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刀剑如梦<伍>

在阳台上喂着蚊子赶稿……呜呜。

==============================

“所以还是你把我扯下来的。”孙哲平说。

“……你能不能想点别的?”张佳乐有些气急败坏,恨不得立刻拔剑将此人捅出三五个窟窿,“比如我们现在在哪儿!”

“在百花宫的某个暗室里。”

这实在是一个正确答案,所以张佳乐无法反驳,只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顺便在墙壁上敲敲打打,以期发现另一个出口——为什么说另一个,是因为其实出口就在他们眼前,一扇形制古朴的石门,和百花宫那扇众人推墙都搞鼓不开的巍峨大门一般牢不可破。

但他们并不是从这扇门进来的,而是从天顶上掉下来的。

片刻前,张佳乐在脚下一空时立刻下意识地提气纵身,足尖相点,向上窜出三尺有余,但他忘记了自己的手上还绑着一个孙哲平,那一位正试图一掌拍向墙面借力,可惜两人的节奏和方向都太不对了,共同对敌时的默契通通消失,于是互相牵扯着掉入漆黑的豁口,最后双双跌进一扇活动门里,而那扇活动门在他们掉下来后就立刻关闭了,看上去毫无破绽,甚至连门缝都没有。

“要是普通人估计就摔死了,”张佳乐喃喃道,“这地方埋得可不浅。”

这是一间算不得有多宽阔的石室,形似卧房,案几床榻一应由整块的青玉石雕琢而成,浑然天成,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物件是石室中央的一池泉眼,及泉眼中间一方玉台,台上一朵未开的花苞。

“至少不会渴死了。”孙哲平很满意。

“你敢喝这个水?”张佳乐皱了皱眉,“不怕中毒?”

“不喝喝怎么知道?

“那你先去喝一口,去啊去啊。”张佳乐嘲道。

孙哲平看着他却忍不住笑了,又沉吟了片刻才道:“那朵花,是传说里的那朵吗?”

张佳乐不说话了。

那朵花确实十分醒目,根茎荧绿,花苞透白,至少在他们掉进这个石室时都第一眼看到了它,所以这样的想法也在他脑子里出现过,但出于一种奇异的顾虑,他们都避免了谈论这个话题。

他认为这朵花的存在应该是一个陷阱——但如果不是陷阱,那就更加让人毛骨悚然了。

“你说有没有可能……在数百年前,百花宫的宫主就知道会有后人进入那个密道,所以设下陷阱确定他们能掉进这个密室……并且看到这朵花?”张佳乐最终还是道。

“然后呢?”孙哲平耸了耸肩,“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张佳乐用一种“你傻吗?”的眼神看了看孙哲平,道:”如果是这样,那宫主肯定就给我们留了后路。“

.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张佳乐把每一个犄角旮旯都琢磨了一遍,也没能发现另一个出口的机关,而且一回头,看见孙哲平还真捧了一把池子里的水喝了,简直眼前一黑。

”没死。“孙哲平甩了甩手的水。

张佳乐低声骂了一句,两步跨过去一把拉过孙哲平,将手搭到了对方的脉门上,又去翻孙哲平的眼皮,见确实没有中毒的迹象,才松了口气。

”你还懂医术?“孙哲平笑了。

”不懂!瞎看的!“张佳乐咬牙切齿道。

孙哲平拖长声音“哦”了一声,道:”我刚才倒是发现了点东西。“

”嗯?“张佳乐立刻瞪大了眼望过来,”在哪?!“

“水里。”

正如孙哲平所说,那水池底里密密麻麻地镌刻着小字,张佳乐查看了所有地方,却偏偏忽略了这方最为可疑的泉眼。

“刀剑谱。”只看了两眼,张佳乐就明白了。

“没错,”孙哲平道,“可惜带不走,只能花点时间背下来。”

“嗯。”张佳乐这次倒是没有反对,他一目十行地扫过,只觉得入眼字字精妙,皆可切合自己生平所学,加之和刀法的融合,肯定能让他的剑法再上层楼,越看越觉得胸腔鼓动,恨不得现在就拔剑演练一番。

“要过两招吗?”孙哲平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不用了,”张佳乐舒了口气,但也忍不住在心里将刚才记下的字句又默诵了一遍,才对孙哲平说,“你看见最后那句话了吧。”

“看到了,”孙哲平盘腿坐到了一边,“花开之时,门开之日。”

.

“传说中这花三百年开一次。”张佳乐坐到石凳上,斟酌了片刻后才道。

“是有这说法。”孙哲平在一旁擦着他的刀,似乎并不在意。

”万一等个百来年,我们岂非要在这里终老?“

”那之前我们早饿死了,“孙哲平突然笑了笑,”生不同时死同穴,也是缘分。“

张佳乐很想说“谁要这孽缘”,但最终没能说出口,反而苦笑了一下。

“怕死了?”孙哲平突然问。

张佳乐闻言笑了一声:“怕什么?行走江湖,怕死?”

“那不就成了?”孙哲平动了动手腕,一晃而过的刀光映着他眉眼的轮廓,“我以为我总有一天会一个人死在大漠上,现在还有人陪着,挺值了。”

张佳乐愣了半晌,才嘟哝了一声:“……搞半天你南下中原是来找个垫背的?”

孙哲平大笑了起来,挥刀入鞘。

“算了算了。”张佳乐叹了口气,又去研究起那扇紧闭的门。

“不怕死,你到底怕什么?”孙哲平在他身后问。

“怕死得不明不白。”张佳乐随口答道。

“那你不如想一想,百花宫宫主这么安排是为什么。”孙哲平将手垫到脑后,就地靠坐在墙边。

“把我们关起来学刀剑谱?”张佳乐真想了想,觉得还有点道理,“那我们是不是练好了就能出去了?”

“我觉得……”孙哲平说了半句,却没声了。

张佳乐认真等了半天下文,结果再一转头,却见孙哲平眼一闭,睡着了。

.

(未完待续)


评论(13)
热度(313)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