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你正在亲吻我

张乐乐生日快乐啦!

=========================

1.

网恋这种事,在张佳乐近二十年的人生里,这还是第一次。

当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毕竟浸淫网游多年,身边多的是各种如胶似漆、反目成仇、小三小四小五、成婚多年才发现对象是人妖等等八卦——而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网恋界的最高标准似乎都是同一个,奔现。

作为一个第一次网恋——同时也是第一次搞基的有为青年,张佳乐愁眉苦脸地坐在寝室的木板床上,拿着手机发呆。

室友甲在半小时里看了他十次,发现他都连姿势都没有变过,终于忍不住开口:“那啥,乐啊,有啥事过不去的呢,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嘛。”

“啊?”张佳乐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生活费花光啦?上午专业课被点名啦?期末要挂科啦?”室友甲一脸慈爱地看着他,“只要不是裸贷了,说出来哥几个总有办法的嘛!”

“哦,”张佳乐心不在焉,甚至没有反驳裸贷的问题,随口答道,“我网恋对象找我面……面谈。”

“…………”

室友甲一腔热血付诸东流,愤怒地带上耳机,噼里啪啦地打起了游戏。

“哎哎哎,”张佳乐在键盘声中回过神来了,一把扯下对方的耳机,“这时候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会不会被骗财骗色,和对象会不会见光死,会不会……”

“好好好,”室友甲打断了他,勉强作出了知心大哥的样子,“你对象是吧,那个叫落花狼藉的是吧,来来来我问你,你们认识多久了啊?”

“两三年有了吧,”张佳乐想了想,“你也知道的啊,荣耀里认识的,那时候我还没上大学呢,我们一起建了工会,后来……”

“停!我听过一百遍了!”室友甲又一次打断了他,“照片看过吗?”

“看过啊,”张佳乐点点头,“长得……还行吧!”

“感情如何?”

“很好很好,你知道吗,去年我生日,他……”

“停!!”室友甲怒摔鼠标,“去他妹的狗粮!”

“…………”

发狗粮的人很多时候都意识不到自己在发狗粮。

张佳乐万分感叹地想到,继续拿着手机做沉思者状。

自从他大学考到这个城市,孙哲平就约过他好几次,但每次他都以要考试了、学业太忙、社团活动等等理由推脱了,倒不是不想见面,而是有些……嗯,紧张。

毕竟奔现这两个字在网恋界闪闪发光,与之同步出现的总是什么千里送啊,吃饭到一半对象借故上厕所就跑路了啊,打一炮才请吃十八块的麻辣烫啊,诸如此类。

当然孙哲平绝非此等渣男,张佳乐义正严辞地对自己说,但是不是应该先恶补一点小电影,万一晚上不回寝室……停!

张佳乐倒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又忍不住锤了几下床,惹得室友甲又警惕地看了过来。

“咳,”他爬起身,“你说我上次买的那件套衫如何,就是那件颜色有点……”

“冷不死你。”室友甲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哦。”

春节假期刚过,气温还没回升,大学还没开学,但因为自己生日快到了,他还是抱着不可告人的心思提前回了学校。

“难道我要还要裹成一个球。”张佳乐绝望道。

“你可以想象自己就是一个球。”

“…………”

 

2.

所以约会当天,张佳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坐在广场的长椅上,觉得自己看起来一定有点傻。

天气并不像他希望的那么好,阴雨刚过,地面还沾着一层湿气,但广场上的人群依然带着假期残余的喜意,三两成群的小孩嘻笑着在他面前奔跑而过,目标是一个烤红薯的小摊。

张佳乐在红薯香甜的味道里哈出一口白气,缩着脖子低头发微信。

“我到了,坐在长椅上……就是卖气球的旁边那个椅子。”

“穿得像球的那个?”

“???”

张佳乐猛地抬起头,刚想环视一周,肩膀就被拍了拍,吓得差点蹦起来。

“后面。”孙哲平道。

张佳乐咽了口唾沫,跟玩恐怖游戏遇到死路似的小心翼翼地回转头。

“不是坏人。”孙哲平一脸无奈。

“那就不能从正面出现吗!”张佳乐怒道。

孙哲平忍不住笑了,没有再说话,两人一站一坐地互相打量了半晌,张佳乐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点别扭。

“看出什么了?”孙哲平饶有兴致地问道。

“还好,”张佳乐松了口气,站起身来,“没有偷梁换柱。”

“啊?”

“也没有PS过度。”

“…………”

孙哲平哭笑不得地呼撸了一把他的头发:“你都在想些什么?”

在想一些网恋常见问题。

张佳乐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胡乱顺了顺头发,绕过椅子走到了对方面前。

孙哲平和他在照片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没有拍照时那一脸不耐烦的表情,眼里带着笑意。比自己高一点,穿得也不多,至少不像一个球,剪短的头发露出了耳朵,在风里冻得有点发红。

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捏了一下,孙哲平愣了愣。

“呃,”张佳乐立刻收回手,“冷吗?”

“……有一点。”

“那我们找个暖和点的地方?”

“太早了点吧。”孙哲平随口道。

“不是那些地方!!”张佳乐抓狂道,“你才是在想些什么!”

孙哲平笑着说:“行,那我知道哪里暖和。”

 

3.

网吧。

张佳乐一脸惨不忍地看着孙哲平。

“你知道吗,你这种行为如果被放到什么吐槽君、什么贴吧,一定会被疯狂嘲讽直男癌。”

孙哲平关上包间门,道:“标题是过生日男朋友带我去网吧,大家怎么看?”

“男朋友”三字让张佳乐悄悄红了红脸,一副很热的样子先把自己全副武装的帽子围巾羽绒服给取了下来。

“上线,”孙哲平道,“还要给百花生日礼物。”

“哦。”张佳乐愣了一下。

还真是给百花的,他们并排坐在一起打开荣耀,各自登陆账号,他们前一天是一起下线的,所以上线时屏幕里就是彼此角色的特写。

“…………”

张佳乐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有种十分新奇的感觉,突然明白为什么孙哲平要带自己来网吧了。

“接受交易。”孙哲平道。

张佳乐立刻收回目光,点击确定,发现孙哲平放上来一把紫武,虽然属性一般般,但是绝版货,开服时限量抽取,市面上几乎见不到没绑定的,黑市上也有市无价,他从开始玩这游戏就念叨着想要。

“!!!”张佳乐几乎把脸凑到了屏幕上,仔仔细细地看了几次,不可置信道,“你哪儿弄来的??”

“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那都来一份吧。”

“假话是我高价收购的,”孙哲平笑道,“真话是我开服时就有个号,刚好抽到了这把武器,本来早就想送你的,但是想想隔着屏幕看不到你的表情,有点浪费。”

“所以你很早就心怀不轨了。”张佳乐努力板着脸道。

“是啊,”孙哲平毫不在意地说,“想听心路历程?”

“…………”

张佳乐红着脸点击了绑定,干脆把武器装备上,然后点击武器发送到对话框。

【世界】百花缭乱:哈哈哈哈终于有这把武器了!

【世界】落花狼藉:我送的。

【世界】路人甲:…………

【世界】路人乙:……绝望了,我TM都A了一年又回来新号都满级了,狗粮还是这个牌子的。

【世界】路人丙:诚征勇士……算了不征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孙哲平转过头看他:“哦对了。”

“嗯?”张佳乐依然喜滋滋地看着屏幕。

【世界】落花狼藉:生日快乐。

【世界】百花缭乱:……谢谢哦。

【世界】路人丙:还是诚征勇士悬赏这对狗男男吧!!!

【世界】路人丁:诶?百花缭乱不是妹子吗?

【世界】路人乙:落花狼藉才是妹子吧。

【世界】路人丁:??原来是百合??

张佳乐:“…………”

 

4.

他们上一次在世界上引起刷屏公愤,还是孙哲平表白的时候。

那时候孙哲平的生日刚过,张佳乐脑子有点乱,连接几天都有些别扭,减少了上线时间,好不容易上线后又不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都和落花狼藉呆在一起,但不管他呆在地图的哪里,总能被找到。

张佳乐无语道:“……你在我电脑里装木马了吗?”

百花缭乱正坐在地图边缘的一个悬崖边,往前一步就要摔回复活点,除了一些刁钻的任务,很少会有人往这里来,但是他在这儿发了不到半小时的呆,落花狼藉就站在他面前了。

孙哲平笑了一声:“你来过这里,忘了吗?”

张佳乐愣了愣,他是真忘了,况且玩了这么久的游戏,哪张地图哪个角落没有去过,这里有什么特别的?

落花狼藉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望着地图边界外的夕阳,背景音里夹杂着鸟雀和风的声音,而遮着云霞的天穹下似乎只有他们两人。

“你上次来这里是追杀一个元素法师,最后他宁死不屈跳了崖,你还感叹说这地方太隐蔽了,下次自己被悬赏也躲这里来。”

“……所以你是悬赏我了吗?”

“如果你再躲着我,”孙哲平说,“我就要全服悬赏了。”

张佳乐立刻警觉道:“没躲。”

“就因为我亲了你一下?”

“……不是!!”

他在电脑前恨不得用头撞屏幕把眼前的落花狼藉撞死,好不容易才自我催眠落花狼藉大概是和自己开开玩笑,并没有别的意思,结果他这一说,脑子里又成了一团浆糊。

“别逗我了,”张佳乐压低了声音,“这种玩笑没意思。”

虽然世界和论坛上总是有人喜欢拿他们凑成一对,而且不止他们,还有不少刷出来的CP,大家也都高高兴兴地营业着服务大众,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你叫什么?”孙哲平突然道。

“啊?”百花缭乱调转视角,看向眼前的人。

“真名,我都告诉你了,”落花狼藉也看着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张佳乐在电脑前张了张口,迟疑了片刻,才道:“张佳乐。”

“唔,”孙哲平说,“张佳乐。”

“什么?”

“我喜欢你。”

【世界】落花狼藉:没开玩笑,我喜欢你。

 

5.

世界上依然在为他们的性别争论不休,张佳乐津津有味地看了半天,转头却见孙哲平还盯着自己。

网吧的包间里暖气很足,只是空间狭小,两人又靠得太近,让人有些呼吸不畅的错觉,张佳乐有些想往一旁拉开些距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要不一起打两局竞技场?”他故作轻松地说,“还没这样玩过呢。”

“嗯,”孙哲平想了想,“等会儿吧。”

……那现在要干嘛??

张佳乐越发地想往后退了,满脑子都是各种网上传播的网吧情侣包间不雅视频,差点脱口而出“有监控的”。

“还有一件事。”孙哲平却凑得更过来了一些,张佳乐有些茫然地仰起头看他,两人的鼻尖几乎抵在了一起,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什么事?”张佳乐喉头滚动了一下,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

“生日快乐,”孙哲平说,“我能亲你一下吗?”

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年的七夕,跳到他面前的确认对话框——还有那个时候的自己,从心底漫出来的、酸涩的、稚嫩的的感情。

“嗯。”他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小心翼翼地,带着干燥的触感和炙热的温度。

“在想什么?”孙哲平贴着他的嘴唇问道。

——你正在亲吻我。

 

 

 

END


评论(124)
热度(3811)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