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刀剑如梦(肆)

张佳乐睁开眼,看着天顶上的纹路,纤细的线条顺着石缝往外蔓延,雕刻成簇拥的花团,单调而又精致,鲛灯内灯油未竭,点燃后发出幽黄而持久的光亮。

这是他们被困在石室里的第三天。

张佳乐想,如果再呆久一点,自己很可能就无法准确地估计时间了,当然在那之前更有可能会饿死、无聊死,或者患上失心疯,还有一种可能是被先一步患上失心疯的孙哲平砍死——疯子总要比正常人的战斗力高一点的。

他知道很久以前孙哲平就有疯子的外号,最初来源于一个和孙哲平交过手的魔头,他和孙哲平在雪山上打了两天两夜,两人没能砍死对方,却双双力竭。于是孙哲平提出了一个省时省力的方式,要不大家就不要打了,就这样坐着互相捅,你一刀我一刀,很公平,谁先死谁倒霉。而那个魔头惊恐地望着这个人,很快落荒而逃了,并对后来问起的人说,“人生这么美好,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和一个疯子较劲。”

——但现在看起来这个曾经被称作疯子的人却十分的镇定和淡然,因为他依然在睡觉。

张佳乐忍了又忍,才没有踢醒他,而是望了两眼石室的中央。

那里有一方水池,一个泉眼,及一朵未开的花苞。

.

进入百花宫比他想象中要容易。

在孙哲平说只有他们能进的时候,他脑袋里还真的出现过什么比如滴血认亲、咒语传承之类的隐秘方法,并且绞尽脑汁回忆师父在世时是不是留下过什么提示给他。可事实上他们顺着山崖的裂缝下到谷底后,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在岩壁上找到了锁孔,一条看上去毫无破绽的裂痕。

钥匙是他们手上的刀和剑,打开的也不是那扇连雷火都无法撼动的巍峨大门,而只是一扇只有一人高的暗门,表面看起来和普通的石壁无异,而门后是悠长的甬道。

“认得的不是我们,是兵器?”张佳乐跟在孙哲平身后进了通道,转头看了看缓缓关上的石门,最终将光线全部格挡在外。

“百花宫的刀剑形制都和外边不同,”孙哲平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来,略微有些回音,“有火折子吗?”

“我就知道。”张佳乐的声音有点得意。

他不仅有火折子,甚至还从怀里掏出了一根蜡烛。

孙哲平面色古怪的看着张佳乐点燃了蜡烛,火光跳起,在石壁上投下晃动的人影,他眯起眼看着张佳乐,对方的眼睛在不太安分的烛光里闪闪发亮,原本琥珀色的眼仁被映出了金色,还带着笑意。

“有风。”孙哲平道。

“说明这里气息通畅……啊,蜡烛是早上在房间里顺手摸的,”张佳乐又从怀里掏出了两个小香囊,将其中一个扔给孙哲平,微微揭开封口就散出一股略微刺鼻的气息,“避虫。”

“雄黄?”孙哲平说完就打了个喷嚏,抹了把鼻子又道,“你还有什么?干粮?”

“没了,”张佳乐瞪了他一眼,“没有吃的,没有水,就还有点金创药,你吃吗?”

“哦。”孙哲蹲下敲了敲地面,沉默了片刻后站起来对张佳乐伸出手。

“什么?”张佳乐愣了愣,“你要金创药?受伤了?”

“不是,要不你抓着我的手,或者我的袖子、腰带,要不用你的腰带把咱们捆起来,”孙哲平说,“这儿的地面下是空的,也许有陷阱。”

“但也有可能本来只会掉下去一个人……这么一牵扯,两个人会一起掉下去。”

“你这么重?”孙哲平看他。

张佳乐很想反驳“你才这么重”,但觉得这个回答听起来实在太幼稚太可笑了,于是在临出口时改为了“那为什么不用你的腰带!”

“因为我身上布料没你多。”孙哲平理直气壮地答道。

“…………”

张佳乐打量了彼此一眼,沉默地扯了下半截袖子撕成布条搓成绳子,将孙哲平和左手和他的右手绑在一条布绳上,又留出了能让彼此活动的空间。

“你是断袖?”孙哲平挺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张佳乐简直想用这根布条勒死他算了。

.

那条通道比想象中还要长,他们随时留意着墙壁和地面,所以走得并不快。

“乍一看普通,却又不像寻常的石料,”张佳乐用手指滑过凹凸不平的石壁,触感冰凉而又干燥,“不仅没生青苔,连蛛网都没有。”

“你可以敲一块带走。”孙哲平不以为意,他手里的蜡烛快要燃尽了,两人的影子越加模糊,像是泼在石壁上的墨水。

“蜡烛只有那一根,”张佳乐忍不住道,“我们要是不快点的话,等会儿就要摸黑……”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对方的手指突然按到了他的嘴唇上,孙哲平的手上生着厚茧,皮肤粗粝而干燥,但手指却修长有力。

张佳乐只愣了愣,就立刻戒备起来,侧耳去留意是否有被自己忽略的声音,但四周依然一片寂静,连空气流向也没什么变化,于是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一点,”孙哲平放开了手,刚刚张佳乐说话时舌尖扫到了他的指腹,“机关错开的声音,很快停下了。”

“听起来我们好像有点麻烦?”张佳乐皱了皱眉,“好吧,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谨慎小心地往前走,一个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尽快出去,你选哪个?”

“很好,”孙哲平却笑了,“我已经快憋死了。”

张佳乐立刻明白了孙哲平在说什么,那个男人扯了扯牵连彼此的那根布绳,确认还算牢靠,就即刻飞身往通道尽头掠去,张佳乐被他带得差点栽倒,连忙稳住身形跟在了他身后。

“你能不能先说一声!”

张佳乐很想踹孙哲平的屁股,但是在一片黑暗中这显得有些困难,因为他们的突然地变换身形,蜡烛已经应声而灭。

他只得又打燃了火折子,霹雳堂的雷火没能炸开大门,但火折子倒是一等一的好,通道里立刻跳跃起了小团的火苗,在迎来的风里也只是剧烈晃动着,并未熄灭。

张佳乐的眼睛已经有些适应了昏暗,他向来不是一个需要长时间潜伏的夜行者,所以夜视能力并不那么好,但此刻他看着孙哲平的背影,却无比清晰,似乎连肌肉的跳动都能感受到。

“快到了。”孙哲平突然道。

道路的尽头出现了白光,一股夹杂着青草及花的冷香悠然而至,张佳乐的脑海里甚至已经出现了百花盛开的山谷,也许还有亭台楼阁,或者飞溅的银丝般的瀑布。

但是下一刻,他只觉得脚下一空。

.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31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