虽然我一直很欢迎你随时握住我身体的任何部分,”周漠看着被抓住的手:“……但现在我的意思是,把你怀里的东西给我。”

闻言苏一槿的脸一下子又烧红了,手忙脚乱地从军大衣里把两件东西掏出来,还差点把那两件东西直接摔到周漠头上。

“我不介意立刻送你过奈何桥。”他搓着通红的耳朵瞪了瞪周漠,转身退到了谢莎莎的一旁,努力不去看她满脸的血泪。

周漠接过东西笑了下,展开了一张并不大的画纸,将两件东西放到了纸上。犹豫了一会,跟苏一槿说道:“等会我打开这两件封印时,应该会有很强的鬼气涌出来,我架设的结界只能让他们感觉不到我们,但是这么强烈的气息肯定会被发现,再加上这两件东西都是从这里偷出去的赃物。”

原来外祖父也是从这里偷的哦?虽然没说出口,但苏一槿的眼神很明确的表示出了他的疑问。

“咳咳,”避开苏一槿的目光,周漠继续说道:“谢莎莎,鬼笔是你从判官殿里偷出来的吧。”

“是我。”谢莎莎抬眼看了看周漠,眼睛不再是死水一潭,而是充满复杂的情绪,红色的液体持续第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来。

“那你应该知道怎样遮掩吧?”

“不用掩盖,在这里,我就是透明的。他们看不到我,不和我说话,我就那样走进去,再拿走东西,都没有人看我一眼。”

“……唔,”周漠想了想,“那就没问题了。”

但苏一槿却觉得一盆冷水浇到头上,他无法想象十几年来一直当一个透明人,是怎样的感受。

周漠拿起两件东西,放到谢莎莎手上:“捧好,如果还想见你妈妈的话。”

谢莎莎看了看他,低头把东西捧到了手上,周漠手指一动,包裹着两件东西的红线突然一断,布也随之落地,一个漆黑的砚台和一支漆黑的毛笔出现在面前。

“挺有用。”周漠挑了挑眉,突然向谢莎莎伸出手去,手指在谢莎莎的脸上擦过。

谢莎莎猛地向后退了退。

“借你的血用一用。”周漠说完这句话,突然拿出一把小刀,割破了自己沾着谢莎莎血的手指。

两人的血混合在一起滴在了漆黑的砚台里,被砚台一点一点吸收,然后砚台底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黑色的墨汁慢慢涌了出来,在整个砚台里盘旋。

眼看周漠伸手拿起那支笔,苏一槿大吃一惊,几乎是飞扑过去一把抓住周漠的手:“你答应过我的!”

“是,所以你信不信我?”

“……”盯着周漠的眼睛看了半晌,他终于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手,然后不情不愿的哦嘀咕了一声:“信。”

“放心,你忘记了?陈睿也说过,这笔,我能用,他不能用。”周漠拍了拍他的头以示安慰。

 

苏一槿看着谢莎莎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那个漆黑的墨砚,她的血泪不停的滴进砚台里,然后被淹没在漆黑的墨汁里。

周漠提着笔,在纸上飞快地作画。

眼前依然有川流不息的白色人影,排成长列,向前方的拱桥前行。四周浓雾弥漫,让他看不到更远的地方。他们三个人就如同是这一个轮回站点的观光者,置身事外——并想从这里带走什么。

如果照着传说,奈何桥下应该是血海蛇河,鬼魂若罪孽太深,就连进入阴曹地府的资格都没有,过桥时就会掉下桥去,被河中巨蟒吞噬。桥的两边应该有手持利刃的鬼差,将那些想从河里爬出的鬼魂刺穿。所以他想象中的奈何桥,一直是一个哭声震天,血腥遍地的地方。没想到这样安静……不,寂静。

在这样的一片寂静中,他干脆地也静下来看着周漠画画。

周漠在认真画画时会不顾四周,仿佛什么也不会进他的眼睛,或者说,他眼睛里看到的地方不是这里。他的眼神会透过面前的模特、画纸……看到更远的地方。这男人因为喜欢皱眉,所以眉间有淡淡的痕迹,眼睛不大却很好看,笑起来会弯成新月,再从月亮里闪出光亮。手指很长,并且骨节分明,只要握起来就显得很有力量,苏一槿就亲眼见过他一拳把人揍出两米开外,但握着笔的时候却看起来很灵活。比如现在,一侧一拖都如同行云流水般。

“……看得高兴吗?”正当他还盯着周漠的手猛看的时候,周漠的手突然停住了。

“啊?”他回过神来,发现周漠正看着自己,“我、我打搅到你了?”想到自己一直看着周漠猛看还被发现了,他就有一种干脆就此狂奔到眼前的奈何桥上去的冲动。

“没,画好了。”周漠伸手揭起眼前的画纸,一幅谢莎莎的画像出现在眼前,不是苏一槿之前曾经看过的那些“死相”、“尸体”或者“鬼魂”的样子。而是十几年前的谢莎莎,一个天真烂漫的可爱女孩,充满生机,毫无阴霾之气站在一座拱桥旁。

“这是我。”谢莎莎突然道。

“再按一个手印,她就真的成了你,可以代替你永世活在这里。”周漠指了指画的左下方,他的印章旁:“这也算是我和你的契约,你按下这个手印,就代表着你同意我创造另一个你。”

犹豫片刻,谢莎莎腾出一只手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周漠的印章旁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画纸突然碎裂开来,纸片如同出笼的蝴蝶般扬起,画上的女孩瞬即站在了他们面前。嘻嘻笑着,随随便便就跑出了结界,一会就消失在了白雾里。仿佛没有任何人看见她,她也看不见任何人。

“她没有感觉,没有感情,没有知觉。可以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在这里游荡。”周漠突然伸手在空中一抓,从飞舞的碎纸屑里抓到一张盖着他的印章和印着谢莎莎手印的碎片。“接下来,我带你去见你妈妈。”

“……打扰你耍帅是很不好意思。”苏一槿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请问我们要怎么到另一座山?我怎么看都觉得我们被困在这里。”

“女儿找妈妈,你觉得还用得着很复杂的程序吗?”周漠把那张纸收进口袋里,“他们两个是血脉至亲,又在这里一阴一阳平衡两山这多年,母女之间的联系根本就是深不可测,只要没有山的束缚,根本不用任何花招就能找到彼此。”

说完,周漠重新摊开鬼砚和鬼笔的封印,让谢莎莎把两件东西包了进去,再塞进了苏一槿的大衣里。然后拿出一根红线,在苏一槿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另一根绕到了谢莎莎的脖子上,“这是保证你们的生气不会外泄。”说完又点燃了一只烟。

“好了,现在我要撤除结界,在那一瞬间,你用你最大的声音叫妈妈。”深吸一口然后吐出烟雾,周漠看着谢莎莎说道。

“啊……好。”谢莎莎仿佛刚刚从梦中清醒过来一般,懵懂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妈妈能听到你的声音,我们几个人,马上就能到她身边。如果听不到……那你大概永远也都见不到她了。”周漠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牵起了苏一槿的手,“你拉住谢莎莎。”

他点点头,伸手牵住谢莎莎,只觉得那只手比刚刚多了一丝暖意。

“准备好了?”周漠看了看另外两人,突然把手上的烟一弹,没抽完的香烟划出一个小小的弧线,掉落到了结界的边缘,然后整个圆圈突然燃烧了起来。

那一瞬间,好像整个世界都定格了,白雾飞快的散去,远处仿佛传来了他想象中的那种痛苦的哀嚎。而流的白色人影全部停了下来,然后齐齐转头看向他们。

正当苏一槿以为完蛋了的同时,一声清脆带泪的童声突然激荡在整个空间里。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听过这样悲伤的呼唤母亲的声音。

 

TBC

 


评论(4)
热度(3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