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ABO]槲寄生(13-14)

万圣节快乐,虽然这个更新好像和万圣节没什么关系……


=============================

13.

 

清晨时张佳乐又一次见到了那些盘踞在孙哲平颈侧的红色经络。

他有些呆滞地盘腿坐在床上,盯着身边依然还在熟睡中的男人,虽然在这种地方都是和衣而卧,但现在孙哲平背对着他侧躺,所以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脉络正是从对方的后颈的腺体处开始蛛网般蔓延开来的。

像是被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张佳乐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过来。

窗外是个晴天,这片大陆的日光和雨一样暴烈,将昨日残留的水气都迅速蒸发了个干净,透过玻璃烘烤着他的侧脸。张佳乐沉不自觉地紧盯着孙哲平的后颈,但在又一次想伸出手确认一下的时候,那些经络再次消失了,如同池塘里被惊动的鱼,瞬间沉入了水下。

“醒了?”他收回手。

“……唔,”孙哲平转过身来,眯着眼望了坐在自己身边的omega半晌,“醒了。”

“醒了就起来。”

张佳乐掀开毯子,光着脚跳到地上,到卫生间里胡乱洗了个脸,出来时看到孙哲平依然坐在床上,一脸若有所思。

“撞到头了?”张佳乐一手抓着头发,一手在桌子上翻找发绳。

“我在想……”孙哲平看着他滴水的下巴,“刚才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啊?”张佳乐愣了一下。

“实话说,我都没发现自己醒了,”孙哲平打了个哈欠,靠在床头上,“还没从梦里回过神,你就叫我了。”

“是吗?”张佳乐绑好头发,没有正眼去看对方,“做了什么梦?”

“现在不记得了,”孙哲平坐到床边,“你一叫我,我就忘了。”

“敷衍。”张佳乐嘲道。

“彼此彼此。”孙哲平套上靴子,站了起来。

“好歹是个狩猎者,一个人是醒着还是睡着,听呼吸就知道了,”张佳乐倒出两杯水,递给对方一杯,“这里虽然叫枯水镇,但曾经的绿洲也是因为这里有一条古老的地下水脉通过,现在地表的水潭没了,但地下水脉还没枯竭,所以水质不错,比别的地方都好,走的时候要多带两箱补给,哦,等会还要再去一趟酒吧。”

“那刚刚你在干什么?”孙哲平接过水,一饮而尽,“一直盯着我,直到我醒?”

这一次张佳乐没有立刻回话,而是笑了一声,随后又沉默了片刻。

“你……”他想了想,说,“不感兴趣的话,不是你想听的话,真的就像完全没听到似的。”

“嗯,”孙哲平却依然没有绕开这个话题,“你一直盯着我,是提防我身上的异化感染?”

“不是。”张佳乐皱了皱眉。

“或者说,你找我当搭档,是为了如果有一天我像2号那样变成了一个失败的试验品,突然加速异化,好第一时间收拾掉我?”

“不是。”张佳乐的表情沉了下来。

“因为我是被你放出来的,所以你得负——”

“我说了不是!”张佳乐上前一步,揪住了孙哲平的前襟,“你的耳朵还被冷冻舱冻着吗!?”

孙哲平被拽得往前倾了倾身体,他有些诧异地低下头,看着眼前愤怒的omega,在晨光下对方的睫毛和瞳孔像是褪了色,带着金色的光晕。

“——那,”他笑了笑,“你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吗?”

 

14.

 

“这就是要你们送的东西。”

酒吧的老板娘将一个铁皮盒子放到柜台上,东西只得巴掌大,拿在手里也很轻,几乎像是空的。

“可以打开。”像是从张佳乐的表情里看出疑惑,老妇人示意他可以打开看看。

“不用了,”张佳乐将东西收进背包,“既然是任务,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关我的事,我连尸体都送过。”

“如果需要满足一下好奇心的话,随时可以打开。”

“好奇心太重的人,是活不到现在的,”张佳乐笑道,“谢谢。”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现在就很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老妇人也笑了。

“什么?”张佳乐愣了愣。

“你们吵架了?”老妇人指了指一直站在门口的孙哲平。

“没有,”张佳乐面无表情地答道。

“但他看起来有点……”老妇人想了想,最后说,“算了。”

“啊?”张佳乐回头看向那个alpha,他嘴角带了点伤,是自己一大早一拳揍的,但现在他靠在门框上,却没有看着吧台边的两人,目光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

“alpha这种生物啊,看起来很强势,有时候还会很暴躁又易怒,容易被动物本能操控,用下半身思考——”

“咳,”张佳乐打断了对方的数落,“您自己就是……”

“是,”老妇人依然笑眯眯地说道,“我年轻时也常常跟我的omega吵架,因为那时候她不知道我虽然看起来这样,内心戏可多了。”

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两声。

“但不喜欢说,还死要面子,没标记的时候我特别怕她不要我了,”老妇人倒了杯冰水推给他,“再怎么强悍的人,其实心里——”

“不,”张佳乐突然打断了她,“这和是alpha、beta,还是别的什么性别没关系,他一直都……”张佳乐喝了口水,截断了自己的话,继续道,“谢谢,我们得走了。”

“祝你顺利,狩猎者。”老妇人做了个古老的敬礼手势。

张佳乐挥了挥手,向门口的alpha走去。

“你们在说什么?”孙哲平站直了身体,跟着他出了门。

“在声讨alpha。”

“啊?”

张佳乐侧眼看了看孙哲平,没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兴致勃勃地带着他在枯水镇里转了一圈,采购了足够的补给。

把东西都扔上了车后,孙哲平自觉主动地上了副驾驶座,用毯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一副要补眠的样子。

“昨晚没睡好?”张佳乐发动引擎,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别在后视镜上那朵花,还在。

“不是,争取再做一次梦,这次把内容记下来。”孙哲平随口答道。

“…………”张佳乐无语片刻,接着道,“去梵克镇前,我们要先去另一个地方,给你搞个身份卡,还得给你弄个武器,你习惯用什么?”

“不知道,”孙哲平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刀……或者剑吧,大概。”

“哦,”张佳乐看着眼前在烈日下翻出沙浪的荒漠,“可能耽搁一两天。”

“嗯。”孙哲平闭上眼。

“如果要找到趁手的武器,还得多点时间。”

“你说了算,什么时候都行。”

“我还以为你急着去,”张佳乐漫不经心地嘲了一句,“毕竟那朵花是你空荡荡的脑子里留下的唯一一点东西了。”

孙哲平没有再说话,依然闭着眼,像是真的在试图入睡。

两人沉默了许久,张佳乐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啧”了一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有点艰难地说,“还有,早上那个问题……我找你当搭档,是因为我刚好缺一个搭档,而且你既然能一个人干掉2号,在这个行当里已经……”

“你那一拳揍得挺狠的。”孙哲平闭着眼笑道。

“妈的,要不是你突然凑过来——”张佳乐怒从心头起。

“不过,”孙哲平打断了他,“我这空荡荡的脑子里,现在还挺满的。”

张佳乐忍不住转头看了看他。

“怪了,”孙哲平自言自语了一句,睁开了眼,“早上我可能说反了。”

“什么?”张佳乐喉咙有些发紧。

“应该是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吧,”孙哲平笑着说,“至少刚才我闭上眼,脑子里都是你。”

 

TBC


评论(60)
热度(699)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