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ABO]槲寄生(15-17)

这话有老王友情出境客串

====================================

15.

 

张佳乐沉默了良久,如同没有听到孙哲平所说的话一般,依然紧紧地握着方向盘,驾驶着车奔驰在旷野之上。

四周的景色永远一尘不变,只有烈日随着他们的旅程攀升,炙烤着黄沙、焦土、碎岩以及废弃的公路。偶尔出现的沙狼隐藏在灌木之后,对着轮胎扬起的尘土发出愤怒的咆哮,掺合着引擎的轰鸣。

除此之外,天地间一片寂静。

“你在想什么?”孙哲平问。

“什么都没想,”张佳乐依然看着前方,面无表情道,“我的脑子里空荡荡的。”

孙哲平忍不住笑了一声,向后靠了靠,眼神有些放空。

“聊聊天?”他说。

“聊什么?”张佳乐依然没看他。

“唔,比如说……你曾经的搭档?”

这句话却让张佳乐再一次地陷入了沉默,在孙哲平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张佳乐却开口道:“他死了。”

这个世道里人命犹如蝼蚁,一个人的生死似乎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张佳乐的口气不喜不悲,而孙哲平也生不出什么同情来——要说的话,还得谢谢这位给自己腾出了位置。

“异化感染,”张佳乐继续说了下去,“beta的免疫体制级别不够高,在一次任务里触碰到了污染源。”

“虽然是我自己提起的这个话题,”孙哲平突然道,“但我突然有点不想听下去了。”

张佳乐顿了顿,良久才道:“为什么?”

“你想说吗?”孙哲平看了看他的侧脸,“你想说的话,继续。”

“……他的感染程度是B级,”张佳乐道,“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好歹天天看他们做实验,”孙哲平抱起手臂,“B级感染,缓刑。”

没错。张佳乐想,A级感染会在短时间里让人变异,痛苦反而更少,但B级是从一个感染局部开始缓慢蔓延,眼睁睁看着自己变得不像是一个人。

“应该是很痛,”张佳乐的表情露出一丝茫然,“很多人在感染后只求速死。”

“所以你亲手了结了他?”孙哲平随口道。

一声急刹,张佳乐突然将车停在了荒野之上,高速行驶带来的风停了,暴烈的阳光仿佛在一瞬间穿透了屏障,正午的温度让两人的皮肤上都粘上了一层湿汗,顺着肌肉的纹理向下滚落。

“抱歉。”孙哲平拉了拉自己的领口,诚恳道。

“你为什么道歉?”张佳乐转过头来。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仿佛混合了过多复杂的情绪,一时间不知道该表达出哪一种一般。

孙哲平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

“没有,”张佳乐转回头去,“我没有杀他,也许他这样希望,但他知道我办不到。”

“所以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继续说了下去,“我都很后悔。”

“后悔没有亲手杀了他。”

车重新发动了起来,干燥的风又一次从车窗外席卷而来,带着细沙和热浪,但是略微驱走了汗意,孙哲平呼出一口热气,笑了起来。

“你真是……”他想了想道,“既心软,又残忍。”

“因为我没有亲手了结他?”张佳乐的表情却轻松了一点,甚至也带着笑。

“不是,”孙哲平道,“是因为我刚刚对你表白,你就告诉我你心里有另外一个男人。”

“没错,”张佳乐好笑地瞟了他一眼,“你还差得远呢。”

吉普车突然加速,翻过一个沙丘,往地平线驶去。

 

16.

 

露宿三天后,他们才到达了罐子城。

这里在战前应该是一片工厂区,战后第一个以这里为据点的团伙随便取了个名字便安营扎寨,现在已经是西南方最大的据点,从远处看并不像是罐子,而是一个巨大的正方体。

高耸的围墙将一切建筑都包裹在内,大门外日夜有护卫机器人巡逻,张佳乐像之前一样给孙哲平申请了一个临时权限,但只能维持一天时间。

“所以在一天内要搞定你的身份问题。”

车可以开进城内,张佳乐熟练地在城里绕了几个圈,最后把车停在了一条狭窄的小巷内,这里似乎是个居民区,四周的屋子都是用战前建筑随意改建而成,东倒西歪地遮挡着日光,地面蒸腾出一阵潮湿的热气。

“我还以为你要先找地方住下来,洗个澡。”

孙哲平跳下车,带着一身的野外带来的尘土和汗泥,抓了抓头发。

“这么讲究?”张佳乐往巷子深处走去,“忍着吧。”

“我倒是无所谓,”孙哲平走在他身后,一边留意着四周,“怕你难受。”

“这算什么,”张佳乐一脚踢开一根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头,“山洞里都住过。”

但这里给人的感觉还不如山洞,地面永远都是湿漉漉的,墙角布满污渍,堆积的垃圾里传来腐败的味道,大号的老鼠在面前招摇而过,据说这是从战前存留下来的仅有的几种没有变异的动物之一。

“到了。”张佳乐站在一栋屋子前,推开了铁皮门。

 

17.

 

孙哲平微微眯起了眼。

铁门后并非是房间,而是往下的楼梯,黑黢黢的通道里传来奇特的药水味,掩盖了身后传来的腐臭。

“关门,”张佳乐下了几步楼梯,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放心,不是把你卖给什么黑作坊研究所。”

孙哲平反手关了门,又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怕你得了被害妄想,”张佳乐嘲了一句,“毕竟你前两天还说——”

“我道歉,”孙哲平立刻截断了他,“顺便感谢你慧眼识珠。”

两人的声音在楼道里荡开回音,张佳乐便不再说话,直到下了两层楼梯后,又一扇黑黢黢的铁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张佳乐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躇踌了一下道,“你先在外面等等我,这边不接待生客。”

孙哲平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并且往后退出了门前的视野范围。

张佳乐微微松了口气,伸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上的小窗打开,一双眼睛出现在窗后,看见张佳乐后似乎有点诧异。

“稀客,什么风把你吹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找你帮忙。”张佳乐客气道。

“还有其他客人?”对方敏锐地发现了其他人的存在。

“我的搭档,”张佳乐不等对方继续发问,“开门,我进来说。”

大门打开,张佳乐回头看了孙哲平一眼,先走了进去。

关门声在楼梯里显得有些刺耳,孙哲平皱了皱鼻子,空气里各种药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在阴湿的环境里更为明显,让他的五脏六腑有种熟悉的抽搐感。

还好张佳乐没有让他等得太久,没一会儿就重新开门出来,门后除了他外还有另外一名beta,穿着药剂师长袍,正用十分平静的目光审视着他。

“你好,”beta伸出手,声音正是刚才门后的人,“我叫王杰希,是一名药剂师。”

“幸会。”孙哲平敷衍地和对方握了握手。

“异化的治愈率,在现今看来近乎为零,”王杰希看着他,慢慢道,“恭喜你,获得新生。”

 

TBC


评论(29)
热度(505)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