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刀剑如梦<捌>

二更!争取今天完结脱稿!!终于可以睡了!

================

这一次张佳乐看到的是一条长而且昏暗的走道,两旁的石壁挂着的长明灯,走道的尽头是一扇石门。

他很快意识到了这是哪里,因为那扇石门他已经研究过太多次,每一个边角缝隙都敲打摸索过。

这简直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要是运气好的话,也许立刻就能知道怎么从那个该死的地方出去。张佳乐欣喜万分,恨不得能让自己走得更快一点,可惜这具身体他没有指挥权,所以事实上他的脚步依然拖沓,甚至有一些迟疑。

走近后,他发现那扇石门开了一道缝隙,微微的光亮溢了出来。

而他在门口停了好一会儿,才推门走了进去。

这间石室和很久以后他们所身处的地方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华丽并且没有意义的装饰。

那个人站在水池旁,回过头来。

不知为何,再次见到这张和孙哲平一模一样的脸让他略微有些焦躁,下意识地想到再这么下去,他也许会分不清这两个人——更可怕的是,会分不清自己和这个自己所依附的人。

“你来这儿干嘛?”他听见自己问。

“不干嘛,”那人又伸手碰了碰那朵未开的花苞,“这花快开了吧?”

“……你知道长老禁止你来这里。”

“哦,因为他们不相信我,”那人短促地笑了几声,又道:“不,或者说他们怕我会干什么。”

“但他们还是选了你继承刀宗……他们也没有恶意。”

“那是因为其他人都打不过我,而且,”对方顿了顿,露出了一个和孙哲平一般无二的狂妄表情,“还因为除了我你不要别人。”

这话很让人牙痒,张佳乐想要是自己的话这时一定上去揍他,但他没有动,也没有反驳。

“说真的,如果没有这玩意儿,你跟我走么?”那人说,“如果百花宮不需要我们两人的庇护,不用随时提心吊胆有人来犯,不用背负这个责任,做个随随便便的隐世门派……”

然后我们就可以随便去哪里,天地这么广阔,可东行出海,可北上大漠,就两个人,逍遥自在。

如果可以的话,张佳乐无意窥探他人的往事和记忆,更不想这个瞬间清楚地感知到并非自己的感情,犹豫、疑惑、愤怒、怀疑、向往,爱和悲伤。

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寒意,为将要发生的,以及可能发生的一切。


“不对,”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道,“他没想做什么。”

“你确定?”张佳乐因为睡得太多有点头晕,坐在桌旁撑着头,“那他是在试探?”

“不,他是真的在问,如果当时你点一点头,我肯定他会立刻下手将这个地方毁了,但是既然没给答复,他什么也不会做。”

张佳乐闻言露出了“你们果然是一路货色”的表情,随即又皱起眉,道:“那不是我。”

“只是随口,”孙哲平道,“我不会把别人认作你。”

“……”张佳乐被这突然的一句话噎得哑然,半晌说不出话。

“等我们出去了,你要不要跟我去漠北?”

“啊??”

“是个好地方,天地都一眼望不到头。”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张佳乐几乎要抓狂了,这种时间,这种地点,面前这个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知道,我不是说了吗?”孙哲平道,“我在问你要不要跟我走。”

这熟悉的语句让张佳乐在瞬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我说了,我不是他。”

“我也说了,我不会把你当作任何人,”孙哲平突然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你们中原人的规矩,要我唱个求爱的情歌吗?”

张佳乐如被五雷轰顶,窘迫万分,恼羞成怒地吼了一声:“留着你的歌等出去后再唱成吗!!”随后发现这话不对,又结结巴巴地挽回:“不,不等等,等……我不是说……”

“哦,好,”孙哲平笑道,“现在睡觉。”

“…………”


托孙哲平的福,这一次张佳乐花了不少时间才陷入沉眠,甚至在进入梦中后也有些恍惚,直到他发现这个梦境有些不对。

他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十分匆忙地往一个方向掠去,四周十分嘈杂,而一墙之隔外打杀声一片,透过隔窗,见远处有火光冲天。

张佳乐心下一寒,心里想到了关于百花宮最后的传闻——一夜之间,宫门巨变,还是来了。

一路上有不少人飞身来报,他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刀宗正出门远行至天池瑶宮贺寿,饮水被人下毒,有长老叛变,魔教突然来袭……照实说,这样的事情在张佳乐行走江湖这十来年里也见过几次,任何一个门派也好,势力也好的颠覆都离不开这些,怀璧其罪,奇袭,毒杀,背叛。

而其中最具毁灭性的,就是背叛。

他可以猜到这个“自己”现在在想什么,那些冷得透心的猜疑和悲伤几乎铺天盖地地勒住了他的胸口,让他想要抓着自己喊“不对!”

但现下的境况容不得悲春伤秋,他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正是那一间石室,要去守着百花宮的至宝。

而张佳乐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内门被人攻破,看着早已得了消息的敌人往他们涌来,看着漫天的剑光和溅起的血花。

他站在那条通道的入口处,十步之内无人能近。

张佳乐想起孙哲平也说过,知道你十步之内皆是剑围——可是那家伙现在在哪儿??妈的要是死在梦里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

他的睫毛沾了血珠,视线也有些模糊了,可依然在四顾着左右,张佳乐知道他也在找——找一个人。

而且找到了。

可张佳乐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修罗,浑身浴血,握着长刀,斩开一条杀路而来,将他挡在身后,漫天的血光罩下,他听到那个人只说了一句话。

“不是我。”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28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