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9)】

LJJ点我

================================================

事实证明,两个男人睡一个沙发是违反科学定律的事情。周漠早上醒来的时候,不出所料地发现自己在地板上。而苏一槿正裹着毛毯睡得正香,像一只毛虫,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头顶乱糟糟翘出来的头发。叹了口气,他把人从毛毯里扒拉出来,但这只是让那个人皱起眉头缩成一团。

“苏苏?苏苏?”凑到耳边唤了几声,但对方只是不耐烦地“嗯”了一下。

“你再迟到翘班,这个月的奖金就真的泡汤了。”

“啊!!”苏一槿猛地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周漠的特写。

“今天是星期六,早上好。”周漠笑了下。

“……早……你个头啊……”

虽然满腹怨气,苏一槿还是认命地顶着鸟窝头爬了起来,梳洗的时候,看到周漠正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在纸上写着什么。

“怎么?”看周漠挂了电话,他从卫生间探出头去。

“拿到了那位同学的地址。”周漠扬了扬手上的纸条。

“哇,我第一次知道你这么神通广大。”他用毫无起伏的音调说道。

“他的辅导员是我以前的同学,这样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学弟。”周漠面无表情地耸了耸肩,把纸条塞进了衣服口袋里。

“哦……”苏一槿看了看他。

“嗯?”

“那啥,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哇,你居然有这种自觉,我好高兴啊。”周漠也用毫无起伏的音调道。

“靠!”

根据周漠的那位辅导员同学的说法,陈睿是美院中国画系大三的学生,也就是说,确确实实的是周漠的学弟,不过很显然,周漠对这个学弟毫无印象。陈睿也很少和其他学生有交往,并不住在宿舍,而是一个人在外租了房子,成绩不错,但连他的辅导员都不怎么记得他的脸。

他们到达陈睿租住的那个居民小区时,周漠皱起了眉。

“这个家伙……”他抬起头,看了看小区的上空:“他到底在搞什么?”

“啊?啊?”苏一槿被他搞得一头雾水,也抬头去看天空。

小区的上空飘荡着一片浅墨色的乌云,但最近天气一直不好,这片乌云并不能让人感觉到什么异状。但是苏一槿呆呆地抬头看了一会,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突然笼罩了他。那种感觉并不是视觉上的,而是从毛孔沁进了他的全身,吹到他身上的风,还有气味,一切都在提醒他……

“喂。”周漠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他一瞬间回过神来。

“周漠,这里是……”他突然明白了周漠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嗯……这个叫陈睿的人,把这里联接上了我们的老家。”周漠的脸色不太好看,显然情况比他想象中的棘手:“他手上肯定有什么东西,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强的能力。”

“那现在……怎么办?”

“进去,看他到底要怎么样。”

说完这句话,周漠突然握住了他的手,他有点诧异地想挣开,但是周漠却握得更紧。

“如果等会你看到什么不想看的东西,就闭起眼,但不能放开我的手,明白了吗?”

“哦,好。”知道周漠这样做肯定有原因,他也用力回握住了对方的手,周漠的眉头舒展了一点,伸手推开居民小区关着的铁门。

苏一槿看到那一瞬间周漠的表情有点奇怪。

“怎么了?”

“没什么。”周漠摇了摇头,拉起他的手往里走去。

 

小区里非常安静。和上次在邱云家那栋居民楼里的感觉很相近,只不过更加死气沉沉。因为是初冬,绿化带的树枝已经显得有点零落,还挂着仅剩的残叶,有风吹过,叶子却没有动。

苏一槿亦步亦趋地跟在周漠身边,紧张地望向四周,整个小区里都没有人,没有人声,没有人气。但是……他觉得有人看着自己,不止一个人看着自己。那些视线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扎得他冒出了冷汗。他又看了看四周,在那些老旧居民楼的窗户后,在那些枝桠的背后,仿佛都有一双一双的眼睛。他想起了曾经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些人,身体是黑色的影子,只有眼睛和嘴巴。

心里有点发冷,他又握紧了周漠的手,感觉着从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他好受了一点。但当他抬起头,却很惊恐的发现,他看不清楚周漠的脸!

明明近在咫尺,他却觉得对方的脸非常模糊,仿佛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他只能清楚的看到周漠的眼睛……突然瞪向他。

一惊之下,他就想甩开周漠的手往后退,但是手却被握得很紧。

“闭眼。”他突然听见周漠这样说,随即想起了之前周漠说过的话,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周漠牵着他的手向前走。

闭上眼后,周遭的世界显得更安静了,他觉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他俞加不安,开始怀疑身边这个人是否真的还是周漠吗。想到刚才那个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他就觉得退缩。或者那又是自己的幻觉?但周漠不是说过那家伙到他大脑里的联系已经暂时切断了吗?他开始无意识的想抽出被周漠握住的手,但对方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像铁钳一样禁锢着他的手。

“别动。”周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马上就到了。”

不得不说那熟悉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安抚了他,于是他深呼吸了一下,重新稳定了心神,刚往前迈了两步,鼻子就撞到了周漠的肩膀上。

“好了。”周漠松开了他的手,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他突然间觉得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狭小的居民楼入口,回过头,离小区的铁门不过100米左右。

“这么近?”他觉得自己绝对不止走了这么点距离。

周漠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刚才看到我变成什么样了?”

“只有眉毛没有眼睛。”他心想还好没变成那样。

“你看,”周漠没理会他的话,指了指来时的那条路,“地面。”

苏一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地面是普通的水泥路,大概很久没有人修缮,地面有着一条条的裂痕,各种垃圾和落叶随意的堆在路边,有些地方还积起了污水洼……除此之外,还有涂鸦。

——涂鸦?他定睛看了看,那是一些像用很粗的炭笔勾勒的图案,乱七八糟,看起来像是小孩蹲在地上随手画的东西。

“有问题?”他踮了踮脚,付到周漠的耳边问道。

“嗯,算是吧。”周漠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这小子这么乱来,也许不等我们出场就有人收拾他了。”

这句话声音不小,所以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做出了反应。

 

走廊深处发出了个嘎吱一声,一扇看起来不太结实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很瘦弱的青年站在那里,头发很长,几乎披到肩上,面目模糊,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而这个人正面对着他们,拍手道:“精彩,实在是精彩,我第一次遇到眼都不眨就走过我这个画阵的人,不愧是师兄。”

“……你确定他不是你徒弟是你师弟?”苏一槿听到这话,不顾周漠的眼神威胁继续道:“我怎么觉得他这调调这么耳熟呢。”

“……”张了张嘴,周漠最后只说出一句:“我不认识他。”

“但我一直很崇拜师兄。”咧开嘴角笑了笑,青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还有你,苏一槿。”

苏一槿皱了皱眉,跟在周漠的背后快步走进了那间屋子,而刚一进去,他就被惊呆了。

客厅里什么都没有,四面刷白的墙上全都是画。而且都是他熟悉的景色,之前看过的那两幅索桥和奈何桥也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阴司街、天子殿、十八层地狱……陈睿把整个鬼城都搬了过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周漠面无表情地望着低头站在他面前的陈睿。

“师兄,我刚进学校时就见过你的画,真是非常漂亮,充满让人着迷的力量,是我怎么努力地也赶不上的,”陈睿慢慢抬起头,看向四周的画:“但是后来我知道,那不是因为画技的原因,而是因为画里真的有力量。”

周漠没有接话,于是陈睿继续说了下去:“我打听了你的事,知道了你的出身,还有你的画是跟你外祖父从小就开始学的,他是个鬼画师对吧?于是我去了你的老家,很可惜,老城已经都在水里,但是在那里我遇见一个人,他告诉了我得到力量的方法。”

周漠的表情终于动了动:“谁?”

“不能说。”陈睿笑起来,仿佛很满意周漠的反应:“于是我晚上上了平都山——”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苏一槿插嘴道:“我们那里的规矩,晚上6点后就不能一个人上山。”

“原来你知道啊。”陈睿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笑容,随着这句话,周漠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什么意思?”苏一槿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但陈睿没有理会他,继续说了下去:“当然,以我的能力要找到那件东西是很难的,差点就赔了一条命,可惜天无绝人之路,我在山上又遇到了一个可以帮我的人,只要我答应帮她一个忙,她就帮我拿到那件东西。”

“谁……?”这次换成了苏一槿发问。

“一个不能算生,也不能算死的人……一个十几年来,一直活在阴间的可怜孩子。”陈睿收起笑容,看向苏一槿:“你不记得她了吗?”

“谢莎莎。”周漠看着墙上的画,从嘴里吐出三个字。

周围的空气突然震动了起来,周漠一把把苏一槿扯到怀里,然后谨慎的盯着房间的一角。那里的空气扭曲了起来,随即传来了女人的哭声,然后是笑声——最后是一个身影。仿佛刚从火场里爬出来的,残缺不堪的腐烂身体。

“她……她就是我在公车上看到的那个……”苏一槿全身颤抖了起来,那种粘稠而又冰冷的触感他还记得。“她……她就是那个什么谢……莎莎?”

“不是。”周漠看着那个女人,表情显得有些悲哀:“她是……谢莎莎的母亲。”


tbc

评论(2)
热度(4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