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3)】

勤劳是最大的生产力……LJJ点我

========

谢天谢地,科技的进步拯救人类,word还是有自动保存功能的。

苏一槿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发邮件(周漠的电脑不许他再用),并且不断听到周漠在一边嘲讽,比如“惹麻烦永远是一流”,“你的好奇心比小黑还严重”——小黑是常驻楼下的流浪猫,“又吃方便面你不怕以后火葬烧不掉土葬变僵尸吗”直到“你晚饭想吃什么?”

——嗯?他回头过,看着坐在沙发上依然揉着下巴的周漠。

于是对方又问了一次:“你晚饭想吃什么?”

“你煮?”

“难道你会煮吗?”

“会啊。”

“饶了我吧,要吃什么,我去趟超市。”

“……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我是不介意,但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粘人的?”周漠有些意外地抬眼看了看那个依然在电脑前的人。

“我艹……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神经太大条了吗!一天两次诶!谁受得了啊!第二次我还带着护身符!……难道真的到了保质期了?”

看到对方真的拿起护身符想从上面找出有没有保质期的相关信息,周漠忍不住笑了下,然后又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我没有感觉到。”

“嗯?”苏一槿放下护身符,看向那个表情严肃起来了的人。

“我没感觉到有任何东西来过这里……包括那台电脑。”

“那你干嘛那么着急拔掉电源线?”他有点怀疑。

“那副画是有问题,但不是那方面的问题……”周漠皱了皱眉头,问了一句:“你最近有没有看到过类似的画?”

“桥?”

“不,不是桥,而是这种风格的素描,不管什么内容。”

“……你这样一说……好像还真有……”

苏一槿停下敲击键盘,陷入回忆里,似乎是看过一副这样的画,黑白的……但偏偏自己却知道里面的颜色,不是桥,而是另外一个地方……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呢?

一个响指打断了他的思考。

“穿好衣服,跟我去超市,无论如何先填饱肚子。”周漠站起身,拍了拍手,表示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我要吃鱼香肉丝。”回过神来后他马上就想到了现实问题。

“嗯啊。”

“还有糖醋里脊。”

“哦。”

“还有番茄丸子。”

“……嗯。”

“还有香菇肉片。”

“……”

 

周漠做饭的手艺不错,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照老规矩,周漠做饭,苏一槿就要负责洗碗。

他看着面前一堆锅碗瓢盆,觉得害人果然害己。

“哎?”刚卷起袖子准备投入工作,却意外的发现周漠站在厨房的门口,表情有点奇怪

“你洗个碗需要动脖子上的东西吗?”周漠指了指他的手。

“嗯?”他定了定神,发现护身符被自己拿在了手上,而且正准备放到一旁,“诶?我刚刚……不是在卷袖子吗?”话出口后,他只觉背脊一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点棘手啊。”周漠走进厨房,从还在发毛的苏一槿手上拿过护身符,重新套回了他脖子上,“如果只是想吓吓你,我还觉得可能是个恶作剧,你多被吓吓也好,但是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

“同学,你就不怕我被吓出毛病来?”苏一槿嘴角抽了抽,任周漠整理着自己的衣领,并把护身符压到最里面。

“怕什么,吓出毛病来我养你。”周漠笑了笑。

“……那还真是谢谢了啊。”苏一槿有点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

“放心,你的神经没那么纤细,”拍了拍他的肩膀,周漠指了指那堆锅碗瓢盆:“当务之急,洗碗。”

“你也不怕我淹死在洗碗槽里。”他没好气的哦回了一声。

“……亏你能想到这么没美感的死法。”周漠有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以为就没有那玩意儿喜欢呆洗碗槽了?我可是连恐怖片里最常见的马桶里伸出手来都是见过的!”

“哦,”周漠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被那玩意摸过屁股是这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吗?”

“……我投降,我洗碗,现在,立刻,马上。”

对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句古话理解得非常透彻的苏一槿马上双手投降,这世上大概只有老天爷和他才知道那只马桶里的手下场是如何凄惨。

“行了,我跟你一起洗。”周漠看了他一眼,也卷起袖子开始收拾烂摊子。

苏一槿却有点不爽,觉得自己在周漠面前总有矮半头的感觉——好吧,事实上物理身高他确实矮对方半头,但如果连洗碗也洗不过对方,也太惨了点。

折腾了一天,到好不容易沾上枕头的时候,苏一槿几乎是马上就要睡着,一边不自觉地摩挲着颈上的红线,一边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公司,刚闭上眼门就被推开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摆出防御姿势,就见是周漠拿着一本书走进来。

“你干嘛?”他有点警惕地盯着来人。

“守着你睡觉。”周漠扬了扬手上的书:“放心,我不会偷袭你。”

“……你不睡?”其实他心里清楚,这一天发生这么多破事,周漠嘴上虽然说得无关紧要,但肯定在意,这样一想,又觉得很窝心。

“我白天一直在睡,不要紧。”周漠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床边,“有点事情我很在意,想确认一下,你不用管我,睡吧。”

“这样怎么睡得着……”话虽然这样说,但他低估了自己的疲倦程度,拉起被子刚蹭了两下,睡意就如期而至,直接把他拉进了无意识的深渊。

他最后感觉到的,就是一根手指轻轻擦过他的脸颊。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风了,走过青石板的街道时,迎面而来的风刮得他脸颊生疼。风里夹杂着无数人的声音,和之前那个梦里完全的鸦雀无声截然相反。他听到嚎啕大哭,疯狂大笑,还有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他们在说什么?他站在原地不再向前,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声音却更加清晰了,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小孩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毫不客气的冲击着他的耳蜗。

“真可怜……还那么小……”

“嘘……听说当妈的疯了诶。”

“不是还有两个……吗……?”

那些声音渐渐的越来越清楚,越来越近,然后在他眼前化作了一团团黑雾,没有形体,但却能看到眼睛和嘴巴。那些东西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时不时向他的方向看过来。

他被那种眼神逼退了好多步,随即风停了,他发现在自己已经不在街上,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室内。但那些声音却更大了,而且更加尖锐,如同用指甲刮过黑板一般刺耳,这样的声音让他腿有些发软,身体止不住地发抖,他拼命地堵住耳朵,但是声音越来越近,他几乎崩溃的抬起来,看见一团黑雾慢慢的越来越近,那眼睛里充满血丝,眼珠外凸得几乎要掉出来,嘴巴里的舌头不停的在动,而嘴唇却已烂掉了一半,他看着那张嘴对着他张开,一股混合了腥臭和焦糊的气味迎面而来……

“苏苏……我问你……”


“苏一槿!”肩膀被猛烈摇晃,他一下子就从梦境中清醒过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额头上都是冷汗。

窗外还是深沉的夜色,应该是周漠看他情况不对摇醒了他。

“我怎么了?”他坐起来,问守在一旁的周漠。

周漠脸色不太好,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把衣服披到了他肩上,然后递过一杯热水。

有点烫的热水从咽喉滚入胃里,他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回暖,逐渐回忆起了梦里的场景,然后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周漠。

周漠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在苏一槿讲完后才缓缓开口道:“我还是没有感觉到有其他东西存在,但是……你……”

“我怎么?讲话不要讲一半啊同学。”苏一槿忍不住追问。

“刚才你突然出现痉挛的症状,全身抽搐,呼吸困难,而且……我听见你用其他人的声音讲话,并且不止一个人。”

“什么?”苏一槿的脸色也开始发白,他想起了梦里那些古怪的黑影,“你是说我鬼上身?还不止一个?”

“没那么简单。”周漠摇了摇头,如果只是鬼上身,处理起来轻松多了,苏一槿脖子上的护身符虽小,但确实可以保证辟邪除灵,回避怨气,就算护身符失效,他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内感觉到。而且很明显这一系列事情和苏一槿的梦有关,至于为什么会做这些梦——

“你说之前看到过和今天下午那副画差不多的素描对吧。”沉吟半晌后,周漠抬起头来。

“对……我有印象,但是却又想不太起来……”苏一槿点了点头,但还是无法回想起到底是在哪里看到的。

“你前几天应该都在公司,没有去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你知道我这段时间也很忙,除了公司就是回家。”

“那答案应该在你公司里,明天上班后好好想想,现在先睡觉吧。”周漠站起身,拍了拍苏一槿的肩膀,作势要离开。苏一槿急忙拉住周漠的衣角。

“还睡!?怎么睡啊,睡着了又做梦怎么办!”

“……那你要怎样?还有4个小时才天亮,就算你是想干点什么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我也不能保证能撑那么久。”

“你是说我们下楼去打羽毛球?”

“…………”

“对了!要不我们再研究一下下午那张画?”想起还有可以做的事情,苏一槿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用了,很明显那副画对你有暗示作用,明天你去上班,我在家里慢慢研究。”周漠耸了耸肩。

“那现在要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干坐着?”

“要不下象棋?”

“……你的爱好还能更老头子一点吗?”

 

TBC


评论(4)
热度(6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