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一人之下/也青]破局(中)

 

地下一层没有风,最后那点勉强的阳光也没了踪影,手机的光只能照亮两人周围的方寸之地,黑暗像是结成了浓雾,挤压着想围拢他们。

“老青?”王也小声道。

“嗯?”诸葛青愣了愣,转瞬听懂了,“是我。”

“唔,”王也抓起他的手腕看了看,“也对,我还抓着你的手呢。”

“怎么?”诸葛青皱了皱眉头,停下脚步。

“刚一下来,我就发现我的局里,”王也挠了挠下巴,意有所指地说,“没人。”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儿,道,“这是在骂我?”

“我是这种人吗?”王也叹了口气,手往下滑了滑,干脆地和他十指相握。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抓好咯的意思,小心丢了,”王也看了看他,“咱们那些花样,在这里好像都没用。”

“术不能用,”诸葛青尝试了一下,也明白过来,“这地方……”

王也打断了他:“我刚才问过这问题,你看出什么了?”

“聚气为兽,将这楼盘当野兽养了起来,对进了它肚子的人自然不会客气,所以意外频频,”诸葛青摇摇头,“原本不算复杂,破了阵眼就行,但现在看来……这聚气的方法可不简单,连我们的炁都能扯进涡流,不是普通人能行的。”

王也嘴角抽了抽:“怎么想也不会是普通人吧。”

“……好吧,普通术士。”

“我倒是觉得,这应该是借助了外力,”王也拉着他往深处走去,“想想看,哪儿有那么多世外高人,就算有,会搅合到这种事情里?”

“你不就搅合进来了?”

“我们算世外高人?”

“你,王也,王道长,”诸葛青笑道,“我当然不算,但王道长总该算吧。”

“唉,好好说话,”王也吸了吸鼻子,“我昨晚还在唱K呢。”

“红尘炼心,”诸葛青收敛了笑意,“王道长入世也如出世了。”

王也却一下子笑了,趁着黑暗里那点黯淡的光亮,目光落到了他的脸上。

“老青啊,”王也慢慢道,“……红尘炼心,你知道炼的到底是什么吗?”

诸葛青愣了半晌,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撇开了视线,将话题了扯了回去。

“唔,我同意你刚才的说法,应该是有法器镇着阵眼,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是吧。”王也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

“虽然术不能用,但方位是不会变的。”

“嗯啦。”

“但一开始我想到的死门应该不对,既是聚气,阵眼应该在生门,开在坎位还是艮位?”

“哦哦。”

“你有在听吗?!”

“有有有,”王也回过神,“其实我在来的路上,算了一卦。”

“算的什么?”诸葛青怀疑地看了看他。

“让我留点秘密吧,”王也无奈道,“坎位。”

诸葛青原本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手指动了动,又被握得更紧。两人的手交握得太久,已经不复初时的微凉干燥,手心都浸出了薄汗,黏糊地贴合在一起,若是闭气凝神,似乎连血脉的搏动都能数得清楚。

他沉吟片刻,最终有些自嘲地笑了。

巧得很,来的路上他也算了一卦,意在坎位。

 

黑暗中的时间流逝似乎也不同外间,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走了良久,才找到一根巨大的立柱。

“和其他立柱不太一样,这是它的心脏,”诸葛青用手机的电筒上下照了一下,“既然术法不能用……老王,你既然是来干活儿的,带雷符了吗?”

“我被逐出师门,符这玩意儿又是消耗品……”

“……有这么肉痛吗。”

“有,”王也挣扎了半晌,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黄纸,“这可是正品,和旅游纪念品商店里卖的不是一路货色啊,知道黑市价多少吗?”

“知道知道,”诸葛青点了点柱子上一个地方,“这里。”

“不能用炁催发,威力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

“要真是十层十,我还怕这楼塌了。”

“那倒是,”王也叹了口气,将符纸摊开按到了诸葛青指示的位置,随口念了两句口诀,低声道,“解。”

话音刚落,一道雷光伴随着“滋滋”声响在混凝土中如蜘蛛网般铺开,片刻后就像是探出的无数触角被弹开般往外膨胀开来。

王也皱了皱眉头,立刻收回了手,符纸无火自燃,青紫色的光随即一闪而灭。而再看向立柱,刚才雷光蔓延的过的地方也布满了斑驳的裂纹。

诸葛青想了想,伸手轻轻拍了拍柱子,又立刻拉着王也后退了几步,刚站稳就听一声轻响,碎裂的石块纷纷剥落,在地面上砸起一阵带着灰土的尘风。

“咳咳咳,”王也唔着鼻子,“你也先说一声啊!”

“是面镜子。”诸葛青用手机照了过去,剥落的混凝土后,露出了一面镶嵌其中的铜镜,被光线照上后发出了微微的青光,映出了模糊的影像。

“镜子?”王也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好不容易扇开了眼前的尘土,就见诸葛青突然放开了他的手,往镜子走去。

“哎,等等,老青!”

一阵风突然打着旋儿平地而起,夹杂着碎石砸在他的脸上,王也一手挡住眼睛,但还是迈前一步,准确地抓住了诸葛青的手臂。

“你……!”

“啊?”

诸葛青转回头来,随即两个人都愣住了。

 

身边不再是被黑暗笼罩的地下,刺眼的光让他们在瞬间几乎有目盲的错觉,而光则来自于巨大明亮的玻璃窗和白织灯,洁净的地面打过蜡般光滑,商铺里传出食物的甜香,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们身边川流而过,嬉闹的小孩和他们的父母,亲密的情侣和友人,在冬日里显得即热切又温暖。

“老……王?”诸葛青看着眼前的人,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我,”王也长长舒了口气,肩膀垮了下来,“吓死我了。”

“……”诸葛青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梦?”

“梦你个头,”王也没好气地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痛吗?”

“痛,”诸葛青咧了咧嘴,“那是穿越了?”

王也看了他一会儿,凑近了问:“你在镜子里看到什么了?”

诸葛青皱起了眉头,半晌没有说话。

“哎算了,”王也摆摆手,“这里怎么看都像是已经建好的商业广场,要不我们是真的穿越了,要不就是我们陷入幻象了。”

诸葛青却一字一顿地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我看到你了。”

王也顿了顿:“镜子里?”

诸葛青点点头,道:“所以,你有办法证明你是真的王也吗?”

“……那要不这样,”王也咬牙切齿地道,“为了证明一下这里到底是幻象还是我们穿越了,同时也证明一下我如假包换,我揍你一顿吧?”

 

TBC


评论(55)
热度(1049)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