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刀剑如梦(陆)

啊,手速好慢,好慢,好慢……

===================================

张佳乐也是在第三天时发现孙哲平的嗜睡有些不寻常。

按说习武之人,体质和对自身的掌控都该强于常人,只是两三天不吃不喝不睡,算不得什么很难办到的事情,但孙哲平却跟练了睡梦罗汉拳似的,常常话说到一半时眼一闭就睡着了。

第一天还好,几柱香的时间就会醒过来,但第二天开始,孙哲平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人再怎么心宽,再怎么对现下的境况满不在乎,也不至于每天睡上七八个时辰吧?

张佳乐原本还真好好想和对方一起琢磨一下那刀剑谱,看能不能找到开门出去的契机,但当他好不容易把刻满了池底的剑谱都熟背下来,却见孙哲平依然抱着他的刀睡得不知今夕何日,简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就揪住孙哲平的衣襟把人拉扯了起来,又使劲摇晃了几下。

“喂喂喂!吃饭了!”

他摇得起劲,还记得要防备着孙哲平下意识地出手反击,但也许是吃饭的诱惑力太大,孙哲平即没有动手,也没有坚决不醒,很给面子地慢慢睁开了眼,只是有些茫然地望着他。

“你没事吧?”张佳乐皱起眉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

“没事。”孙哲平就着这个被提溜着的滑稽姿势笑了笑,甚至伸出手捏了捏张佳乐的下巴,并努力抬起头让两人的脸贴得更近了些——鼻尖几乎撞到了一起,这才开口道:“早。”

而张佳乐愣了愣,立刻松开了手,让孙哲平的后脑勺“叮咚”一声撞回了石板上。

“……”张佳乐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以防孙哲平暴起伤人。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摸着脑袋坐起来,半晌后才道:“好像起了个包。”

张佳乐只想揍得他满头是包。


——事实他并不是故意想摔孙哲平一下,也不是因为对方的鼻息扑到脸上让心跳陡然加快,而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人不那么像孙哲平。

并非“不是”,而是“不像”,其中的不同他难以形容,只能下意识地放开手,又往后退了一步。

而此时的孙哲平眼神清明,看上去已经和之前无异。

“你没事吧?”张佳乐定了定神道。

“唔,头上碰了个包。”

张佳乐皱起眉头,望了对方好一会儿,才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孙哲平抬了抬眼,沉吟了片刻。

“我好像做了个梦。”他说。

睡觉做梦当然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可孙哲平这样说出来,张佳乐却没有想嘲笑他几句的意思,也没问是怎样的梦,只是再度给孙哲平把了把脉,还将真气逼入孙哲平体内查探了一圈。

“怎么样?”孙哲平任他施为,最后才笑道。

“不怎么样,”张佳乐看了他一眼,“壮得像头牛。”

“哦,之前我被人砍了三刀,大夫把脉后也说我壮得像头牛。”

“……我怀疑那池子里的水有问题。”

这结论再明显不过,这两天孙哲平做了但他没做的事情,就是孙哲平喝了那池子里的水,虽然依然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但也许是掺合了其他什么东西在里面也不得而知。

“我也觉得,”孙哲平居然还点了点头,“不过来不及了。”

“你……!”张佳乐不免气结,却也知道孙哲平说得没错,不由得有些泄气,思来想去了半天,最后道:“在这里怎么都没辙,还是尽快将这刀剑谱参详透彻,找到出去的办法再说,我认识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家伙……”

孙哲平却打断了他:“刀剑谱里没有出去的办法。”

“什么?”张佳乐愣了愣。

“我已经参悟得足够透彻了,”孙哲平道,“梦里。”


这话听起来十分匪夷所思,张佳乐几乎要怀疑孙哲平是不是真的中了什么没有征兆的毒物烧坏了脑子,但他将信将疑地就剑谱里的招式和心法和孙哲平探讨了一二,却发现真如对方所言。

“……我不懂,”张佳乐抓了抓头发,“这鬼地方到底怎么回事。”

孙哲平撑着下巴坐在他面前,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你信了?”

“什么?”张佳乐抬起头望他。

“一般来说,难道不会怀疑也许我是早知道这刀剑谱的内容,再骗你来到此地有所图谋?”

“图谋?图谋什么?图谋跟我死同穴?”张佳乐抓狂道,“不是,等等,你骗我??”

“没有,”孙哲平看了他半晌,放低了声音,“以前没骗过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这是一句很动听的话,甚至还带着些别的情绪——莫名其妙的,不可名状的,像是他早该这样说,而对方早该听到这句话了。

张佳乐站在原地,突然有些难过,他看了对方半晌,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是谁?”

“孙哲平,”那人又重复了一遍,“孙哲平。”


解铃还需系铃人,不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好像也不对。

张佳乐咬着牙望向那池子水,水面很静,清澈透底,池底泛着的幽光让字迹很难辨认,之前他为此耗费了不少力气,但现在这样盯着看,心里却有些凉意。

“你准备考虑多久?”孙哲平打了个哈欠。

“你不懂,”张佳乐忍不住嘲他,“常人和疯子不同,做事都要思量思量的。”

孙哲平“哦”了一声,突然笑了,“那我帮你?”

“——等等!你!”

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孙哲平就突然伸手过来,他一惊侧身要躲,却发现孙哲平的动作比之前所见要快,避之不及。

避不过只能退,退不及只能挡,可对敌经验让他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咽喉和胸口的要害,而孙哲平恰恰对他的要害毫无兴趣,而是一把扯住了他的腰带猛力往自己一拉,手脚缠上来,带着他双双往池子里倒去,“噗通”溅开一地水花。

池水并不像想象中冰凉刺骨,也不深,反而润泽舒适,两人若是站立水面只到腰际,所以张佳乐伸手触及池底就立即想借力往上窜出水面,无奈孙哲平在水里依然摁着他不放,几下拳来脚往后更是纠缠成一团。

张佳乐闭着气瞪向孙哲平近在咫尺的脸,咬了咬牙,行走江湖十来年,他第一次有牙痒痒得想咬对方一口的冲动。

而还没等他付诸实施,孙哲平倒先按住他啃了过来,嘴唇上传来的既温热又粗暴的触感让张佳乐脑子里轰然一片空白,等不及推开对方,孙哲平的舌头就撬开了他的齿关,混合着池水长驱而入。

两人分开时张佳乐已经呛了两口水,趴在池边咳嗽了好几声,孙哲平在他身后冒出水面,往后抹了把头发,大笑起来。

两人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张佳乐对罪魁祸首怒目而视,却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望着眼前湿淋淋的孙哲平,他居然只想过去踹他的小腿。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32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