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EC]杀身之祸(4-5)

更了一点,结果还是过了12点……迟到的一美生日贺。


=========


4.

艾瑞克并非是第一次见到查尔斯·泽维尔。

事实上,呆在这个地方的人都有那么一张名单,上面罗列着一些最好不要惹的家伙——比如今天那个和他干了一架的大块头,外号也许是石头人,或者神像?之类的玩意儿,他记不清,但身边这个和他一样躺在病床上,有着柔软的卷发和蓝色眼睛的——他敢打赌年纪不会超过30岁的青年,他们却叫他“教授”。

在第一次听说这个外号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位会是一个孤僻或者残忍的老头,教科书级的罪犯,和其他外号是“博士”或者“船长”的人一样,大概被判了两百年左右的监禁——当然,最终他只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在农场的干草垛里。

那是7月的光景,烈日曝晒下濒死的植物散发出暮气沉沉的焦糊气味,混合着动物排泄物的味道,几乎能让人发疯或者窒息,但和采石场相比,农场却是个好去处——他运气算是很不错(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才得到了这个活儿。

他将袖子卷到手肘,拖着脚镣踩过干裂的地面,将一捆干草扔进仓库,扑腾的灰尘在高温和阳光下颗粒可见,他抬起头,看见一个青年在仓库角落里抽烟,他的头发汗湿了搭在额头上,看不清表情。事实上这当然是危险行为,因为一点的火星都可能将这个鬼地方付之一炬,但那个青年看上去十分享受这种危险,他一直看着自己指尖那点可以控制的,并且能及时扑灭的火种——或者说只是在偷懒,他没有脚镣,应该不是什么危险分子。

艾瑞克不确定对方是否看到了自己,也没有过久停留,直到在傍晚从农场回程时又一次见到那个青年,对方正背靠卡车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狱警聊天,他被上了手铐,但似乎完全不以为意,在昏黄的夕阳和尘土里歪着头露出些笑意,像老旧电影海报上的男主角。

说真的,他觉得以这个青年纤瘦的身量,在那个壮汉眼里也许还不够填牙缝——换句话说,这个青年大概是十分符合白城标准的“猎物”,年轻,好看,有线条漂亮的脖子和手腕,最主要的是看上去很容易就范——并非每个人都可以驯服野马和猎豹,更多的家伙期望着用简单的办法解决自己跨间那玩意儿的需求——除了打手枪外。

但招惹“教授”显然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5.

“我也听说过你。”

艾瑞克看着天花板,他被弹性胸带绑得十分严实,据说断裂的肋骨要三个月才能痊愈,当然这代表着他可以清闲地度过三个月——要是有个好律师说不定还能捞他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但他并没有好律师,他清楚这一点。

“我听说你是个赌徒。”他说。

“和你听说的不太一样,”查尔斯笑了,“你觉得我在赌博?”

“不是吗?”

“赌你会不会告发我,还是赌你会不会对我说的话感兴趣?”

”你很有自信。“

”当然,因为我并没有把这当作赌博,或者说,我认为自己从未参与过赌博。“

这一次艾瑞克没有回答,他保持着标准的睡姿,甚至闭上了眼睛,这让病房里安静了下来,许久后查尔斯才再次开口。

“你听到了吗?”

虽然并不愿意被牵着鼻子走,但艾瑞克还是不自觉地留意起四周的声音,首先注意到的是自己的呼吸,平缓而又舒展,随后是屋外诊疗室里狱警的鼾声,以及抽气扇的嗡嗡声……听起来不太对的嗡嗡声。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就是机械步入老年后又突然患上了癌症,各项机能都在逐渐被腐蚀,并且渐渐放弃抵抗的声音。

”这是你的赌注?“艾瑞克依然没有睁开眼,”用来打动我的。“

”你和我想的一样顽固,“查尔斯笑了一声,也调整了睡姿,仰面看向天花板,”当然,如果你必须认为这是赌博的话,这只能算我手上的一对7。“

”你认为我会问你的鬼牌?“

”事实上我正等着你发问,因为我准备了非常漂亮的回答。“

”我听着。“

”你,“查尔斯说,”你就是我准备的鬼牌。“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3)
热度(5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