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王黄]鬼牌

just一个,没什么意思的,流水帐小段子……大概连CP意味也不那么明显?就随便写写,大家也就随便看看吧……

吃了 @我注册个LOFTER干啥用呢? 的安利,吐出点东西

顺便生日快乐

====================

从B市直飞苏黎世的飞机起飞1小时后。

气流稳定,灯光昏暗——在6点过就起飞的早班机上,很少有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抗拒睡眠——黄少天除外。

虽然半夜就被敲门叫醒,再随着十几号东倒西歪的家伙一起浩浩荡荡地上了大巴,鸡飞狗跳地到达机场,最终在热心粉丝的呼喊声及微弱的晨光中耗光体力过了海关,但他现在还是睡不着。

而事实上现在机舱里也颇为安静,至少他的前后左右都在大睡特睡,并且毫无形象可言,比如左边带着眼罩裹着毯子的喻文州,右边抄着手睡成小鸡啄米的王杰希,其共同点是都占据了可怜的座位扶手,让他别说找个人聊天打发时间,就算是活动一下肩膀都嫌空间狭窄了点。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重新调整了姿势,决心要融入集体,听张新杰的话——机上睡眠有助于调整时差,但可惜睡意这玩意向来漂浮,你想他来的时候偏偏连半根毛都摸不着,闭着眼的唯一感想就是各色光点在视网膜上晃来晃去。

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和睡意刚好相反,人类的某种欲望在你注意到时只会越演越烈,毫无烟消云散的可能。

比如现在,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想上厕所,并且非上不可。

 

他再一次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他的位置不是太好,要到达通道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越过喻文州再越过张新杰,一个是越过王杰希。他当然选择了后者。

但当他麻利地解开安全带再起身提臀收腹抬腿准备从王杰希身上跨过去时,王杰希醒了。

于是他被迫在一个尴尬的姿势下和王杰希对视,他注意到对方的视线焦点有点迷糊。

“人有三急,”黄少天面不改色,“上个厕所。”

王杰希确实是还没完全地清醒过来,稍微愣了一会儿后才露出了然的神情,没有让他保持那个尴尬的姿势太久,干脆利落地起身让了路。

黄少天也没罗嗦,三下五除二就奔向了走道尽头,待处理完个人问题回来的时候,他发现王杰希还站在走道上。

“不继续睡会儿?”他缩回座位,没话找话,“张新杰说起码要睡个四小时,昨晚你睡了多久?我12点上床,3点就有人来敲门,我靠真是服了。”

“我11点睡的。”王杰希随口答道,没有把这个毫无营养的话题继续下去,而是伸手扭开的阅读灯,从座位下的行李里摸出一本书来。

黄少天识趣地转回视线,并试图从机载娱乐系统里找出一两个能消磨时间的游戏,但在顺利找到了愤怒的小鸟后发现控制器的难用程度简直是对职业选手的鄙视,空有一身技术无法施展。

“你不睡?”王杰希在他恨不得嘎嘣一声掰断控制器时问了一句。

“我也想啊,睡不着。”

“那玩牌吗?”王杰希变戏法似地掏出了一副扑克。

“玩玩玩。”

黄少天精神一震,完全忽视了两个人能玩的花样少之有少。

所以随后他们只能开始抽鬼牌。

一种非常简单的、常见的,却有丰富技术含量,考验参与者精神力、演技、策略的扑克游戏。

 

他们一开始玩得很快,就和狂剑对狂剑的1V1一样,毫无保留地互相卖血,一对对的数字和花牌被扔到了小桌板上,直到双方手里的牌都寥寥可数后才慢了下来。

“说起来抽鬼牌有个说法,”王杰希调换了一下自己手头扑克的顺序,突然道,“传说是中古欧洲为了封印魔鬼举行了抓鬼仪式。”

“……我说王大眼啊,”黄少天的表情看起来若有所思,“为什么这种明明很扯蛋的事从你嘴里说出来听着就特别靠谱呢?”

“谢谢夸奖。”

王杰希笑了笑,把牌举到他的眼前,黄少天看也没看就抽了一张,随手就甩出一对5到小桌板上。

“你看人也挺准,”黄少天把牌拢到一起,切了几下捏成一叠递给王杰系,“还记得我上次跟你八卦那谁吗?我说了二十分钟,结果你只回了我一个词,还挺精准。”

“狼顾之相。”王杰希用指尖在黄少天手上的每张牌端摩挲了一下,没急着抽。

“那你能不能算算我们第一场对哪个队?”

“A国吧。”王杰希边说边抽出一张。

“哦?为什么为什么?”黄少天看起来对答案还很期待。

王杰希没说话,把抽到的那张扔到了桌上,正是一张红桃A。

 

“你这是出千还是真能算啊?”黄少天服了。

“是魔术,信吗?”

“我靠我信了啊,那还玩什么……等等你还会魔术??”

“本来不会的,”王杰希顿了顿,“问的人多了,后来就会了。”

“你让我做一下阅读理解啊,”黄少天扬起脸想了想,“因为问你会不会魔术的人多了,所以你就学了,是这个意思吗?”

“高分。”王杰希对他的阅读理解表示了认同。

“魔术师真是不好当,”黄少天摇了摇头,从王杰希手里抽了张牌,却刚好是小丑,他面不改色地收了,又道,“还好没人问我会不会独孤九剑,要不我还得上个华山。”

王杰希笑了,不知道是为脱手的鬼牌还是黄少天的笑话。

“你也问过我。”他提醒了一下。

“哎?”黄少天愣了愣,“我以前也问过你?”

“问过,你还说魔术师不会变魔术怎么还好意思用王不留行。”王杰希慢悠悠道。

“是哪场比赛吧。”黄少天嘴角抽了抽,这话听起来确实没什么逻辑,百分百就是随手敲上屏幕的垃圾话。

“六赛季决赛,所以我印象深刻。”

 

对于黄少天而言,六赛季的决赛同样印象深刻,要是愿意的话,他现在也能将那天微草场馆里蓝雨粉顶着客场压力举起的横幅给一字一句背出来。

那个时候的王杰希呢?

在他的记忆里,那时候的王杰希似乎和现在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和喻文州握手时双方都非常客气地称赞了对方队伍的表现,但和自己握手时说了什么?黄少天想不起来了。

但他记得那时B市很热,走出场馆时热浪差点掀他一个跟头,空气也并不那么清新,夜空也并不那么通透,但是他却很希望再有那么一个精彩绝伦而又炎热的夏天。

 

“我的牌完了。”王杰希把手里剩下的两张牌丢上桌面,摊了摊手。

“……看来决战之际还真不能走神。”黄少天反省了一会儿,又回过神来,怀疑地看向王杰希:“真玩了魔术?”

“我是会一点,”王杰希笑道,“但刚才那张A是蒙的。”

“这不对啊王大眼,做人要实诚,要诚恳,诚恳知道吗!”黄少天沉痛道,“简直辜负了我的真情实感。”

“没浪费你的真情实感,我还真是因为问我会不会魔术的人多了才学了点,”王杰希晃了下手,从指缝里抽出一张鬼牌,“不过我只会这个。”

“你的人生格言一定是不让任何人失望。”黄少天面色颇为古怪道。

这话让王杰希稍微愣怔了一下,半晌后点头道:“有道理。”

“好好好,以后你可以裱起一张贴到微草训练室里,”黄少天开始洗牌,“再来一次再来一次,这次我绝不走神。”

“行,但是你最好能小声一点。”王杰希示意他身后。

黄少天回头看了看两位睡得正熟的战术大师,不由得对被自己吵醒的王杰希有几分愧疚,压低了声音。

“我还有一个问题。”

“说说看?”

“六赛季决赛后,你跟我说了什么来着?”

“嗯?”王杰希似乎是没想到黄少天会问这个,但还是诚恳答道:“我说,不愧是蓝雨的王牌。”

他把手里的鬼牌塞进了那叠扑克里。

 

END


评论(15)
热度(998)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