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一人之下/也青]破局(上)

老师不仅要求我产粮,还要求必须是分上中下的……好吧。

是篇神棍文。

==================================

上。


诸葛青给自己续了杯茶。

隔着茶桌,坐在对面的矮胖男人正在和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谈得口沫横飞,似乎分分钟就会有一篇题为《论风水球在商业楼盘中显著效用》的大作出世,而坐在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一直局促不安地看向门口。

没人注意到诸葛青的茶杯空了,所以他给自己续了一杯,杯子里是上好的竹叶青,蜀中的茶,叶尖嫩绿。

他盯着那些绿尖,盘算着峨眉山上有没有认识的熟人,再一抬头,就看见王也推门进来。

两人都愣了愣。

“王道长。”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倒是长舒了一口气,起身迎了过去,矮胖男人和山羊胡老头也停了话头,齐齐看向那位扎着马尾,一身休闲装的青年。

茶室里静了下来,临座的窗外是后庭小院,昨日的落雪化了,冬景破败一半,化雪的湿气黏在屋檐上、窗缝里,结成一颗颗滚圆的水珠,落在青瓷水缸里,叮当作响。

王也沉默三秒,最后“哦”了一声,从诸葛青脸上移开目光,又在室内的人脸上都溜了一圈,最后落在迎接他的那个中年男人身上。

“哎,不好意思,”他十分诚恳地说,“我睡过头了。”

 

睡过头的王道长坐在汽车后座,一边打哈欠,一边听副驾驶座的中年男人啰哩啰嗦地介绍此行的目的地,诸葛青坐在他身边,百无聊赖地戳了会儿手机屏幕,又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打了第二十个哈欠的王也。

“你也会接这种活儿?”诸葛青压低声音道。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这那矮胖男人接手的烂尾楼,地段一般,但胜在便宜,第一任开发商原本是想建一个商业广场,但没想到工程里事故频发,而这开发商也一路霉运,没多久就嗝了屁,留下建了一半的烂尾楼,没人接手,直到这位想捡便宜的……

王也想了想,用手挡在嘴边,小声说:“那个捡便宜的老板叫啥来着?”

诸葛青嘴角抽了抽,道:“姓张。”

“那这个一直叨叨的呢?”

“姓陈。”

“哦,想起来了,”王也挠了挠头发,眯着眼靠在椅背上,“姓陈的是我哥的关系户。”

“你……”诸葛青看了看他,“昨晚捉贼去了?”

王也抬了抬眼皮,盯了诸葛青半晌,才道:“唱K去了。”

“啊?”

“唱——”他作了个拿话筒的动作,又指了指自己的嘴,“歌。”

“…………”

诸葛青微微侧回头,就见陈经理果然在后视镜里看了他们好几眼,虽然不知道王也他哥是怎么跟关系户忽悠的,但想来世外高人的人设是已经崩了。

但陈经理见多识广,表情依然十分淡定,想来他的老板也没把希望寄托在这两个看起来就不太靠谱的年轻人身上,找王也来应该也是卖他哥的面子,又生怕怠慢了这个富二代。

“虽然老板接了盘,但因为以前的事情蹊跷,所以还是想找几位大师看一看,几位都是行业里的翘楚……”

陈经理依然滔滔不绝,王也掏了掏耳朵,往诸葛青身边靠了靠,贴着耳边道:“你怎么接的这事儿?”

“他们找到了家里,恰巧我又在北京,”诸葛青笑了笑,“来的是我,想必他们也很失望。”

“唉,你们家传渊源,哪儿是那个……那个山羊胡子叫什么?”

 

山羊胡子姓李称大师,据说是茅山后人,又据说出台费按小时计算,十分金贵,所以张老板亲自伺候,坐另一辆车先到了工地上,下车立即掏出个罗盘,摸着胡须看起了方位。

“有点冷。”而王也下了车,先在寒风里哆嗦了一下,毫无高人风范。

应该是十分冷,正直寒冬数九数到四的时候,阴重阳衰,又是雪后,虽是正午,阳光依然像蒙了层水雾,无所不在的阴寒之气贴着地面,从人身体里阴气最重的脚底浸入。

诸葛青拉了拉大衣衣领,抬头看向眼前未完工的楼盘,庞大的建筑像是蛰伏的兽头,睁着黑洞洞的眼眶。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见李大师还在和罗盘斗争,就和几人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要到处走走看看,其余几人当然没有意见,但他刚走出一段距离,就发现王也背着手,若无其事地跟在他身后。

“……老王,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不跟着你,难道跟着他吗?”王也指了指身后已经隔了一段距离的李大师。

“李大师一看就非凡人,”诸葛青笑道,“怎么不能跟着他?”

“哦……”王也点点头,又往前走了几步,和他并肩站着。

两人对视片刻,诸葛青挑了挑眉毛:“不如您先请?”

“我又不会看风水,”王也无奈道,“学的那点功夫全用来打架了。”

“但说到底,万变不离其宗,”诸葛青重新迈开步子,“你看不出我在往哪儿走?”

“坤位,”王也叹了口气,“死门。”

 

废弃已久的工地上没有人气,泥地上贴着些枯黄的杂草,裸露的钢筋生出了铁锈,墙灰斑驳淋漓,还有些撕毁的标语。

两人绕了个圈,最后绕到了楼盘的后方,从一个未封的门洞进了建筑里,阳光似乎被隔绝在外,有限的视野里只能看到有巨大的立柱支持着天花板,四面有风声,还带着腐败的霉味。

王也想了想,还是抓住了诸葛青的手腕。

“怎么?”诸葛青看了他一眼,笑着道,“王道长怕黑?”

“有一点有一点,”王也拿出手机打开电筒,随口道,“没信号了。”

“嗯,”这倒是不出意料,诸葛青四处看了看,“我们得往下走。”

“给您打个洞?”

“……肯定有负一层或者车库。”

王也十分赞成这个说法,拉着诸葛青就开始在这一层转悠,他的手抓得很紧,诸葛青尝试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

不仅抓得很紧,手心还很热,全然不像他说的那样“很冷”。诸葛青转头看向王也的侧脸,在晦暗的光线下他的表情似乎和平日里也差不多,带着一点笑意,又像是不耐烦走这一遭,或者说——就像他虽然在这里,又像不在这里。

这是一句很拗口的话。诸葛青想。

“你看出什么了?”王也突然开口道。

“唔,”诸葛青认真想了想,“看出你的鼻子长得不错。”

“咳,”王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半晌才道,“我的意思是,你在这鬼地方看出什么没有。”

“那你看出什么了?”诸葛青反问道。

“那我来看看啊,”王也停下了步子,转过身往前凑了凑,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嗯,除了鼻子,其他都长得不错。”

“……”诸葛青顿了一下,才道,“那这鬼地方呢?”

“至于这鬼地方,”王也笑了笑,“我看到下楼的楼梯了。”

 

TBC


评论(55)
热度(1800)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