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原创】鬼画师【卷一:桥(2)】

夏天,果然还是鬼故事最好……LJJ点我

============================================


周漠接到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在睡觉,他正站在卫生间里,看着洗漱台上一条用红绳系着的纯金挂坠。

“……喂?……怎么?小孩子笑得像僵尸?大妈变成很烂的尸体?你吐了一地?哦也没什么嘛……什么?坐公车坐过站?同学,一大早的,我一晚上没睡,你能不能不要玩这么大?”

“坐公车坐过站玩得很大吗!?有比小孩子笑得像僵尸大妈变成很烂的尸体大吗!?”电话另外一边的人明显很不能接受他的口气,恶狠狠地吼道。

“有,因为你说坐过站,很明显是想让我来接你。”

“周漠。”

“啊?”

“原来你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哦?”

“……你忘记带你的护身符了,不要到处乱跑,我来接你。”

 

挂了电话,苏一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果然那条不管洗澡还是游泳都从不取下来的护身符忘了带上。那是五年前某件事情后,他妈妈在香火最盛的一个天子殿跪了一天一夜求来的,自从带上这个护身符,他的日子就过得轻松很多。

他从小就容易遇到奇怪的事,他一直觉得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出生在奇怪的地方——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是懂事起就有人告诉你,这个小城镇晚上6点后街上就一半是人一半是鬼的地方确实不多。他记得当时到丰都要坐船,下了船就是笔直的一条大道,通往平都山——也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有很多游客在这里流连,街道两旁贩卖的多是道符、罗盘、铜钱剑和鬼话读本、百鬼画像等别处买不到的东西,游客把这些东西当成旅行纪念品,不知其中利害。

他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和周漠常常跑过九十九块半青石板砌成的阴司街,在街的另一头买冰凉的醪糟水来喝,如果站在那里抬头,可以看见平都山和双桂山一阴一阳两座山,后来,还可以看到两山之间搭起了桥……桥?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点恍惚,因为自己脑海里关于那座桥的记忆非常少,无论怎样绞尽脑汁,记忆里都只有零碎的碎片,根本无法凑成一个整体。比如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他又再次陷入了对那个梦的回忆里,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桥上,在桥的两边叫自己的人是谁,最后自己怎么样了,都想不起来。

今天一早,仿佛也是在洗漱时回忆起这个梦,然后鬼使神差地就把护身符给取了下来……

“苏一槿!”突然的喊声让他回过神来,一抬头,是周漠开着车停在了路边,正向他挥手。

“不是吧你,穿成这样也敢出门?”上车后,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还身穿一身睡衣的周漠,

“反正也是接你回家,懒得换了。”

“等等!谁说要回家!送我去公司啊!”他瞪大了眼睛,仿佛对方只要回答得不够让他满意,他就要把今天积攒的力气全招呼在面前这个人脸上。

“我给你们老大打电话了,说你得呆在家里帮我赶稿,否则别想我在今天结束前把稿子交出来。”周漠晃了晃手机,发动了汽车。

“停车!放我下去!我不要帮你赶稿!”苏一槿懊悔不已,与其要回去帮周漠赶稿,他有种宁愿去和那位烂得差不多的大妈面对面的想法……可是当他回忆了一下那让他吐完了早饭的近距离接触,又有点底气不足,于是安份了下来。

“拿去带好,下次不要随便取下来了。”周漠从口袋里摸出护身符,丢给了身边的人。

带上护身符后,苏一槿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轻了很多,那种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压在肩上的沉重感顿时无影无踪。

“你今天怎么会把这个取下来?”周漠握着方向盘,随口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他愣了一下,又确定地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知道,若不是你说,我都没发现我把它取下来了。”

周漠皱了皱眉头,“嗯”了一声后就没有再说话,习惯性地用食指敲了敲方向盘。

“你在想什么?”接受不了沉默的气氛,苏一槿侧过身,整个面向着开车的人。

“我在想是不是这个护身符的保质期到了。”

“……你以为是沙丁鱼罐头吗?”

 

到家后,周漠干脆地把苏一槿按到了电脑前坐下,丢下一句“那就靠你了”后,就整个人倒在沙发上,并在3分钟内进入了深层睡眠状态。

苏一槿骂骂咧咧了几句,认命地一边打开文档,一边打开百度google,开始搞那本已经差不多要完结的《成功的二十五种秘诀》。这是一个说轻松也不轻松,说复杂也不复杂的工作,从网上找一些莫名其妙但又好像很有道理的段子,粘粘贴贴,拼拼凑凑,再自己写点串词,就可以成为一本烂大街的经管类图书。

他敲着键盘,想着和周漠住在一起的日子居然已经进入第五年,不免有点感叹。五年前的那件事后,周漠以不放心他一个人呆着的理由硬是成为了他的同居人。而两人毕业后,他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文化公司当编辑,而周漠就顺势做起了所谓的“畅销书作家”——什么品种的书畅销就坐在家里写什么稿,换着类似托马斯、艾克芬蒂尼之类莫名其妙的名字,再加一堆莫须有的头衔,居然还都能卖得出去。不能不说这小子很有这方面的天分,虽然这不是他的本职。

他们租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除去两间卧室外,还有一间房是书房兼周漠的工作室,那里面常年飘荡着暗沉的香气,是各种草药颜料和书墨气息的混合。

周漠的外祖父和他家是邻居,并且是当年丰都城有名的鬼画师,以画各种鬼怪闻名,那些游客买去的百鬼图,多半都是他外祖父作品的影印本,到他外祖父晚年的时候,有国家电视台的人来采访,还给他按上了民俗艺术家的称号。

苏一槿想起和周漠一起在电视前看那期节目播出的时候,周漠一点也没有开心或者骄傲的表情,只是“切”了一声,皱起了眉头。

周漠从小就跟着他的外祖父学画,除了画以外,也许还学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但不为人知。他外祖父管他管得很严,说他是小一辈里唯一有天份的孩子。但后来周漠和他一样也搬离了那个小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但他听说周漠依然在画画,最后进了美术学院,5年前他们重遇的时候,就是在两个大学的一次联谊上。

想起那一次联谊,他就很想笑,那个时候周漠的头发留得很长,还染了鲜艳的颜色,却一直在角落里闷声不吭,直到他举着杯子跳上桌子,然后乱七八糟地摔下桌的时候,抬起头,就看到那张脸在眼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他呆呆地看着对方,想从混沌一片的脑浆里找出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可是大脑还没有给他答案,他就已经张开嘴发出了声音。

“……周漠?”

“很好,你还记得我。”面前的人露出了笑容,那是让他在后来的很多日子里,无数次回忆起的一个笑。

 

“搞定!”敲下最后一个字符,苏一槿长舒了一口气,外面天色已经有点昏暗,他看了看表,时间却只是下午三点。

“奇怪的天气……”他嘟噜了一句后从电脑前站起来,觉得脚坐得有点麻,肩膀也很僵硬,回头看了看沙发,罪魁祸首裹着毛毯睡得正香,染回黑色的头发虽然比五年前剪短了很多,但依然超出了正常规格,这时候搭过来遮住了大半张脸,他强忍住去给这个人脸上画胡子的冲动,走到厨房寻找食物,从上午吐了一次到现在还什么也没有吃,已经让他的胃有点隐隐作痛。

泡好方便面,顺手打开邮箱,想着等会要把文档传给同事,却看见有一封新的邮件。发件人的邮箱地址不熟悉,但是标题却引起了他的兴趣,标题只有一个字,“桥”。

考虑了半晌,抱着就算是病毒这也是周漠的电脑没关系的想法,他点开了那封邮件,但是邮件里一篇空白,只有一个图片格式的附件,而且邮箱的图片预览模式也对它没用。

“难道真是病毒?”他含着一口面吞下,想了想,还是将那张图片下了下来。双击点开后,发现那是一张素描画。画面很简单,没有过多的东西,黑白的铅笔画使那两座山和山间的桥失去了原来的颜色……但他知道那原本该是什么颜色,山是青翠的,其间遍布着琉璃瓦的建筑,桥的钢索被漆成了朱红,扶手是铁锈色,桥上有人,一个小孩蹲在桥的中央,好想看清楚他的脸,好想……

苏一槿无意识地点击着鼠标,将那副画放大,大到画里的线条都变成马赛克的程度,他看着那个模糊成一片的身影慢慢变清晰,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看清楚他的脸了,看,他抬起头来了,那是我,是我小时候的脸,那个笑容……不,那不是我,那是——

电脑屏幕猛地变成一片漆黑。从画面中惊醒后他就像一下子像被泼了凉水般颤抖起来,握着鼠标的手指僵得不能动弹,一只手从后面伸过后遮住了他的眼睛,很温暖,让他稍微有点缓和过来。

“闭眼,深呼吸。”周漠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温热的带着湿润的气息碰着他的耳垂,让他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周漠一直保持着在身后蒙着他眼睛的姿势,并把头靠在他的肩窝上,在他的耳边喃喃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开始有热流在血管里奔腾开来,让他全身一个激灵,手脚恢复了知觉,然后回忆起刚才的经过……

“那副画有问题!”他猛地站起来,然后听到身后的人一声闷哼。

转过身,就看到周漠一手拿着电脑的电源线插头,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下巴。

“……你给我的下巴造成的问题更大。”估计撞得有点狠,周漠说话也有点含糊:“还好我没把舌头伸出来……”

“你直接拔了电源线?”没心情管对方的下巴,也忘了追究在那种情况下周漠把舌头伸出来是要干嘛,他现在在意的是——“写完最后那一长段我还没保存啊!”

 

TBC


评论(1)
热度(5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