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12)】

LJJ点我

================================

“忘了吧。”

这是一句并不复杂的咒语,当初是一个封印,而现在就是解开封印的最后一把钥匙。

苏一槿再次睁开眼时看到了周漠,还有变回了空白一片的房间,四周没有铺天盖地的漆黑墨汁,也没有那些连绵不绝的画。

周漠的表情有点奇怪,沉默了半晌,伸手擦了擦他的脸颊,有些尴尬地说:“别哭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在哭。好像依然和十几年前的那个自己重合在一起,那些被遗忘的零碎的记忆,还有曾经的那些内疚和悲伤一下全部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因为压抑太久而显得更加气势汹汹。

他哭得打了个嗝。

而周漠显得比十几年前更加手足无措,安慰半天无果后,突然说道:“……你想起来了?”

“嗯。”他拉起周漠的袖子狠狠地擦了一把鼻涕,“你混蛋。”

周漠的表情更加尴尬。

“你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吗?”他抬起头。

“……我们可不可以回家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先解决眼下?”周漠移了移身子,苏一槿这才看到他背后还躺着一个人。

“……陈睿?”他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现在又抽了抽鼻子:“你是叫我和你一起毁尸灭迹?”

“他没死,”周漠有无语道:“只不过他的生气和灵都被鬼笔吸尽了,现在只能算一个空壳。”

“那我们怎么办?”

“叫救护车,再让学校通知他的家人。”

“……嗯……莎莎和她妈妈呢。”他呆了半晌后,还是问了出来。

仿佛没料他会问这个问题,周漠迟疑了一下才道:“……因为宿主已经变成空壳,我刚才又暂时封印了那只鬼笔,陈睿曾经用鬼笔的力量创造的空间、联系……甚至那两幅代替他们母女被束缚在山上的画都失去了力量……所以,她们两个应该已经被换回了原来的地方。”

“……其实莎莎只是想让我想起来,她那天走过桥后,还一直在那里等我。”他有点闷。

“嗯。”周漠点了点头。

“她虽然讨厌你,却从来没想过要害我。

“……嗯。”

“真的没办法帮她们?”他看着周漠。

这一次周漠没有点头,但是也没有摇头,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最后说:“你要是能把你的脸擦干净,我就能想想办法。”

 

当然苏一槿很快就擦干净了脸。可等他终于回到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红肿的眼睛时反而对自己的失态非常悲愤交加。他记忆中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哭过,这一次让他觉得身体里70%的水分都给耗干了,但也轻松了不少。

他走到客厅,周漠正拿出了几份东西放在茶几上,看见他出来就向他招了招手,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过去坐下后,他发现那是几份已经非常老旧的报纸,上面各用铅笔圈出了一块,正是当时谢莎莎家出事的新闻。

他不解地看向周漠。

周漠点了一支烟,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当年我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谢莎莎肯定是出事了,她妈妈受不了打击而自杀了。但我外公告诉我,以这家人现在的情况,他帮不了她们,但这不是我们的错,如果可以的话,就把这件事忘了……我当时给你了一颗糖,那颗糖的糖纸是我祖父画的咒符……”

虽然并没有太在意当时周漠选择让他忘记,但听到“帮不了”,苏一槿还是有些沮丧。

但周漠又继续说了下去:“但事实上是因为我外公这个人很不赞成干涉那边的事情,因为他早年犯了一个错……你想知道是什么错吗?”

苏一槿看了周漠一眼:“你想说吗?”

周漠笑了一下:“大概不太想。”

“那就不要说,”他随口道:“我虽然好奇心很重,但不代表我没神经。”

“只是比一般人要粗上那么一点。”

“那你现在是想继续交代错误?还是跟我斗嘴?”

“……好吧,后来我把这件事情也抛到了脑后,直到这次你开始做噩梦我才想起来,想想当年的事情觉得没那么简单——我搞来了当年的报纸,发现谢莎莎的母亲是在双桂山上自杀的,如果是为女儿的失踪而伤心欲绝轻生,为什么不去女儿失踪的地方,而要一山相隔?我在那个时候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让莎莎不生不死,一直活在阴间的办法……是吗?”

“你知道?”周漠难诧异了一下。

想起自己并没有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他就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周漠。

“哦,”周漠抽了口烟,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之前也说过,那个空间是陈睿用谢莎莎母女的记忆创造出来的,所以大概是她们在空间崩溃之前,想让你看到所有的真相……那个告诉谢莎莎母亲这个办法的人,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我已经非常努力的去看他的脸了,但怎么都是一片模糊。”苏一槿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陈睿也说过有人告诉他怎么上山拿鬼笔的办法。”说完这句话后,周漠似乎又一次陷入了思考,房间里顿时一片安静。

“那……”苏一槿忍不住开口问道:“到底有没有办法帮他们母女俩?”

周漠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想怎么帮他们?让他们母女安静往生?还是送谢莎莎的母亲往生,然后让谢莎莎从阴间出来,重新开始生活?”

苏一槿愣住了。

“当年是谢莎莎的母亲做的这个决定,她不惜让自己永生痛苦,也要保住女儿最后那一点微薄的希望,如果你让她们一起死,她岂非枉死?但如果让谢莎莎重新开始人生,那么她将一个人孤独活下去,没有任何亲人,而且记忆将停留在十几年前,来面对现在这个世界.你,我们能为她们做这个决定吗?”

“我……没有考虑过这么多。”苏一槿有点晕,又急急接道:“我知道我们没有资格来做决定,但我也知道她们现在这样的状态不对!”

“没错,所以我们去问吧。”周漠摁熄了烟。

“啊?”苏一槿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她们两个现在相当于两山的人柱,我的招魂术对她们没用,所以只能自己去了,我们现在出发应该在晚上能到。”周漠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实在赶不及回来,就给令小彬打电话,说我为了新书带你采风去了。”

“……《青春少女两三事》?”

 

苏一槿一直觉得自己是行动派,但他没想到周漠有时候比他还疯,当他看到周漠拿了一堆东西塞进汽车的后备箱时,他依然站在车旁发呆。

“这个拿着。”周漠拿着一个盒子向他抛过来。

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是什么?”

“鬼笔。”

他差点把盒子又给周漠抛回去。

“好好拿着,我们能不能帮到那母女俩,这笔可是关键。”

“你要干什么?”苏一槿警觉了起来:“周漠你给我听好,我是想帮莎莎和她妈妈,但是绝不建立在要你的危险上,如果你想学陈睿,那我立马把这支笔丢进长江,你想都不要想。”

“你还是很内外分明的嘛。”周漠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

“笑什么笑,我说真的。”他皱起眉头。

“笑是因为我高兴。”

“高兴个屁啊你!你要是……”

他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周漠打断了。

“我答应过你,我不会死的。”周漠稍微弯了弯腰,凑近他的脸:“我现在追加一句,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绝不食言。”

大概因为距离太近,或者是周漠的话太具有煽动性,他一下子脸烧得通红。随便嘀咕了一句你知道就好,就蹭地一下开门窜进车里。留下周漠一个人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僵硬了半天才直起身,随即摸了摸下巴。

 

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苏一槿坐在副驾驶席上望着窗外。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老家,特别是老城淹在水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没想到现在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回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窗外的树枝在灯光的映射下张牙舞爪,但因为周漠就在身边,他很快安心进入了梦乡。


评论(4)
热度(39)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