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花

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by樱织

[双花/韩张]keep out.052(全文完)

052.

张佳乐觉得自己这辈子最丢人的时候——大概就是在警察的层层包围下,自己一脸的眼泪鼻涕,看着孙哲平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哭什么呢。”孙哲平还很无奈地说。
就算很久以后,他每每想起这个情形,都会后悔当时怎么没有一脚把孙哲平重新踢下船去。
而事实上,那个时候他一动也不能动。
就像失落的四肢在那一刻恰巧回到了自己身上,心脏终于重新在胸腔里开始跳动,耳朵里又能听见引擎、海浪和嘈杂的人声。
天空蔚蓝,云层洁白。
整个世界都向他扑面而来。
“我他妈以为你挂啦!”

“我当时要是能动,应该给你拍照留恋的。”孙哲平遗憾地说。
“可惜了,”张佳乐用水果刀狠狠地扎着苹果,“你现在也不能动。”
在北区港口仓库的爆炸中,孙哲平虽然及时跳下了海堤,但背后依然被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震断了两根肋骨,并且因此不能保持一个正确的入水姿势,在海面上跌了个结结实实的门板,一根断裂的肋骨差点扎进肺里。
警方出于难以言喻的愧疚心理,大笔一挥,批给他一个VIP特等——双人病房,韩文清就躺在他隔壁。
“难兄难弟。”孙哲平感叹道。
他这话说得其实很有道理,韩文清是枪伤入院,但抢救时才发现他早在车祸时就伤了肋骨,还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一直强撑着没有露馅儿,这个发现让张新杰难得地发了一次脾气,用手术刀把一个苹果切成了八瓣。
“新杰还在生你气呢?”张佳乐削完一个苹果,自己吃了起来。
“没有。”韩文清闭着眼睛道。
“那他怎么不……”
他话音未落,张新杰推门走了进来,张佳乐立刻专心吃起了苹果。
“还在发烧没有?”张新杰走到韩文清床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没……”他下意识地想这么回答,但又转口道,“还是有点。”
张新杰“嗯”了一声,看了看吊瓶,又转过来检查了孙哲平的情况。
“什么时候能出院?”孙哲平忍不住问了一句。
“等你能动的时候吧。”张佳乐幸灾乐祸地接道。
“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张新杰面无表情道。
“……我知道了,”孙哲平扭头看向旁边的韩文清,“老韩,我要是出不了院,一定是你连累的。”
韩文清眼角抽了抽,没搭话。
“龙正的葬礼办了。”张新杰突然道。
“哦。”孙哲平愣了下。
“还有人给他主持葬礼?”张佳乐诧异道。
“裴姑接手了,”张新杰顿了一下,看向孙哲平,“他还让人给你带了句话。”
“算了,”孙哲平摆了摆手,“等我出院了,自己去找他。”
“……他带的话就是,让你别再去找他了。”
孙哲平笑了一声,说:“也对。”
张佳乐看了看他的表情,插嘴道:“如果你只是去找他打个麻将,我想他也不会把你打出去的。”
“好好休息吧,其他的等出院再说。”
张新杰说完这句话,转身想走,又被韩文清叫住了。
“新杰,我有话跟你说。”
“…………”张佳乐叼着苹果,眨了眨眼,“我是可以回避一下,但需要我拿棉花把孙哲平的耳朵堵上吗?”
孙哲平:“………”
张佳乐叹了口气:“还是应该让他们安排两个病房的,很不方便。”
孙哲平接了句:“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和老韩都有心无力,做不出什么需要别人行方便的事。”
韩文清额头青筋都要蹦出来了。
张新杰忍不住笑了一下,道:“我真的没有在生气,只是……”
“我不是想说这个。”韩文清打断了他。
“嗯?”张新杰愣了愣。
“在北区仓库的时候,看到龙正对你开枪时,我突然想到张佳乐曾经问过我,如果你是犯人,我会怎么样。”
没想到韩文清这时说起这个,连张佳乐也愣住了。
“那个时候我说,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韩文清看着天花板,慢慢道,“原来是我想错了。”
张新杰站在他床边,张了张口,却没有打断他。
“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公无私,”韩文清闭上眼,“那个时候我在想,我要不是警察就好了。”
就那么一瞬间,他想,如果自己不是警察,不用考虑人质的安危,不用拉住张佳乐,他大概已经一枪崩了龙正了。
“但你还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警察,”张新杰终于开口道,“以后也是。”
“被停职了。”孙哲平很煞风景地提醒道。
正感动得不行的张佳乐一个暴怒,把苹果核扔到了他身上。
韩文清却笑了,道:“是,但这个长假也要过完了。”
“说到这个,”张新杰冷静道,“警方送来一面锦旗,要给你们挂到病房来吗?”
“……不要!”
三人异口同声道。

直到春暖花开,两位难兄难弟才被获准出院。
百花花店终于又能开门营业,张佳乐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晒太阳,温煦的日光倾泻而下,在玻璃门上折射出他的侧影。
“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在医院的时间?”孙哲平正拿着胶水,往门边贴一个二楼的招租启事。
“不是,”张佳乐有些放空地望着街道,“是认识你的时间,我都快想不起第一次见到你时是什么样子了。”
“那时候你转头就忘了,”孙哲平贴好启示,又拿起自己那块私家事务所的牌子,“挂在哪儿?”
“花店招牌下面,对,左边一点,右边一点,再右一点……”
张佳乐胡乱指挥了一通,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去买菜吧,晚上吃火锅,老韩和新杰要回来。”
“我好歹是重伤刚愈。”
“活蹦乱跳的重伤刚愈,”张佳乐愤恨道,“你说这话对得起我的屁股吗!”
这话十分诛心,孙哲平不得不服输,还问了一句:“那火锅是要清汤的?”
“快滚快滚。”张佳乐用力挥手。
孙哲平滚进店里,又搬了个椅子出来坐到他身边。
午后的街上人迹稀少,他们在阳光里扣住了彼此的手指,像是相伴了一个世纪之久的伴侣,安静而又懒散。
“晚上的菜怎么办?”张佳乐有些犯困地说。
“让你弟弟买回来,”孙哲平随口说,“你弟弟不是内定了法医科,韩文清又升职了吗,叫他们请客。”
“嗯,有道理……”
张佳乐话说到一半,却见一个陌生人神色不定地停在了他们的招牌前。
“买花?”张佳乐打起精神。
“不,不是,”陌生人唯唯诺诺地低了低头,拿出一张纸条看了半晌,“请……请问是KEEP OUT私家征信事务所吗?”
“啊?”孙哲平看向他。
“是,是这样,我遇到点麻烦,但警察那边还不能立案,一个姓韩的警官推荐我来这里,说找一个叫……”他又看了看纸条。
“叫孙哲平的。”孙哲平打断了他。

故事还没有结束。


【全文完】

============================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爱你们!

评论(258)
热度(2069)

© 漠花 | Powered by LOFTER