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6)】

LJJ点我


====================


苏一槿和令小彬在原地愣了片刻,然后步伐一致地倒退两步。

邱云的尸体直挺挺地坐在马桶上,七孔流血,双眼圆瞪,木然的直视着前方,眼眶已经微有萎缩,所以让人有一种眼珠随时都会脱框而出的错觉。血迹从邱云的尸体上蔓延到地上,甚至墙上,浴缸里,都是大片褐色的瘢痕。

在那双眼睛的瞪视下,苏一槿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次……不,不是我的幻觉吧。”

“不是。”令小彬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显然眼前的情况很大程度上超乎了他的意料。

“愣着干嘛!报警!”确认了不是自己的幻觉,苏一槿马上想到这是凶杀案现场,虽然心里那种危机感并未完全解除,但两个人呆在这里和“他”大眼瞪小眼绝对不是明智做法。

“噢!”令小彬终于回过神,从口袋里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拨号。

苏一槿拉着对电话大呼小叫的令小彬,面朝着尸体慢慢退回了客厅里,直到那具尸体完全消失在了视线里,他才松了一口气,想在地上的一片狼藉里找到自己的护身符。

“警察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令小彬看向苏一槿,随即“啊!!!”地尖叫了一声,吓得苏一槿一个激灵跳起来。

“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啊你!”他没好气地向令小彬瞪去,但这一眼之下,却看到令小彬苍白着脸盯着自己的身后,全身便如坠入冰窟般僵住了。

“我后面有什么?”吞了口口水,他再好奇也不敢回头。

令小彬用口型对他说出两个字,他完全没明白,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货。

“……给周漠打电话。”说完这句话,他深呼吸了一口,快步往令小彬的地方走了几步,再猛的转回身去,一看之下心脏差点停工。

邱云——姑且还称他为邱云,立在客厅通往厕所的那个通道口,侧着身子,僵直不动,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是这个姿势,一直在这个地方。

来不及细想是他是没死透还是又活了,苏一槿把正在哆嗦着给周漠打电话的令小彬往身后一塞,双眼瞪着通道上的东西,然后顺手握住了身边的一把椅子。心想着这可是最后的保命武器了,必要时就给他来一个在江湖十八般武器排名第一的折凳的亲戚,折椅。

但下一刻,握住椅子的手腕却被抓住了,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柔软、冰冷。苏一槿心里咯噔了一声。

“苏苏……”

他低下头,看到的正是那个仿佛咧到了耳根的笑容,那个有着黑洞般五官的小女孩,正仰着头,用死谭一般的眼睛对着他。

“苏苏……”虽然女孩的嘴巴保持着咧开的笑容没动,但他还是听见声音从女孩的嘴里发出来。

“电话断了!我还没说地址呢!”胡乱按着重播,却一直出现忙音,让令小彬很烦躁的把手机塞回了裤兜,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苏一槿苍白着脸,被一个黑色长发的小女孩抓着手。

“×××!”爆了一句极难听的家乡话粗口,令小彬又向后退了两步,背紧贴到了窗户上。

“药粉!周漠给你的药粉!”苏一槿被令小彬的那句粗口骂得一回神,突然想到虽然自己那包撒掉了,但今天一早周漠也给了令小彬一包相同的药粉,。

“可是,他说那,那是你遇到危险才能用的,呃。”令小彬讲话已经有点结巴起来。

“还不危险?!你哪知眼睛看到我不危险!?”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声后,他开始用力的想把自己的手腕从女孩的手里拉出来。但他的挣扎让女孩慢慢收起了笑容,那张脸的变换就像是一个笑脸面具变成了哭脸面具。那黑色的眼眶里流出鲜红色的血泪,划过脸颊,流向脖子,再沁湿了衣服……那件白色的连衣裙,渐渐的染成了红色。

眼前一片红色,铁锈般的血腥气扬了起来,但他却在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有人在提醒他,在记忆里某个角落或者是某块记忆碎片里,他见过这个小女孩。

“你……是……”他刚刚开口,却听见小女孩一声尖叫,令小彬显然被突然出现的血腥场面刺激到,一扬手把一包药粉都铺天盖地的撒了过来。女孩惨叫着跌倒一边,开始满地打滚,身上沾到药粉的地方开始慢慢融化,黑色的烟从溃烂处冒了出来。

“我靠!周漠这药会不会太歹毒了!”虽然是罪魁祸首,但令小彬显然没想到效果如此显著,一边忍着反胃呕吐的欲望,一边把恍惚的苏一槿拉了过去,

听到这句话,女孩突然抬起头,看向两人的表情忽然非常怨毒。她张开嘴,一字一顿仿佛带着要将他们千刀万剐的恨意:“周漠……又是周漠……”话音刚落,连同她身上落下的血水腐肉一起,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喂,我怎么听着这姑娘跟周漠有仇啊。”令小彬松了一口气,看见苏一槿的脸依然很难看。“怎么了你?”

“你……是不是忘记还有一位了。”苏一槿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有点刀枪不入的意思了,他无力地抬手指了指,令小彬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

邱云立在原地——但是他们敢肯定,刚才他的脸绝对不是朝着他们这边!

“你准备怎么办?”令小彬也认命了,觉得就算现在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他也有给对方两折凳的心理准备。

“没折凳,只有折椅。”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苏一槿提了一把折椅放到他手里。

抱着“僵尸总比鬼怪好”的想法,苏令两人一手一折椅,准备只要邱云有任何动作,就把折椅往他的面门招呼。

“啪嗒。”

两人顿时全身一紧,转过头,看见大门不知道怎么被打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鼓掌道:“精彩,真是精彩,若不是我比警察快了两步,等会来就能看到两个鞭尸现行犯。”

一把折椅向他飞去,被他顺手接住。

“苏苏,你武器脱手了。”周漠在门口点了支烟,提着折椅走了进来,顺手丢到地上。

“我还有很多武器等着脱手。”咬了咬牙,苏一槿觉得自己委屈得一塌糊涂。一看到周漠,他就想到自己这两天有多倒霉,今天到底心脏被吓停了几次,最重要的,这个人居然还如此悠哉!

“怎么了?”皱了皱眉头,周漠伸手擦了擦苏一槿脸上被误伤的白色粉末,然后看到对方脖子上被绳子勒出的红色印记。

“护身符掉了。”苏一槿有些不自在地扭过头去。

“你没掉就行。”摸了摸苏一槿的头,在对方还愣怔的时候,周漠转过身向通道旁的尸体走去,就像要和对方商量什么事情一般平静。

“我靠,漠哥太帅了!”令小彬回过神来,由衷赞叹。

居然连称呼都变了?走过去就很帅吗?我用折椅砸僵尸的想法难道不帅吗?还有什么我没掉就行?我有那么容易掉吗?就算掉了又怎样?我——

“喂。”还没等他胡思乱想完,令小彬打断了他:“别说我不提醒你,趁漠哥在跟邱云谈判,你快把你刚才找到那张画收好,再找找你的护身符。”

“你……确定他们是在谈判?”他往那边看了一眼,周漠真的在跟那具尸体小声嘀咕,但是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好吧,我个人更觉得是在单方面的威胁,你也看到了,漠哥的药粉媲美化骨绵掌诶。”

“化骨绵掌……他还练葵花宝典呢。”他随口答了一声,却看到周漠很适时回头富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让他顿时全身一颤。

“还……还是找找护身符吧。”

画很快就找到了,就放在沙发上,但是两个人在地上摸了一圈,大概一是因为地方真的太乱,二是因为护身符实在太小,无论如何都没找到。

窗外传来警笛声后,周漠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回来,看着两个撅着屁股摸地板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别找了,还嫌现场你们的指纹不够多吗?”

“等会就告诉警察我隐形眼镜掉了。”令小彬毫不在意的说。

“怎么样?”苏一槿站起身,看了看周漠,低声问到。

周漠指了指背后,两人看过去,邱云已经不在刚才那里了。

“去哪儿了?”令小彬有点毛,很怕突然那位同志又出现在自己身后。

“回厕所里蹲着去了。”周漠说完这句,又贴到苏一槿耳边小声接了一句:“画的事我也清楚了,回去再告诉你。”

“嗯?”苏一槿抬起头,却看见周漠用手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还有一位在这里。”周漠的这句话,让苏一槿差点晕厥过去。

 

但是后来他发现最让人想厥过去的,是怎样和令小彬编出一个完整的瞎话,比如同事A和同事B到同事C家拿稿件,同事A掉了隐形眼镜,两人找了半天找不到,才发现是被同事B踩到了脚下,同事A一急之下就推了同事B一把,同事B一生气就说把隐形眼镜冲进马桶,两人先后奔向马桶一看,同事C在马桶上挂掉了,两人马上报警,并CALL来了最铁杆的兄弟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令小彬说得过于口沫横飞显得故事性太重,但是因为法医初步鉴定邱云已经死了36小时以上,和苏令两人的来访时间实在是扯不上关系所以只得作罢,而且非常奇怪的是,尸体没有腐烂迹象。

最后因为周漠在现场说了句什么“冤魂不散,尸身不腐”之类的话,他们三人在录完口供留下联系方式后,就被以类似“扰乱军心”的罪名纷纷赶出了大门。

令小彬向周漠又讨了一包药粉,在周漠再三叮嘱万不得已不要使用的罗嗦中被送回了家。令小彬一下车后,整个车里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今天……对不起。”沉吟了片刻,周漠首先开口道。

“诶?”苏一槿正再三犹豫着要不要跟周漠道谢,一听到这话,感觉自己的腹稿都被打乱了。

“我太大意了,没想到有这么多危险,还放你一个人……”虽然从侧面看,长长的前发挡住了周漠的眉眼,但从语气也能分辨出对方心情不佳,这种认知让苏一槿心里抽了一下。

“我才该道歉,要不是我自己跑到邱云家,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因为底气不足,他讲话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终于意识到错误了?”刚好是个红灯,周漠停下车,转过脸来,嘴角还带着点笑,“你知道吗,我今天过来,闯了三次红灯,甚至单行道逆行一次,占道无数次,甚至有协勤在后面死命追我……”

“…………”苏一槿无语了。

倒是周漠的手突然伸到了他脖子旁,轻轻摩挲着那红色的勒痕。

“还痛吗?”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摇摇头。

“那就好。”周漠又笑了笑,收回了手,红灯变换为绿灯,车子再一次向前驶去。

 

TBC


评论(3)
热度(42)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