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10)】

LJJ点我


============================================


那个女人蜷缩着腐烂的身体蹲在角落,仿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般一样不能动弹,但依然死命瞪着他们,发出似哭似笑的凄厉声音。

“你干了些什么,她应该是离不开那座山的。”周漠的脸色不太好看。

“你也看到了,我没有让她离开那座山。”陈睿用手指点了点四周墙上的一副画,那是山顶巨大的槐树下,一个女人的黑影正在火焰中挣扎,“我只是搭建了一座桥,只不过桥的这边我是老大。”

陈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快,看起来有些得意。

“原来如此,”周漠笑了笑,看着陈睿的脸:“你以为你连接了阴间和人间?”

“我没有那么自大,”陈睿不动声色地答道:“如果不是有这个笨蛋女人的遗物和她女儿的执念,我确实没办法让她们离开那两座山,更别说……”他动了动手指,角落里的女人发出一阵哀嚎,陈睿很满意的继续道:“更别说控制她们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那女人的声音让苏一槿咬紧了牙齿。

“我正在做一个实验,”陈睿露出了愉快的神情:“正是这两个女人给我的灵感,虽然一开始我只是为了完成和她女儿的契约,带她女儿来见你,很可惜,我费了不少力气把她带到了这里,而且她还是没办法离开画的区域,于是我只能再建一座桥,把画的复制品也作为一个中转站,这个中转站就变成了我的地盘……”

不等他说完,周漠就打断了他:“邱云也是你的实验品之一吗。”

“没错,”陈睿整个人的神情已经和一开始判若两人:“我尝试向他的大脑直接灌输想法,并且让那个女人去吓唬他,结果他真的被吓的屁滚尿流。”

说完还“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

“你这个混蛋!”苏一槿挣开周漠揽着他的手,向陈睿冲了两步,刚举起拳头想砸过去,就被周漠从后面捞了回去,“放开我!”

“安静点,我跟你保证他不会有好下场。”周漠收紧手臂,把人牢牢环在自己怀里。

“那你能保证自己有好下场吗?师兄。”陈睿仿佛很有兴趣地问出这个问题。

苏一槿忍无可忍,虽然被周漠抱住了腰,也奋力伸出腿去乱踢,仿佛不给对方一点肉体伤害就绝不善罢甘休。

“喂喂喂,跟你说了安静点,你是想削弱我的战斗力吗。”周漠这句话倒是起了作用,苏一槿恨恨地咬咬牙,老实了下来。

其实他自己很清楚自己为何这么暴躁,比较起一开始以为对方是针对自己,现在眼前这个陈睿处处针对周漠更让他无法忍受。

“师兄,你家的小朋友好像不太安分啊。”陈睿饶有兴趣地看着苏一槿变幻莫测的脸。

“注意你的用词。”周漠面无表情道。

“是吗,”陈睿怀念道:“我还记得我刚到学校的时候,看到你的画想伸手摸一摸,你说的那句‘别碰’和现在是一个语气。”

周漠“哦”了一声,道:“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陈睿好像真的不在意似地摆了摆手:“师兄,你不觉得有趣吗?这两个女人只是开始,接下来我们还可以试试别的,如果能建出真正的‘奈何桥’……那么用我的办法,就可以随意从‘那边’召唤出什么,再控制住。”

“我们?”苏一槿抓住了他的关键词,更加忿忿。

“没错,我和师兄。”陈睿对他笑了笑,环视着四周的画:“你看,如果能打开真正的道路,我们甚至可以连接到那里”他指了指一张很复杂的图案:“十八层地狱。”

“你的意思是,现在还没有成功是吧?”周漠突然露出了然的神情。

 

陈睿的表情变了变。

“一开始到门口我就觉得很奇怪,”周漠看了看苏一槿,继续说道:“虽然从感觉上,是你从这里联接了整个鬼城,但事实上我碰到铁门的时候就猜到不是这样,因为我和苏苏都觉得熟悉——但我们熟悉的是十几年前的那个丰都,不是现在的。”

“……所以,这里只是你的一幅画,或者说,是你创造的一个空间,用你所控制的那两个可怜女人的记忆,还有你怀里的那个东西。那个东西能让你和苏苏、邱云的大脑搭起桥,但是要连接整个阴曹地府,还差得远。”

陈睿愣了半晌,然后不受控制般大笑起来,随着他的笑声,原本蹲在角落的那个女人突然消失不见。

周漠皱了皱眉,把苏一槿塞到自己背后。

“看样子他是要恼羞成怒了,不用客气,狠狠扁他!”苏一槿从后面探出头,在他耳边轻声说。

“你上?”周漠还笑了一下。

“如果你确定他不会用召唤兽,我现在立刻就能上!”苏一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说实话,那个女人的消失让他轻松了不少,但很快他又因为自己的逃避心理而产生了负疚感。

“很精彩,不愧是师兄,不过你说我是怎么把那两个女人带下山的呢。”陈睿擦着眼角笑出的眼泪,回头看着他们说。

“你放了什么替代物?要是我没猜错,是那两个人的肖像画。”周漠一只手插进了裤兜里,看着面前的人。

这次陈睿显示出了一丝不安,随即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没错,我和谢莎莎定下契约,带她和她母亲下山,并送她去找苏一槿,以此换得了我要的东西,但她们一旦离开两山就会失衡,我们根本逃不出来,所以我留下了画……我的画已经可以替代灵魂成为支撑阴阳的人柱,羡慕吗?这是你甚至你的外祖父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你们做得到,当年她们母女就不会……”

陈睿话音未落,就见苏一槿突然从周漠背后窜了出来,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巨大的冲力使他一个不稳就跌坐在了地上。

周漠目瞪口呆地看着苏一槿脚到成功后,又迅速地缩回了他身后。

“我忍他很久了,”苏一槿瞪了他一眼,又别了别嘴道:“你们继续。”

周漠回过神,若有所思道:“这真是我今天心情最好的时刻。”

“你心情好得太快了点,拜托你先搞定他。”他指了指坐在地上的那个人。

陈睿还保持着被踢倒在地的姿势,低着头喃喃自语:“我的力量明明足够了,为什么还是做不到?我能封印人柱,能在活人大脑里搭起鬼道……为什么我不能联通整个地府?”他慢慢抬起头,看向周漠:“我想了很久,还差什么,直到后来我发现了……我差的是血统。”

 

周漠微微眯起了眼。

“看来你知道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东西……那个人没有说错。”这是陈睿今天第二次提到“那个人”,让他不得不在意起来。

“我只要有你这种血统……再加上这个东西……”陈睿摩挲着自己揣在怀的那个东西。

“你差的根本不是血统,是人品,”苏一槿不等他说完就接了下去:“如果不是人品问题,就是人格从根本上出问题了。”

周漠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今天真是让我惊喜不断。”

“因为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有机会罩你。”

“你说这话的时候可不可以别躲在我背后?”

“不可以,”苏一槿脸色白了白,用手指了指陈睿:“因为现在好像要换你罩我了。”

他们两个一起向那边看去,陈睿在他们斗嘴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面朝着墙壁伸出手,一滴一滴的墨汁从他的手指滴落地上,不一会,地上就积起了一片黑色的水渍。

“你用墨把她们封在你体内?”周漠看着那摊墨黑的水,再抬头看向陈睿:“你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是吗,我大概早就已经不是人了……”陈睿转回身来,两人都是一惊。

陈睿的脸上没有了五官,如同白纸一般,但却有三个墨黑色的洞在眼睛和嘴巴位置,并且不停地向外流淌着墨汁。

“我已经很难再维持以前的样子……但只要换一个身体,换一个不会被这种鬼气影响的身体,一个有着那边血统的身体……”陈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只通体漆黑的毛笔:“我就可以随便判断生死,联通幽冥。”

“……你偷了判官笔,”周漠皱起眉头,声音有些低沉:“你以为你获得了力量,其实不过是这只笔在吸取阳寿和生气,你现在已经只剩一个空壳了。”

“可是我的灵还在,所以在我成为空壳之前,我要换你的身体!”陈睿的话音刚落,就有无数的黑影从地上的墨迹里冒起,向两人扑来,“而至于你……苏一槿,你欠别人的,正有人等着你还。”

这句话让苏一槿顿时一愣,本来后退的脚步也顿住了。周漠啧了一声,闪到他的身前,迅速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白纸张开,那些黑影像是瞬间改变了方向,向那张白纸上冲去,一会过后,白纸上都是斑斑点点的墨迹。

“鬼气也好,墨也好,都对我无效。”周漠用两只手指夹起那张纸,那张纸一下子燃烧起来,“你应该很清楚吧。”

“那你的苏一槿呢?”陈睿又发出了一串那种咯咯咯的笑声。

周漠猛的回过头,看到苏一槿正苍白着脸对他露出苦笑,谢莎莎的母亲正趴在他背上,用手环着他的脖子。

那种熟悉的感觉让苏一槿不敢回头看自己背上是什么东西,但随便猜猜也八九不离十,动物尸体烧焦的味道让他的胃已经翻腾了起来。但当他看到周漠眼神一冷,马上喊到:“别下重手!”

“……”周漠愣了愣,“我可没带那么多温和的工具。”

而这个时候,陈睿已经整个人都溶进了墨汁里,只剩一个带着黑洞般眼睛和嘴巴的头颅,带着满地的墨汁里向他们涌过来。

“我给你的剪刀带了吗?”周漠看了看眼前的状况,问向他。

他点了点头,但不敢动弹。

“刃朝内含到嘴里,闭上眼,不管听到什么也不要睁开眼睛,更不要吐掉剪刀,就算是我叫你也不行。”

明白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拖后腿,苏一槿立马点了点头,强忍着身子移动时和尸体的摩擦感,从口袋里掏出剪刀含到嘴里,闭上眼睛。然后感觉到周漠的手在他额头上抚过,像是写了什么。

突然间,他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环着他脖子的手也消失了,外界的声音离他非常远。但他听到一个小女孩正在他身边轻声对他说:

“苏苏,我们不要理周漠了,我们自己去那边的山上玩儿……”

 


评论(1)
热度(34)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