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黄喻]我爱你[微R]

还是没能逃过一劫,以后不尝试了,重发,见文后地址吧

完全是突发奇想的产物。

小短篇,有些许年龄限制描写。

民国PARO注意。注意。注意。

画风十分诡异注意。注意。注意。

===============================================

“天黑了?”

“还没,你要起来吗?”

说着黄少天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夕阳的余光瞬间染过绛红色的厚重地毯,直洒到床沿上,喻文州揉了揉额头,有些勉强地坐起来。

房间里十分安静,挂钟停摆,留声机关着,电话线铰断了,一切都悄无声息。这栋公寓在法租界僻静的一隅,平日多住着些单身的官员,虽然安静,但偶尔也有女人的笑闹,醉酒的喧哗,而现在就像是空屋。

暴风雨快要来了。喻文州想。

“你东西收拾好了吗?”

“轮不到我收拾,”黄少天笑了,仰面躺回了被子上,抬起眼去看喻文州,“连喻老师都带不走,我还收拾什么东西啊。”

“抱歉。”喻文州伸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棕色的发丝柔顺得像掺了蜜糖,如同那位带来法兰西血统的美丽妇人。

“胡婶呢?”黄少天突然问起平日的佣人。

“我放她回老家去了,”喻文州将他的发尾在指尖上打了个圈,“她一个儿子战死了,另一个儿子还在。”

“她也是你们的人?”黄少天看起来像是恍然大悟,还在昏暗的光里眨了眨眼。

“我们是什么人?”喻文州也笑了。

黄少天翻过身,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撑起上半身凑过去,小声道:“不让你跟我走的人。”

“不对,”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多少有些揶揄,但透出的几分认真也像是真的,“不让我跟你走的……是我的信仰。”

“这听起来像是念诗,比如说你曾经教给我的那些诗人……我一个都想不起来了。”黄少天把下巴搁到喻文州的肩膀上,伸手慢慢抚摸对方赤裸的、有些削瘦的背脊,手指摸索着按过一段段骨节,直到喻文州叫了一声“疼”。

“不是说你们都不怕疼吗?”黄少天停下手,就这样环抱着对方,“我们第一次睡时,你也没叫过疼。”

“那是因为我高兴。”

“那你现在不高兴?是这个意思吗?因为我要走了?”

“是的,”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脸,“因为你要走了,我很难过。”

“听起来依然像是念诗,我不应该找个国文老师的,”黄少天张口咬住了喻文州的手指头,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但我至今还记得,那天你穿着……”

“长衫,那时我只有长衫,”喻文州笑着打断了他,道,“我爱你,少天。”

“我也是,”黄少天立刻答道,但依然接了下去,“虽然都是长衫,但那一件是蓝色的,你只有一件蓝色的。”

.

点我继续

评论(7)
热度(416)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