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4)】

LJJ点我  


==========================

 最后苏一槿还是没有采纳下象棋这个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改为了通宵观赏肥皂剧。直接导致第二天早上周漠拉开窗帘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被暴露在阳光下的吸血鬼,差一点就要灰飞烟灭了。

“好……刺眼。”

“看到你的黑眼圈,我绝对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周漠关掉电视和影碟机,将还赖在沙发上的人扯了起来,“赶快去准备好,我送你去公司。”

“你送我?这么好心哦?”苏一槿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是还想遇到笑得像僵尸的小孩和烂掉的尸体?”

想起昨天公车上决不能算美好的回忆,苏一槿抖了抖,自觉走到卫生间洗漱,但没想到周漠后脚就跟了进来。

“你干嘛?”

“防止你取掉护身符。”周漠耸了耸肩。

“但是我想上厕所。”

“哦,”周漠依然气定神闲地站在门口,眼光从苏一槿的脸往下溜了一圈,“如果你不想迟到还是快点,还是说要我帮你?”

“免了,等我以后老年痴呆的时候再说吧。”他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然后转身拿起漱口杯。

但这句话却似乎十分有用,周漠不仅笑了笑,还帮他挤好了牙膏。

“你没事吧?”他吐着泡沫,看身边笑得有点恶心的人。

“没事,等你老年痴呆的时候,我还给你挤牙膏。”周漠拍了下他的头,却被白沫喷到了脸上。

 

到达公司楼下的时候,周漠没有像以前那样马上开车离开,而是把车停进了停车位里。

“你要上去?”抓起包跨出车门,苏一槿看到周漠跟了下来。

“嗯,交代几句话。”锁好车门,周漠拉着他走向电梯间。

等电梯的时候,他发现周漠一直皱着眉头,而且在四处打量。

“……有情况?”很熟悉对方表情里的含义,他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到。

“嗯,虽然味道很淡,但还是有什么东西来过。”

“……别跟我说在这楼里,那我不要想上班了。”他可不想在办公室里出现倒地抽搐的状况,更不想跟老板讲话的时候发现老板突然烂掉了。

“不,不在这里,只是来过,又走了。”周漠又确定了一次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小袋粉末状的物品,塞到他手里。

“喂,我不嗑药的。”虽然知道肯定不是什么违禁品,但他还是忍不住嘲道。

“同学,你的思维可以不用那么肮脏,”周漠看了他一眼,“这是我画画用来调颜料的添加品,对那些东西还有点效果,如果你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取掉了自己的护身符,撞到什么的话,就把这袋东西洒过去。”

“有这种好东西你为什么不早点给我?”虽然嘴上这样说,他还是把东西收进了衣服口袋。

“你以为这东西遍地都有很好搞?”如果可以的话,周漠还真想把他丢到草药堆里腌上一腌,看能不能去掉他身上的晦气。

 

一走进办公室,苏一槿就看到一个人影迎面扑来,周漠一拉他的后领,那个人就直接扑向了门外。

“你终于来上班了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家里陪相好的时候我在这里是怎么收拾你的烂摊子的啊!”那个人丝毫不在意一击不中,转身发起再次攻击。

“谁是我相好的啊!?谁啊?”苏一槿一把抓住对方准备来楸他衣领的胳膊,毫不留情地往旁边一摔。

周漠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道:“这时候你倒是很会抓重点?”

“那不是重点!”苏一槿瞪了周漠一眼,转身投入了和那个歇斯底里的人的斗争,“令小彬同学,要不是我帮那个家伙赶稿”他指了指在他身边操着手站着的人“你绝对看不到你那本什么该死的《成功的二十五个秘诀》的原稿!”

“是啊是啊!但是是谁约了作者上门谈合同但是却忘记得一干二净的!?到底是谁啊?”那位叫令小彬的同志毫不留情的开始反击。

“是我。”苏一槿一副你奈我如何的表情。

“你……你……”深刻的无力感让令小彬一时语塞。

“你们闹够了?”周漠适时插进话来:“你去干你的,我有事跟令小彬说。”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这么好的?”苏一槿斜了周漠一眼。

“吃醋了?”周漠很好心情地看着他笑了笑。

“我只有吃饺子才加醋。”摆了摆手,他提起包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出所料的看到桌子上堆满了稿子。

“才一天没来……用不用这么夸张啊。”他撑起额头呻吟了一声,回头看了看那两个还在角落里小声交流的家伙。只见令小彬连连点头,周漠最后塞了包东西在令小彬手里,像是给他的那包粉末。

不自在地瘪了瘪嘴,他收回了视线。

“那我先走了。”周漠走过来,又弯下腰在他耳边说:“别忘记画的事。”

“是是是,你快滚吧。”话说出口又发现自己态度恶劣,于是缓了缓语气:“你……在家里看那幅画时要小心。”

但周漠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他语气不善而生气,反而心情很好的拍了拍他的手表示知道了,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他一个人为自己的情绪起伏不定而反省。

“你没事吧?”令小彬走到他桌旁时,看到的就是他千变万化的表情。

“没事,那家伙跟你说什么?”他随口道。

“叫我看紧你啊,要不还能怎样。”令小彬回了一句后,又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叫起来,“喂喂,你该不会真的吃醋了吧。”

“吃个头啊,我是怕他被你家老张分尸。”

“关老张什么事啊!?”

“是哦?待我给他打个电话。”

“好好好怕了你。”令小彬一和苏一槿拌嘴就头疼,干脆回了自己位置。

“哎,这堆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完,这个时候我可不想留在这加班。”苏一槿长叹了口气。

“我也三本稿子压在那里,美编又请假了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封面。”

“谁请假了?”随口问了一句后,苏一槿突然觉得有什么闪进了脑海里。

“林嘉嘉和邱云啦,特别是邱云,他自从接了那本画册后就一直怪怪的……”

“对了!邱云……我想起来了!”他一拍桌子,明白了刚才闪进脑海里的是什么,那张画他就是在邱云的桌子上看到的!

“什么?想起了什么?”令小彬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没事,我去一下美编室!”

“诶诶??”

 

两个人一前一后跑进美编室,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

“怎么觉得温度比我们那边低那么多?空调坏掉了?”令小彬缩了缩脖子。

“我们这边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特别冷,叫了物管来看又说空调没问题。”坐在门口的一个美编很感同身受。

“我到邱云位置上找点东西。”没心情在这个明显冷得不正常的地方久待,苏一槿急忙走到邱云位置上。

桌子上散乱了一些没有处理完的原稿,但都是水彩和油画,没有他想找的素描。

“你到底要找什么?”令小彬哆嗦着跟了过来。

“一张铅笔素描。”他简短地回答了一句,手上的翻找没有停下来。

“铅笔素描?”旁边位置的美编听到后转过身来,“是他新接的那本画册吧,他应该是带回家去了。”

“带回家?”想到周漠说的那东西来过又离开了的话,说不定真的是被带走了。

“他家在哪?”想到这里,苏一槿不假思索地拉住那位美编问道,接收到对方询问的视线,又补充了一句:“我好像有一张很重要的原稿混在他那叠稿子里了。”

“喂……不是吧。”在他身边的令小彬已经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忍不住问他:“你要去他家?”

“嗯。”拿到那位美编写的地址后,他迫不及待地转身往门外走去。

“你又想开溜!?”令小彬立马跟上,从后面拽住他的衣服。

“拜托,人命关天!”他拖着令小彬继续往前走。

“那么严重!?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你该不会是想趁机翘班吧?”他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对方。

“我答应了周漠今天一天盯紧你,否则那本《青春少女两三事》他绝不按时交稿!”

“……你们又搞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儿啊!”

 

两人跑到楼下,苏一槿看了看公交车站台,吞了吞口水,还是选择了搭计程车。

“咦?你转性了?”跟着苏一槿跨上车,令小彬说道:“你不是向来都秉承如果周漠不接送就搭公交车的原则吗?”

来不及回嘴,他直接向司机报出了地名。

车辆疾驰而出,他才松了一口气靠到椅背上,转头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让他有一点恍神,但突然间令小彬抓住了他的手。

“干嘛?”他不解地看向对方。

“你……真的不知道?”令小彬的表情有点奇怪,“果然周漠说的是真的……”

“什么?”他突然有点不耐烦的感觉。

“你刚刚又想取掉那玩意儿。”令小彬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皱起眉头。

TBC


评论(1)
热度(4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